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塗景衍糾結一下:“真,真不行嗎?可,為什麼非得是我?”

他結結巴巴的問。

雖然是醫生,但他在手術檯上的時候,麵對的都是陌生人。

這還是平生第一次,被人以這種方式……強烈要求照顧病人的。

黑龍又咳了聲,假裝生無可戀的道:“唉,還是算了吧……如果大公子不願意的話,我也不能強求。畢竟,誰讓我救了大公子呢?眼下受傷成這樣,冇人心疼也就算了……這傷是我願意的,我也不怪誰。大公子,你千萬彆幫我。”

他越這樣說,塗景衍越覺得自己的做法,十分的無恥!

越發的受到良心的譴責。

憑什麼,人家為了救你,命都快冇了。

你就伺候上個廁所這就不行了?

你咋這麼高貴,這麼矯情呢?

心中天人交戰,一時間……腦中兩個小人來回的用力拉扯。

臉上表情也十分糾結。

嘖!

看這樣子,好像還差著一把火啊!

黑龍悄眯眯看他,接著突然臉色更白,聲音發顫的說:“好,好疼……大公子,我憋得好難受。”

“啊,我去叫醫生。”塗景衍下意識往外麵衝,他這時候又忘了自己也是一個醫生。

黑龍“噗”的一口血吐出,奄奄一息:“不,我,我要上廁所。”

塗景衍:……

眼睛“刷”的一下,又紅了起來。

剛剛的糾結與猶豫,瞬間就不存在了。

存在個屁啊!

人都憋得要吐血了,他還在這裡堅持什麼?

“我來幫你,你彆慌。”

塗景衍終於衝口而出,然後飛快的去廁所拿了尿壺過來。

黑龍又咳了一聲,血又吐出來點……然後,好激動啊!

能得大公子親自伺候入廁,死了都願意!

“你彆亂動,我一會兒扶著你,你慢慢側過身子。”

塗景衍快速說道。

黑龍咳咳又兩聲,激動的,說出的話,卻是更加有氣無力:“彆,你,你要實在不願意,我,我就……”

“我願意,我願意!”

塗景衍連續說道,眼中的淚又出來了,很是愧疚的說道,“黑龍,你彆跟我生氣,剛剛是我不對,你救了我,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千萬彆跟我客氣……你,你要是也嫌我臟的話,我就再幫你洗洗。”

可憐的大公子,這時候竟是全心全意為著眼前這狗男人考慮了。

他是真的全都忘記了……黑龍在一開始,就是想要他幫忙的。

是因為他拒絕了之後,所以才嫌棄彆人臟。

這會兒,他要是主動,黑龍能高興得發瘋的心都有。

哈哈哈!

哈哈哈!

不能笑,憋住。

唇角狠狠扯了扯,黑龍越看大公子,越覺得他可愛。

又咳了一聲,狗都冇眼看的說:“不,不礙事的……如果是大公子的話,不臟。”

一雙眉眼,軟軟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原本冇有遇到他,塗景衍有可能會按部就班的娶妻,生子……然後平平安安的走完他的這一生。

可,老天偏偏就是讓他們相遇了。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就他了。

此生,除他……再無愛。

所以,大公子,就讓我自私無恥卑鄙這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吧。

黑龍眉眼輕垂,語聲也變得低啞:“大公子,我不疼的,你彆太緊張。”

慢慢的側過身體。

任他有些生疏的幫著忙。

他上半身是冇有穿衣服的。

下麵,也隻是套了條易脫的鬆緊帶褲子……醫院的病號服那種。

塗景衍現在滿腦子都是萬一憋壞了就不好了,他果斷的幫著男人把褲子拉下。

把小褲褲也拉下。

然後……呆住。

瞪大了眼睛。

啊啊啊……大,好大。

咳!

黑龍自己這會兒也臉紅了。

原本是故意的,還存了一絲逗他的心思……可真到了這個時候,他反而也覺得是不是有點過了。

低聲說道:“要不,還是我來吧!”

這一句話,驚醒了塗景衍。

塗景衍迅速回神,眸光垂下,咬了咬牙道:“你有傷在傷,不方便,還是我來吧!”

頓了頓,像是在說服自己:“我們都是男人……這個,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

黑龍唇角狠狠揚起:“嗯。”

他?

纔不會有心理負擔。

隻是,彆把大公子嚇跑就好。

接下來,塗景衍……就上了手。

然後覺得,像是握了活物。

寸寸悸動,然後又妖嬈生長。

“黑龍!”

他猛的回頭去看那男人,黑龍卻是一副憋得難受的樣子,一臉無辜的說,“這,這,我冇辦法解出來啊……”

完了。

除了心動,彆的還有啥?

黑龍覺得自己是想死了。

突然間就後悔,怎麼就想了這麼一個餿主意……這怕不是占便宜,這是真要讓他憋死在這裡啊!

“大公子,要不,你先出去,你這樣……我是真冇辦法的。”黑龍咳了聲,又不甘心的磨著牙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