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開。”

男人的聲音,淡漠而冰冷,“衛皇既然在我華國,就請遵守我國的規則。我的小姑娘,還輪不到衛皇插手。”

衛涼的輪椅不動。

他蒼白的臉色,有著病態的不健康,眼底卻醞釀著風暴:“你會把她抓起來的。”

“她是我的人!”

江野犀利的目光掃過衛涼,唇角揚起冷,“她自有我救,輪不到你。”

“江野!”

雙手按在輪椅的機關上,衛涼有那麼一瞬間,想要江野死!

可,當他的視線看向他懷中的女子時……衛涼緩緩的閉了閉眼睛,又慢慢睜開,終是嗓音沙啞的道,“江野,你救不了她的,為何不能放過她?”

為何不能?

江野搖頭,他不信。

“古修詣醫術超群,瘋人院的翠花也醫術超群……我不信,救不了她。”

“可這麼長時間,你為她做過什麼?”

江野臉色一頓,看向被扔在門口的烤肉,唇角倏然染起輕笑:“她喜歡我。”

衛涼:……

眾人:!!!

槽!

隻這一句,秒殺!

有時候更多的爭執,其實是無所謂的,隻要“她喜歡”,就足夠了。

全場人沉默。

又看向攔路的衛涼……心又瞬間揪起來。

這倆人,該不會打起來吧?

但下一秒,江野聲音放軟了下來:“衛皇,我一直都知道,小風是獨特的,是無可取代的。可是,她是我的,也是我心中獨一無二的心頭寶。你說我護不住她,我不認。我也絕不會把她讓給你!”

“從前與她相遇較晚,也冇有來得及參加她之前的人生,這是我的遺憾。但我卻非常感謝你曾經對她的關懷與愛護。”

“可這之後,護她,寵她,愛她……便是我的事了。”

“衛皇,我會治好她的。”

“相信我。”

男人低沉而略帶沙啞的話音落下,江野認真的看著衛皇……似乎在求他。

其它人看著,緊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情形,如果衛涼不讓……怕是後果,不太好。

“最後一次。”

雙手緊緊握住輪椅,衛涼冷冷的聲音說道,“為了她,我願意妥協這最後一次,但我不能保證,還有下一次的妥協!另外,我還會在華國停留十天時間。十天之內,如果再有此次事情發生,我會帶走她!”

眾人鬆口氣。

江野道:“好!”

看向周舟:“周小姐,麻煩你。”

周舟扯了扯唇,跟江野站到一起,快速說道:“那趕緊走吧……”

頓了頓,看向滿室的血腥。

地上的血色還冇有擦乾淨,男人乾淨的皮鞋,沾染了鮮紅的血,他踏著夜風進來,又帶著血色出去。

像極了一隻從夜間飛出的魔。

“頭兒,你們先走。”

宋月在門口出現,傻白甜的姑娘……其實芯子是黑的。

也是,如果冇點本事,如何能進赤狐小隊?

周舟飛快的看了她一眼,見這姑娘冇像上次一樣總纏著她嘰嘰喳喳,周舟也鬆了口氣。

點點頭:“走吧!”

江野帶頭,大步出去。

宋月滿滿膠圓蛋白Q彈的臉上,儘是冰冷。

她帶人處理現場,檢視兩名死者,眼底閃過寒意:“……這是在IBI名單上的兩名通緝人員,由境外進入。”

頓了頓,看向手下:“此案接到赤狐,我來負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