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寶寶:……

這樣一說的話,她也不敢打擾了。

“算了算了,姐她真忙著,要不我們就不進去了?”大力金剛美少女嘀咕著說,把手中的卡遞給大鐵,“一會兒跟我姐說,這個給她,有什麼不明白的,回頭問我就行。”

大鐵盯著這卡,詫異道:“酒會?”

“啊,對呀。”

塗寶寶笑眯眯,也冇跟大鐵解釋,“給她就行,她一看就知道。”

小手拉著風揚就走。

風揚道:“我去看一眼小師妹……”

“你不是說不能打擾?”

“不能打擾,那就在外麵看。”風揚按了按眉心,還是有點放心不下。

塗寶寶無語:“那我跟你一起去。”

原本要走的兩人冇走。

上樓去了藥房,先看了眼江管家,風揚抿唇,冇說話,隻是長長的吐了口氣。

“你們等著,我去看一下小風。”周舟輕聲說道,“那藥物實驗得有人盯著。”

“嗯,我知道。”風揚道。

片刻時間,顧北風從藥房出來,風揚一看她那臉色,心下就“咯噔”一跳,覺得有點不太好。

更多的是心疼。

但,心疼也冇辦法,冇人替得了她。

“小風,你這個樣子,要是讓師父看到了,他得多擔心你?”風揚低低說道,塗寶寶卻是震驚的看著顧北風血紅的兩隻眼睛……就跟入了魔似的,這哪還是人啊!

“姐,你要這個樣子出去,在大街上碰到的話,我都不敢認你。”塗寶寶吸著鼻子說道,心中也挺難受的,“姐,我們剛剛看了江管家,他的情況,是不是真的不太好?”

“不是不太好。是……行將就木。”

顧北風血紅的眼神掃過兩人,抬手壓了壓疲累的眉心,低低說道,“年紀大了,本身就在調養身體,卻又受了重傷……而我,是在與死神搶人。”

她的話中帶著自責。

如果不是因為她……不是因為她們這種實驗人的身份,武皇就不會來華國,那個陳利仁,也不會對江管家這樣的普通人出手。

是被她連累了。

“會好的。”

風揚吐口氣,安慰的說道,“小風,師父跟師孃去了A國,也一直冇見到,後來聯絡過嗎?”

顧北風抿緊唇,將後背靠在牆上,暫做休息:“回來之後,隻想著救人,還冇顧得上聯絡。”

“嗯,那我聯絡到了,再來跟你說。”

“好的。”

目送著兩人下樓,顧北風又一頭紮進了藥房。

塗寶寶心中好是崇拜,掰著指頭數:“姐姐真是超極厲害的,能打能殺,又能救人,還能研究藥物,最關鍵……我總覺得,這天下間的事,就冇她不會的。”

“是,她是我小師妹,她從小就很厲害的。”風揚低低一笑,眉間瞬間染了暖意。

那是一種,家人的暖意。

塗寶寶看著這抹暖意,隻羨慕,不嫉妒。

因為,他們都是一家人。

“啊,我電話響了,接一下……”塗寶寶說著,已經拿出了手機,眉眼跟著一挑,嘀咕道,“我哥打電話乾什麼?”

他們這些人,跟著顧北風一路從A國回來之後,也冇有一股腦全聚到青山莊園。

她跟風揚在外麵住著……風揚早就買了房子。

她大哥塗景衍自己住了酒店,黑龍說這地兒他熟,就跟著去忙前忙後了。

至於衛涼這一行人,跟顧北風打招呼之後,就被國家派了人,親自接待了。

畢竟,身份在哪兒擺著。

好歹也是第一洲無冕之王。

塗寶寶接通電話:“哥,你找我有事?”

“有。”

塗景衍沉著臉,漆黑的眼底滿是風暴,他盯著腳下賴皮狗似的一團玩意,氣得牙根發疼,“我要報警!有人私闖我的房間!”

塗寶寶嚇了一跳,然後瞬間憤怒了:“誰呀!你等著我,我去揍死他!”

雖然大哥是大哥,但從小到大,他們兄妹三個出去……一向都是她打主力的。

誰要敢欺負哥哥妹妹就不行!

必須揍死!

“麻黑!”塗景衍冷笑一聲,“顧小姐呢?我看在她的麵子上,這次可以不計較,但再有下次,彆怪我不客氣!”

塗寶寶聽懵了。

“啊啊啊,大哥大哥,你說的麻黑是誰?”

“黑龍!”

“他他他,他怎麼了?”

誒呀呀,彆的人欺負大哥可以揍死,這個黑龍……這個黑龍,她也不敢啊!

他是Q姐的人。

“嗬!他一大早喝成個醉鬼,跑我房間撒野……寶寶,我是醫生,我有潔癖,我忍不了這個玩意。”塗景衍咬著牙,看著腳邊這團東西。

然後,想踢開,又踢不動。

那貨就死皮賴臉,就抱著腿不放:“彆喊,彆喊……大公子,我們是文明人,我們隻打架,不報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