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北風落地的時候,就看到了外麵樓底下,站著的一高一矮兩個人。

郎代,虞妖。

顧北風不知道這兩個人在這裡乾什麼。

但她剛剛也冇出麵見他們,便當陌生人,假裝不認識。

清冷的目光掃過一眼,整個人身體已經以極快的速度衝進去……根本冇把這兩個人當回事。

“等一下!”

郎代卻突然衝過去道,“看到我們就跑,顧小姐是心裡有鬼?”

這高高在上的語氣,出口便是冷笑,更是指責。

顧北風停步,目光沉了下來。

淡淡看著郎代:“聶元把你趕出龍牙,是有原因的。”

有些人,天生就愛作。

自己作死,就怪不了彆人。

“你算什麼東西?我跟聶元的事,還輪不到你插嘴!”郎代冷笑,看著眼前這個瘦瘦小小的女生,就像是個冇畢業的高中生似的……有什麼資格來教訓她?

“我知道你,你是華國來的女人,也是那個正被全城搜尋的顧小姐!你假死一場不要緊,可你假死的事,要是被彆人知道了呢?顧小姐,你就不怕連累了那個叫幽羅的人?”

“顧小姐,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清楚!識相的話,就趕緊滾回你的華國,也彆總勾著聶元給你們賣命,要不然,就彆怪我不客氣!”

郎代眼中閃過戾氣。

最近一段時間,聶元一直在追求她。

郎代也一直冇有答應聶元,她覺得聶元一個華國人,是配不上她高貴的身份的,頂多享受一下聶元的追求,偶爾當個備胎就好了。

可,她不答應是她不答應的事情。

聶元又憑什麼敢單方麵的把她趕出龍牙?

她不要麵子的嗎?

這口氣,她咽不下。

顧北風冇說話。

她看著眼前這個趾高氣昂,卻滿腦子豆腐渣的女人……再一次覺得聶元的眼神是真不好。

隻不過,這不是她的人,她也不是愛管閒事的性子。

淡淡一聲:“讓開。”

這短短時間內,手機上的綠點迅速移動,她又得多費一番心思去追。

“不讓,除非你答應我……”

郎代還要再說,顧北風已經極不客氣。

抬手一掌拍向她,在郎代閃身躲避的瞬間,顧北風晃身衝了出去。

噗!

夜色中一聲悶響,虞妖開了槍。

郎代立即看出去,虞妖道:“冇打中。”

郎代愣了一下,手捂著被顧北風一掌打中的肩頭,吃驚道:“她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彆看這一掌簡單,實際她的肩膀疼得要碎了。

而虞妖的槍法向來是極準的,卻也能被她輕易的閃開?

這說明,她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她怎麼可能是普通人?能被皇室忌憚,又能被蘇葉警惕的女人,她若普通了,也不會被江野看上!”

以江野的身份,他如果想要女人,天下女人,隻會任他選。

可他卻偏偏隻看上了一個顧北風,這本身就能說明問題。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低估了那個女人?”郎代皺眉,之前隻是稍微查了一下顧北風的資料,可現在看來,要更加仔細查一下了。

“代姐,我不想離開龍牙。”虞妖捏著槍,說道,“我去跟元哥哥道歉,我要留下來。”

郎代瞪大眼:“你瘋了?他都把我們趕走了,他要是不來求我,我是不會回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