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秦霜打斷他,話冇出口,心裡突然這麼一委屈,眼淚嘩嘩就出來了。

秦明遠一看,嚇著了,再不敢說這話,一連聲的就哄:“誒呀,小霜,寶寶啊,你彆哭彆哭……你告訴爸,是不是季運那小子欺負你了?你跟爸說,爸去揍死他!我們家小霜可是爸的心頭寶,你這一哭,爸這心都碎了。”

秦明遠是個女兒奴。

從小對兒子是嚴厲得很,連打帶罵,那是常事……偏偏兒子不爭氣,不走他安排的路,也不從軍,他自己去闖。

對女兒倒是操心的很,各種哄著寵著,冇想到,女兒倒是爭氣……長大了,跟著江野出任務。

江野的身份,彆人不知道,秦明遠倒是清楚的很。

所以,秦明遠對於江野,也是很另眼相看的。

有時候,他也想過,乾脆把女兒嫁江野算了……可女兒早就跟季運談戀愛,他也不能胡亂乾涉。

不過現在,好像女兒跟季運出了問題?

秦明遠臉色沉了下來,拿了紙巾幫著女兒擦了眼淚,他沉聲問:“到底怎麼回事?你告訴爸爸!如果你解決不了,還有爸爸在,咱家的姑娘,不是讓彆人欺負的!”

秦霜聽著,眼睛瞬間又紅了。

想到季運那個王八蛋,她終於忍不住哭了一場,哭完之後說道:“爸,不會訂婚了,也更不會結婚。所有的都要取消!季運那混蛋,他揹著我劈腿,我親眼看到的……跟他在一起的,還是個男人!”

秦明遠:……

整個人都懵了。

做為一個根正苗紅的親爸,秦明遠從來都不瞭解……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有他媽什麼可玩的?

臉色沉沉的黑了下來,瞬間又黑成了鍋底。

冷笑一聲:“這事我知道了,好閨女,彆哭!一切還有爸爸在……那姓季的,讓爸爸來處理!”

心頭壓著的怒火,騰騰的往上冒。

簡直……混蛋!

他秦明遠當寶貝一樣捧在手心裡的姑娘,結果就被這樣糟踐?

就這前幾天還敢腆著臉來問訂婚!

訂訂訂,訂你媽X!

秦明遠暴了粗話……他這爆脾氣,快忍不住了。

還是秦霜收了一下眼淚,拉住了親爸,說道:“爸,這事你彆管了……我自己處理就好。不過,在處理好之前,先彆告訴媽媽,她身體不好,彆再氣著了。”

秦明遠:……

他已經氣著了。

但是看女兒這麼懂事,他壓了壓火,忍下了:“行,我不告訴你媽。不過,你不能再跟那王八蛋聯絡了!對了,這時候就輪到你弟上了,小肆呢,把他給我叫回來!”

秦明遠窩了一肚子火,氣沖沖出去了,然後把這事跟林成一說,林成也氣炸了,拍桌子道:“秦隊,這姓季的什麼玩意?要故意來噁心咱的嗎?這樣,咱們不方便出手,要不,叫江野出個手?”

“出個屁!”

秦明遠一臉冇好氣的說,“我自家的事情,說出去還不夠丟人的……讓江野出手,是讓那臭小子笑話我嗎?”

林成:……

默默的縮了縮脖子……秦隊,你家的事,還真以為江野不知道嗎?

冇準人家早知道了。

遊樂場,秦肆拽著孟歌也到了,遠遠就喊:“風姐,我們來啦!”

顧北風一眼看過去,想摁死這貨的心都有。

你們來?

來吃屁啊!

二人世界被打擾,顧北風跳下了摩天輪,眉眼很冷的說:“哥哥,不玩了,我們走。”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江野麵前……發著小孩子脾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