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舟沉著臉,快急死了。

這祖宗,還真是一刻都離不得開她!

風馳電掣的小轎車飛奔在路上,可偏偏越急越出事……

砰!

車速過快,前方突然刹車,周舟哪怕是反應再利索,也還是撞了上去。

前車不乾了。

立時跳下車,見周舟是個姑孃家,還是個長得跟妖精似的姑娘……男司機瞬間驚豔,結結巴巴的,也不想追究了。

副駕坐著的女人卻火了。

跳下車,指著周舟各種謾罵:“長得好看了不起嗎?你今天撞了我們的車,你就應該賠我們!”

“還有,應哥哥是我的,你休想勾-引我哥哥!”

“我告訴你臭女人,你以為你長得漂亮嗎?其實不是……你醜的很。像你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是做三的吧?怪不得能開這麼好的車,一看就是不正經的狐狸精!”

女人憤憤大叫著。

她看著周舟這過分美豔的臉,真是恨不得撲上去給她撓花了!

正經人家的姑娘,誰長這樣?

一定是想勾-引她家應哥哥。

周舟:……

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差點吐她一臉!

臥槽!

她也算是長見識了!

這天底下,竟有如此不知死活的玩意,敢指著她鼻子這麼罵?

眼看那手指頭快要戳進她眼睛,周舟忍無可忍,一把攥住手指頭,也不理那女人猛然間痛叫的聲音。

周舟“嗬”的一聲:“勾-引他?就憑他長得跟豬八戒似的,勾他回去殺豬吃肉麼?”

“三?做三至少還長得像個狐狸,你特麼就是個臭蟲!”

“四處蹦躂,又醜又蠢,管不住自己男人是你無能是你慫,你怪得了彆人?……像你這種人,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如果我要是你的應哥,我特麼娶隻豬,也不會要你!

“趕緊滾蛋吧!要是不識相,彆怪姑奶奶讓你血濺三尺,屎殼郎見了你都繞道走!”

呸!

最後一聲,吐一口口水。

周舟嫌棄的把人扔開,看一眼車,一時半會兒是開不走了……當機立斷,直接給秦霜打電話,讓她過來處理這裡的事。

她馬上打個出租車,直奔酒店。

被扔在地上的女人,先是懵了會兒,然後又破口大罵,號啕大哭:“應哥哥!你看她,她敢這麼羞辱我,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這聲音嚎得九曲十八彎的。

莫名聽出一種宮鬥的氣息。

應寒這會兒,恨不得一頭紮地底下去了。

哪還有心思給她作什麼主?

明明就是一場小撞碰,卻非得搞這麼大!

還被人指著鼻子說長得像豬?

又羞又怒,衝著那女人道:“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嗎?從今天起,我們完了,分手!”

扔下車,車也不要了,應寒怒氣沖沖撥開人群就走。

那女人傻眼了,好半天,又連忙起身,追過去:“應哥哥,不要丟下,我不要分手,我知道錯了,應哥哥,你等等我……”

交管部門的警察趕過來,愣愣看著現場。

所以,車主呢?

人呢?

就隻剩這兩輛車在這裡嗎?!

拖走!

周舟衝進酒店的時候,溫易已經到了。

隻是這時候,大佬眼睛血紅,情緒也燥的很。

溫易根本不敢上前。

周舟嗅著房間裡濃鬱的血腥味,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祖宗!你你你……”

完了。

在酒店裡直接殺人,這事該怎麼處理?

要不,帶著大佬直接跑路?

畢竟這裡的法律,特彆厲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