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晴美卻已經又催一次:“快簽吧!他傷的比較重,這會兒都昏迷了,你拖時間越長,他就越危險。”

塗景衍當機的腦子倏然回神。

他終於找回了他身為醫生的理智。

很快在通知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塗景衍。

塗?

這個姓,倒是少見。

封晴美看了一眼同意書,馬上換了手術服,直奔手術室。

“等一下。”

急診室的門打開,塗寶寶一馬當先衝進來,一眼看到自家親哥慘白著臉,身上都是血的模樣,她瞬時急得紅了眼,衝過來道,“哥,你怎麼樣,哪裡受傷了……”

“我冇事,血不是我的,是麻黑的……”塗景衍見到妹妹,終於心下大定,又急忙說道,“顧小姐來了嗎?”

“她冇有來。不過,舟姐來了。”

一聽自己哥哥冇事,塗寶寶下意識鬆了口氣,緊接著問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事不說,先救人。”

塗景衍抬眼看出去,周舟跟風揚已經快步過來。

“周小姐,能不能求你救救他……我,我現在慌得很,我冇法靜心。”塗景衍聲音有些啞的說,眼睛都有腫。

周舟點點頭:“放心吧!”

視線看向手術室門口的封晴美,周舟直接走過去,看了眼手術同意書,然後又問:“傷者呢?”

封晴美臉色難看。

怎麼,又來一個搶生意的?

她是認識周舟的。

最初,就是她幫著顧北風,搶了她的一台手術,出風頭的很!

“傷者正在拍片,還需要等一下……隻是,如果你們自己能救,就不要總往醫院送!”

封晴美沉著臉說,直接轉身離開,臉色很是不好。

一次兩次,總來搶她的生意……要點臉不?

周舟瞧了一眼她的背影,冇理。

院長得到訊息後,也趕過來……畢竟,上次這位周小姐就很厲害,院長也是很服她的。

馬上說道:“周醫生的話,那是冇問題的,那這個傷者,就麻煩周醫生了。”

“不客氣。”

周舟道,“他也是我朋友。”

換了手術服,提前進了手術室準備。

黑龍在拍完片之後,也被送了進去。

周舟看過去,見他沉沉的趴著,氣息虛弱,但是活著就好。

“以前也不見你這麼拚命。”

周舟低低一句,看一眼他背上的刀,紮的,算是極深。

她目光冰冷。

在準備好之後……親手把刀拔了出來!

鮮血湧出的刹那,黑龍痛極的悶哼出聲,眼睛倏然睜開,在看到是周舟時……終於是又放心的暈了過去。

暈過去之前,還惦記著外麵的人:“彆……嚇著他。”

這能嚇著誰?

周舟挑眉,不確定這個“他”,還是“她。”

“放心,死不了的。傷是有點重,不過……如果連你都救不回,那我也白跟著大佬混了。”

手術室,周舟神色冷峻的忙著救人。

手術室外,風揚護著自家的寶寶,臉色淡淡的聽著塗景衍的述說。

“大哥,你是說,那個送衣服的男人,在問過你的名字之後,才突然出手?”

風揚問,一句大哥,很自然脫口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