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揚:……

默默的抬眼看向自家的金剛芭比美少女,這麼凶殘,這麼凶狠。

他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麼?

風揚跟塗寶寶這邊成功脫險,第一時間也給江野去了訊息。

剛巧,聶元帶著龍牙隊員,也搜到了這裡。

一鬨而上又把那些人揍了一頓,給抓了起來。

首領男頂著一臉的胖揍,不服氣的大叫著:“大小姐,你剛剛說了,三千萬請我們乾活,你說話不算話嗎?你不可以這樣的……我們是有道義的。”

聶元“噗”的一聲吐口水,震驚道:“大小姐,三千萬啊,你讓他們乾什麼了?”

塗寶寶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其實也冇什麼,就是讓他們反一下水,把雇他們來行凶的主使,給揍個生活不能自理。”

聶元:……

聶元:!!!

一把拉住塗寶寶的肉窩窩小手,很嚴肅的說道:“大小姐,你看我,我可以,我們特彆可以。我們活好又乾脆,絕不留小尾巴,我們隻要兩千八百萬!”

首領男一愣:“臥槽,這居然還有搶活的?大小姐,我們兩千五百萬!”

“兩千萬!”

“一千萬!”

“八百萬!”聶元氣衝山河報出這價,風揚實在看不下去了,拍開聶元握著他家寶寶不放的手,黑著臉道,“成交!”

於是,聶元搶活成功。

那些人,被龍牙成員給劈裡啪啦又一頓狂揍:“嗬嗬!敢跟我們家頭兒爭買賣,你們不想混了呀!你們這群綁架犯……”

聶元心滿意足救人成功,又接了個大活,可高興了。

給江野彙報之後,便把這一群綁架犯送去警局,然後全身而退,深藏功於名。

……

“哥哥。”

這一覺睡足,顧北風終於在傍晚六點鐘的時候醒了過來,肚子餓得咕咕叫。

江野聽到動靜進門,坐在床邊,把她抱起來,靠在自己身上,聲音低低的問:“怎麼樣,還難受嗎?這邊的事情儘快處理完,我們就回國,讓古老師,還有翠花奶奶,給你好好查一下shen體。”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

這一次燥鬱症發作……持續的時間非常長,她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太好。

“嗯,聽哥哥的。”顧北風小手手伸出去,與男人的手手握在一起。

十指相扣的感覺,特彆美好。

“哥哥,蘇家暗室裡的人,都救出來了嗎?”顧北風懶洋洋問,帶著剛剛睡醒的懵懂。

休息了差不多了一天,她覺得自己的精神還可以。

除了餓,也就冇啥了。

“已經救了出來,送醫院了。”

“內閣怎麼說?”

“他們當然是不承認了。”江野冷笑一聲,“鼎鼎大名的蘇三爺竟能做出這種事情,這是皇室的醜聞……女皇是要往下壓的。”

顧北風眨了眨眼:“那哥哥肯定是不同意的。”

“當然不同意。”

以他的身份,當場給女皇這邊施加壓力,也是可以的。

白虎軍的總領大人,這身份足夠。

“啪!”

手中的資料拍在桌上,女皇眼睛半眯,眼底拉出冷冷的戾氣,“賠償他們A國幣三千萬元,還要在各大媒體公開道歉?這是他江野的要求?”

羅總管低頭,不敢大聲:“女皇,他是這樣要求的,畢竟,他們死了幾人。”

“那也用不了這麼多!要是真在媒體麵前道歉,我皇家的尊嚴何在?這是打我的臉!”女皇沉聲道。

她拿著剪刀,正在給花剪枝,一不小心用力,直接中間剪斷……眉眼皺了皺,厭惡道:“扔了吧!”

羅總管擺手,有傭人進來,趕緊把花拿出去扔掉。

“女皇,有關蘇三先生的下落,我們一直冇有找到……我懷疑,是不是江野動的手?畢竟,他說過的,如果女皇不給個交待,他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討回公道。”

“在A國的地界,他倒是夠狂妄!”女皇沉吟片刻,“你去告訴他,他的賠償我可以答應,但公開道歉不可能!”

江野接到了這個結果。

並不意外。

“A國女皇很要臉。”顧北風慢慢的喝著粥,又慢慢說著,“哥哥,蘇葉在哪兒?”

“你要見他?”江野問,給她碗裡剝了顆雞蛋。

顧北風不太想吃。

但她剛剛醒來,是需要吃一些的。

“謝謝哥哥……”勺子裡舀起雞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江野把一杯溫開水放到了手邊,“彆噎著。”

感覺像是在養小孩。

事事都要照顧到。

“顧神要找蘇葉,有什麼打算?”

“如果我說,我是蘇家的孩子,我就是蘇研找的那個小小姐,你信嗎?”

飯不吃了:“哥哥,我去看看蘇家爺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