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野看一眼這個臭烘烘的房間,眉眼是清冷的。

根本冇有理會慕楓的話,直接道:“帶走。”

暗堂的人撲上去,三兩下把人製住,扣了雙手往外走。

慕楓掙紮著,青筋暴起:“姓江的!你瘋了嗎?你憑什麼敢動我!我,我……我也是江家的人,你放開我!”

他梗著脖子大叫,大鐵恨不得一拳打暈他。

秀纔看向江野:“老大,用不用堵上嘴?”

媽的!

就這樣的貨色,還敢說是江家人?

呸!

弄不死你。

“不必。”

江野頓足,回首看他。

一雙漆黑的眸底,隱著淡淡戾氣:“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東西,也有臉跟我叫囂?給你臉,是來親自逮你,你該感到榮幸。”

既然抓到了人,江野心態也平和的很。

他是文明人,不會跟慕楓動手。

但,這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身為私生子,慕楓心態一直都是扭曲的。

他這輩子,最恨有人曝他的出生:“江野!你又有什麼可得意的?你也是從白靈的肚子裡爬出來的,我要是丟了臉,也是你丟臉!你真敢動我嗎?我叫你一聲哥,你就得護著我!”

大鐵實在是忍無可忍,猛的一拳搗過去:“我家老大可還真給你臉了……再敢嗶嗶,現在就弄死你!”

慕楓悶哼,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

江野抬手,捏起他的下巴,冰涼的眸冷冷看他:“知道我還有一個綽號叫什麼嗎?”

慕嵐大張著嘴,疼得臉色扭曲。

被大鐵打了一拳,五臟六腑都疼。

眼下,又被江野捏著下巴,他力氣又極大,感覺下巴都要碎了。

這會兒,隻能勉強支撐著,咬牙道:“我,我不管你叫什麼,我都是你弟弟……”

“嗬,我爹冇給我留這麼一個種。想認親,可以……扒開棺材板,認回慕家人,嗯?”

江野放手,又拿濕巾把手指擦乾淨,滿眼的冷:“不想好好死的話,就彆惹我。”

滿身的野勁又上,慕楓呆呆看他,突然就問:“你,綽號是什麼?”

江野已經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既然抓到了人,暫時也不著急……但這個人,他並不打算交到白虎軍中。

拿出電腦,發了封郵件出去,秦明遠那邊收到,愣了一下:“毒蛇?”

與閻王齊名的那位。

閻王是有仇必報,手段淩厲,是鬼門的大佬,更是惹不起的存在。

而這位毒蛇,似乎比閻王更擅於隱藏。

可但凡他要出手,他要找的人……個個下場都很慘。

“白參謀,你看看這個,是毒蛇的要求,他說……有關慕家跟白靈的事,他已經由江家托付,暫時接手了,也不讓我們參與。”秦明遠把白參謀叫了過來,商量這個事情。

白參謀看他一眼,秦明遠手中拿著保溫杯,保溫杯裡泡枸杞,一副養生的模樣……可,真是瀟灑的很啊。

頓時冇好氣的道:“不參與就不參與。這個毒蛇隻是一個代號……此人什麼身份,我們冇見過,但他亦正亦邪,也不會與國家作對。他要查,那就查唄。”

總之,慕家那邊牽連的也是第一洲。

而第一洲的無冕之皇,聽說最近也在華國,還跟顧北風關係極近。

秦明遠頓時一愣,忽的就明白了:“你這個老狐狸……你的意思是說,毒蛇,有可能跟咱們的長官也認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