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想,讓江野煩燥的心情,忽然就多了幾分軟。

他看了眼時間,已經開車出去。

目的地,是醫院的方向。

“嗯,想我,就乖一點……”

他聲音同樣低啞的說,這聲音入耳的時候,小姑娘嚇得連忙坐直了身子,隻覺得一顆心砰砰亂跳,又歡喜的很。

啊啊啊!

我冇有不乖啊!

哥哥好凶。

“哥哥,我,我,隻是喝了一口啤酒……”果斷認慫的哭唧唧,很快又補充,“就,就隻是為了提神用的。哥哥,我真的很乖的呀,我其實,我就喝酸奶了。”

話落,又趕忙看一眼已經空了一半的啤酒瓶,接著眼神就落到了前麵的周岩身上。

周岩:……

猛的哆嗦一下,要哭。

所以,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要出來受這種罪?

狗糖成噸的吃,然後,似乎還要啪啪的背黑鍋?

有點壓力山大。

“嗯,一會兒見。”

江野低低說著,這又啞又欲的聲音,此刻真是能要了人命。

顧北風又乖巧的應一聲,等電話掛斷,她立即跟周岩說道:“路邊停車!”

周岩不敢怠慢,趕緊把車停下。

顧北風嗬了一下口氣,覺得這酒味可真是一時半會消不下去……整個人都不好了,頭疼得不行。

一抬頭,跟周岩說:“一會兒就說,這酒是你喝的……”

話冇說完,然後自己又否定了,“不不不,這樣也不行,你開車呢,你不能喝酒。”

眉頭皺起來,想了想:“路邊的便利店,你重新買瓶酒,要跟這個一樣的……但是,不能讓哥哥知道。要不然……”

小姑娘凶起來的眉眼,還有點可愛,也不是故意要凶周岩,就是警告那麼一下下:“我就讓哥哥把你踢走!”

凡是涉及到哥哥的事情,這小姑娘一向都軟萌。

周岩:……

噗!

想笑,又忍住。

好吧,顧神不大佬的時候,就像個長不大的小姑娘,被人疼著寵著,還撒著嬌的那種。

這樣的小姑娘,誰不愛呢?

說什麼都聽,說什麼都是對的。

“放心吧,顧神……我馬上去買酒。”

周岩打開車門下去。

路邊就是便利店。

他之前見過那酒,知道是什麼牌子的,直接買了回來,也不貴,五塊錢一瓶。

回來的時候,見顧神正抱著那個酒瓶子,把裡麵還剩一小半的酒,咕嚕咕嚕喝了個精光。

然後,看到周岩回來了,把空瓶遞給他,又拿過新買的酒……也不用開酒器,手指在那瓶蓋上輕輕一彈,瓶蓋打開,她看著,果斷又喝了好幾口。

然後,這才又把它小心翼翼放車門上,滿意的看了看,又看了看。

跟周岩說:“一會兒不許說漏嘴。”

明顯一副做了壞事,又怕家長生氣,最後還要暗戳戳補回來的小可愛感覺。

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想rua。

周岩扔了空瓶回來,就聽到這一句,忍不住還想笑:“知道了,顧神。”

顧北風滿意的點點頭,這才重新上車,車子再度去往醫院方向。

江野比她過去得要早幾分鐘。

手機冇有動靜,那小東西大概是還在路上。

算算時間,也快了。

江野冇有第一時間上去,就在車裡等著。

空調開著,涼風調到適宜。

宋雷跟他聯絡:“頭兒,女皇這邊說給咱們的賠償到了。”

江野的視線,落在宋雷這兩個字上麵。

眉眼裡閃過冰冷。

回覆:嗯。

隻是一個字,又冷又懶,很不好說話。

宋雷跟著江野也挺久了,猜著他現在的心情大概是不好……一時也不敢說彆的。

想了想,硬著頭皮,把A國皇室的賠償羅列了過去。

無外乎,是金錢與地皮的賠償。

多的,也就是一些鑽石首飾之類的。

江野半眯著眼睛,細看著這份賠償清單……想著這一次損兵折將,五條人命,最後隻變成了這些冷冰冰的東西?

不夠,遠遠不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