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在臥室門口站定,並冇有推門。

似乎在顧忌著什麼。

顧北風不語,慢慢從床上坐起。

突然之間,她聽到“嗒”的一聲輕響……一瞬間,周身寒毛頓起!

噗!

噗噗噗!

裝了消音設備的槍聲,瘋狂開動。

子彈穿透門板,撲麵而至。

顧北風抬手從床上拍落,瘦小的身子在電閃之間,借力而起!

躍至半空,堪堪避開那些子彈。

但下一波,子彈來勢更猛。

單薄的門板搖搖欲墜,終於“啪”的一聲倒下。

木屑亂飛的同時,外麵兩人蒙麵而進。

他們半眯著眼睛,看著被打成蜂窩的床鋪,頓時“咦”了一聲:“人呢?”

難道她還能飛天遁地不成?

一念未完,兩人突的反應過來,迅速抬頭。

門框之上。

顧北風如壁虎一般,五指插入牆壁,將自己緊緊的貼在牆上。

在兩人抬頭的瞬間。

手中銀針暴射而出,直刺麵門。

兩人大驚,後退,再次舉槍。

又是兩支銀針飛過,刺入手腕。

啪!

手中的槍支落地,兩人也訓練有素,馬上從後腰摸出手槍,又對準了顧北風。

可,已經晚了。

鬼門的閻王,手中就算是冇有武器,她想殺人,也隻是分分鐘的事情!

兩人眼前一晃,剛剛還在牆上掛著的女生,已經鬼魅般的縱身而下、

速度快到了極致。

小巧的手掌伸開,如同閻王的索魂爪……在其中一人脖間,疾掠而過!

噗嗤!

那人清晰的聽到自己喉嚨被洞穿的聲響。

下一秒,鮮血飛濺而出。

他呆了呆,又呆了呆……“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另一人瞳孔緊縮,見狀便知情況不好,轉身往外逃。

顧北風身形一晃,已經攔在麵前,五指如鉤,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已經捏上他的喉嚨。

“哢嚓”

輕微的一聲響,喉管捏斷。

氣絕身亡!

而短短一瞬間,顧北風由獵物變成獵人,又在瞬間秒殺兩人的速度……幾乎可以破世界記錄。

兩人倒下,脖間都流著血。

死不瞑目。

顧北風垂眸,剛剛纔睡了一個飽覺,眼底的血絲好不容易消退一些,這會兒,便又浮了些上來。

她不想等了。

她不想再慢慢的等了。

她抿唇,想給江野打電話,又忍住。

不,不能打。

哥哥的身份,註定了他不能為所欲為。

可她,是可以的。

拿起手機,聯絡溫易,聲音低啞中,帶著一絲噬血的冰冷:“是我,你帶人過來一趟。”

溫易此刻,正開車在街上亂晃,他要熟悉江都大大小小的各個街道。

接到自家祖宗這一通電話時,聽著聲音都格外的低沉,他愣了一下,眉眼瞬時收緊:“怎麼回事?”

顧北風冇有多說。

電話掛斷,發了地址過去。

而這樣的顧大佬,是溫易冇見過的另一麵。

他心下突突的很,立時打電話給周舟:“周爺,出事了……”

周舟一聽這狀況就知不太妙。

她這會兒因無聊,就一人出門逛街,直接把東西扔下手,大步往外衝:“溫易,給她買酸奶,給她買冷飲……帶兩名人手,去了之後,不要多話,不要刺激她。還有,我馬上就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