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蘇葉所做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的曝出。

還有那些證據,都被一個接一個的扔了出來……女皇就知道,徹底保不住蘇葉了。

“女皇,蘇先生雖然做下了錯事,但他本意是好的……”羅總管彎著腰身,恭敬的對著麵前的女人說道。

女皇已經五十歲了。

但她保養得好,看起來最多像三十歲左右……再加上她身居高位,於是這滿身的優雅尊貴,便不必細說。

女皇穿著一身素色的半身裙,正彎著腰,給院子裡的花草澆水。

她身材很好,也自帶風韻,尤其是臀部部位,被這半身裙包裹得格外圓潤。

羅總管根本不敢抬頭,隻是快速說著該說的訊息:“第一洲的衛皇,忽然身體不適,剛剛已經離開了……特管部門的榮紅,幾次偽造證據,都被找出漏洞,迫於壓力,還是把蘇研放了。蘇三先生被百姓罵得狗血淋頭,現在就是找回先生,他也不適合再為女皇陛下效力了。”

曾經能站在女皇身邊的第一人,到頭來,冇了利用價值,依然還是要被拋棄的。

女皇目光略頓了頓,直起腰身,把花壺放在一邊:“塗家呢?塗家的人,隻留一個塗寶寶就行……”

那個武器天才,她要抓在手裡。

“還有塗景衍。一身本事,堪當大任……羅義,剩下的事,交給你去辦。A國不能亂,華國那邊,人死不能複生,給他們一個交待。”女皇低低的說。

動了蘇葉,到底讓她傷筋動骨。

羅總管微微一顫,便知道……蘇三先生,這是要被放棄了。

“還有,他身邊有個人,是黑客,你把此人留下。”

“蘇家……如果蘇研有本事的話,把蘇家給他也不是不行,但是,這蘇家,卻是要握在我們皇室手中。”

女皇的聲音淡淡又起,羅義總管歎了口氣,恭敬道:“是,女皇,屬下記住了。”

而等羅義走後,女皇慢慢張手,一截指甲斷在了掌心。

她抿了抿唇,眼底閃過一絲懷念……如果,你還活著的話,會不會願意娶我?

但,這個結果冇人告訴她。

那人,已經死了。

一日之後,所有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雷厲風行的搞定。

也到了他們這些人該回國的時候了。

“宋雷。”

江野淡淡一聲,看向他從赤狐小隊帶出來的宋雷,“你留在A國,不用回去了。”

宋雷一愣,下意識道:“頭兒,可是A國這邊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為什麼還要留下他?

“基地被炸,凶手也隻是推出來了一個……宋雷,你身為A國這邊赤狐基地的負責人,你該承起這個責任。”江野說著,已經把視線轉了過去,看向風一,“收拾一下行李,定好機票。”

“不用了爺。”風二咧開一張大嘴,笑得可開心了,“蘇研剛剛打電話來說,他們家有專機,給我們包了一架……我們一會兒回去就行。”

蘇研?

未來的大舅哥。

江野眉眼挑了挑,突然壓力好大。

這還冇認親呢,就直接包機了?

“哥哥,我們要回去了嗎?那,我跟周舟去逛街,找些特產。”顧北風還是穿著那身不超過一百塊錢的便裝,晃了進來說道。

軟軟的眉眼,在看向彆人的時候,淡漠的很。

隻在看向她的哥哥時,滿眼都是乖巧。

“去吧,注意安全。”江野捏了捏她軟軟的臉蛋,這是他寵的小姑娘啊。

要什麼都給。

“知道了哥哥,我很快回來。”

小姑娘左手牽一個人,右手牽一個人。

把周舟跟古明花都帶走。

剛出門,看到了吭哧吭哧提著大行李箱過來的塗寶寶……這個大力美少女,一眼看到顧北風,頓時像隻蝴蝶,開心撲過來:“姐,我聽說你們要走了,我跟你一起走啊!”

顧北風:……

一言難儘看著塗寶寶,抬手壓了一下眉心說道:“你跟我走,然後我再送你?”

送來送去的,還有完嗎?

“小師妹,你過來,我跟你說點事。”風揚從車裡下來,笑眯眯的說,顧北風挑眉,邁步過去,“有什麼事?”

風揚看了一眼那邊開心的姑娘,直接開門見山:“小師妹,我給你找個師嫂,你看行不?”

“這話你應該問師父。”

盛梟麼?

“啊,突然想起,師父好像也來了A國……他聯絡你了嗎?”風揚連忙說著,顧北風皺眉,“並冇有。”

頓了頓,有些懷疑道,“他來A國,是來旅遊的?”

“不啊!他是聽說你出了事,特意來找你的……小師妹,你對師父,好像有什麼誤會?”

說什麼大實話,把“好像”去掉!

“我回頭聯絡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