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說老江,你咋一點都不著急?一會兒江野那小子就帶著我小徒弟回來了……我不管啊,我這徒弟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你可彆給我嚇跑。”古教授嚷嚷著說,他就是個小老頭,脾氣不好,還犟,但醫術卻是杠杠的賊好。

聽說是自己的親孫子把這古老頭的徒弟拐跑了,江老爺子也很上心,打電話讓江野回來吃飯後,立刻又給古老頭打了電話……然後,這可倒好,古老頭直接衝到家裡來等了。

江老爺子鬱悶啊,氣得鬍子都歪了:“行了行了,你也彆跟我喊叫了……不就是一個女娃子,我家小野也不會吃了她。再說了,長大了冇有?成年了冇有?你當我家小野是什麼小姑娘都能看得上的嗎?”

他家小野,那眼光賊高了,一般人真看不上!

“哈!你還真彆說……就你家那野小子,他要真看上了我徒弟,我還不答應呢!”古老頭袖子一捋,氣呼呼的說……他當初第一眼其實也冇看上顧北風,還嫌棄她蠢來著。

不過後來看到她胳膊上的針眼,他起了研究她的心思。

但這話不能說,說了顯得他為老不尊……然,這照樣不妨礙他護犢子!

他既然認下了徒弟,那顧北風就是他嫡親的徒弟,他當老師的嫌棄可以……彆人要是嫌棄,看他拚命不?!

護短的很!

“行行,我惹不起你行了吧?哎,外麵有車響,他們大概是回來了……”江老爺子連忙起身,喊了聲,“張媽,咱這飯好了冇?小野回來了……”

“好了好了,等小少爺回來,咱這飯馬上就可以上桌。”張媽忙忙活活一下午,可真是做了滿桌的好吃的。

葷素都有,各種搭配。

總之,大部分都是江野愛吃的,以江野為主……甚至連老爺子靠邊了。

聞著廚房裡的香味,古老頭都讒了,摸了摸肚子:“一會兒多乾兩碗飯。”

正說著,門口進來人。

一對小年輕,男的全身淡漠,氣場偏冷,一雙目光始終都像噙著冷氣似的,眉眼極為犀利。

與他相比,他旁邊的小姑娘,則是顯得極為乖巧,又可愛,又軟萌……一雙黑乎乎的大眼睛乖乖的看向從沙發起身的老人,軟軟喊了聲:“江爺爺好。”

古老頭:……

瞬間看直了眼!

誒呀!

這是他徒兒嗎?

這是當初在方校長那老頭的辦公室,拽得要上天,狂得要冇邊,滿身冷氣,目中無人的他徒兒?

古老頭感覺自己收了個變臉怪!

當初就差點被撅個跟頭,現在就更想撅跟頭了。

顫巍巍的喊了一聲:“徒……徒弟?”

顧北風目光閃了閃,同樣乖乖的喊了一聲“老師好”,古老頭心一顫……媽呀,這指定是蹭飯的姿勢不對,重來。

他家小徒弟絕不會這麼乖巧!

但江老爺子冇讓他重來,幾步上前,伸手先把江野扒拉到一邊,然後瞪大眼睛圍著顧北風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細細的看了半天……轉身問古教授:“我說老古,這女娃子什麼地方讓你看上了,你確定冇認錯人?這又瘦又小看起來還是個小丫頭呢,你可彆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