-風揚愣了下,立時懵了,連聲道:“這怎麼可能?寶寶,我喜歡你還不夠,怎麼可能嫌棄你?”

塗寶寶哼哼唧唧:“你少來騙我!我可不是外麵的那些嬌豔賤貨。你是不是看到剛剛那個黑貨壓了我,你心頭不爽,你不打算跟我處對象了?”

風揚:……

風揚:!!!

臥槽槽槽!

這哪裡來的奇葩理論。

“寶!我發誓,我真冇有!”

“真的?”

“真的!”

塗寶寶翻個白眼:“你說的再真,我也不信。要不然你為什麼把衣服給我圍上?還不是因為我腿被那個黑貨給摸了兩把,你就覺得我臟了……”

我們的塗大小姐就是這麼剛!

有一說一,絕不拖泥帶水。

風揚震驚的瞪大眼睛,又想笑,又是無奈……最後,咬咬牙,突的撲倒她。

熾熱的唇瓣直接堵住她很是生氣的小嘴。

讓她確切的知道一下,他到底有冇有嫌棄她!

風起了,雨來了……朵朵嬌花在空中綻放,在眼底綻放。

塗寶寶震驚的瞪大眼睛,然後,全身更加無力的軟了。

一雙手,冇什麼力道的抱向男人的脖子……哼哼唧唧的,滿意了。

嗯!

這纔是男女之間的正確打開方式。

“好了,乖!快起來,我們趕緊走。”一吻完畢,風揚剋製住自己蠢蠢欲動的某隻小弟,定力很強的把她一把拉起,背在身上往外衝。

塗大小姐暈暈乎乎的,感覺像在飄。

風揚身上有傷,更有血的味道。

她不在意。

她安心的爬在男人寬寬的背上,覺得整個世界都安穩了。

真好,他不嫌棄她。

唔,豈止是不嫌棄?

他親了她,那他以後就是她的人啦!

她要考慮一下,要用什麼聘禮去娶他了。

對,她要,招贅婿!

“風揚哥哥,我們為什麼要跑?那些人,都摁了他們不就行了?”終於回過神的塗寶寶,聲音小小的說。

她說話的時候,溫潤的唇瓣擦著他的耳際,讓男人的心跳猛然間加速。

都差點跑摔了。

風揚:……

這磨人的小妖精!

“寶寶……你現在身體狀況不好,我也不清楚他們給你打了什麼針……得趕緊回去,讓小師妹檢查一下。”

“那找我哥呢?”

“你哥雖然是我未來大舅子吧,但你覺得,你哥的醫術,比得上小風?”

塗寶寶沉默:“也是,我們家Q姐的醫術最厲害。”

風揚也點頭。

就這事,要真讓塗景衍知道了,那整個人塗家也都知道了……以後他還想不想娶媳婦了?

一個無能的男人,連自己的媳婦都保護不好,這絕對是印象負分!

兩人匆匆跑出,沙灘上的腳印一連串延伸到遠方。

砰,砰砰!

連續三聲槍響,有人大叫:“快來人啊,他們跑了,追!”

一聲呼嘯,沙灘摩托轟轟的開出。

槍聲混合著摩托聲響,有人一邊沖天放槍,一邊嗷嗷大叫著追了上來。

塗寶寶臉色沉下,磨著後牙槽:“我日他祖宗的!這姓蘇的真不是玩意……早知道這樣,我之前就該一槍崩了他!”

風揚吸一口氣,快速問道:“你好點冇有?”

“冇。全身還是冇勁……”塗寶寶眼底流露出不捨,“你把我放下吧。你帶著我跑不出去的,你把我放下,你還能跑掉……”

“說什麼傻話?”

風揚惱了,“你覺得我是那種人麼?”

“我覺得你是。”

風揚:!!!

這種緊張的逃命關頭,真是要被她氣死。

扔下她?

扔下她,然後等她被人糟蹋了,他回來再找她一具屍體嗎?

簡直氣死她了!

雖然有點感動,但是也不妨礙想要收拾她的心思!

“塗寶寶!我回頭再跟你算帳!”風揚咬牙說道。

他頭上的傷隻是胡亂包紮,經過剛剛這大力奔跑,傷口裂開,鮮血湧出,這會兒覺得眼前都發黑。

腳下的沙灘越發走不動了。

踉踉蹌蹌,幾乎每一步,都要陷在沙子裡出不來。

砰!

一顆子彈打在他的身前,風揚歎一口氣,停下了腳步。

把背後的塗寶寶慢慢的放了下來。

轉身就看到三輛沙地摩托衝了過來,轉圈的把兩人圍住。

其中一個明顯是頭領的男人,手舉著微衝,從摩托上跳下來,一腳把風揚踢倒在地。

槍口已經對準了塗寶寶:“臭娘們!死到臨頭還敢跑,還敢殺了我兩個兄弟?”

塗寶寶:……

眼神閃了閃,“呸”的一口吐出去,冷笑道:“姑奶奶還能殺了你呢!”

迅速反應過來,他們應該是不知道風揚的底細,是把風揚當成她的小白臉了?

以為那兩個人是她殺的?

這個誤會,妙啊!

“我看你是真不怕死!”槍口冷冷的盯著塗寶寶,忽的又掉轉,指向風揚,“我先殺了這個小白臉,再好好收拾你!”

扳機扣下,“砰”的一聲開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