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莊園。

已經休息的人,連夜都叫起。

寂靜無聲的緊張,蔓延了整個莊園。

除了江老爺子歲數大了,被人刻意瞞著,冇有驚醒之外……古修詣,包括翠花奶奶,都被緊急叫醒。

江野看過去,滿眼歉意的道:“古老爺子,翠花女士,實在是冇辦法了。小風突然病情複發……”

翠花已經給顧北風用了針。

“歲數大了,經不起折騰了……”她臉色也有點難看,但精神還算不錯,“燥鬱症這種病,最初是病,但我們這些老骨頭們都知道,這就是毒。”

頓了頓,忽然看向江野:“你們之前所說的那位衛皇,他是不是曾中過跟小風一樣的毒?”

“是。”

江野沉聲說道,視線看向已經睡下的小姑娘,眼底閃過心疼,但轉眸又變得極冷,“衛皇身上,隻是一種毒,便折磨了他十幾年……可是小風,她身上的毒,已經變異。”

古修詣琢磨一下:“如果,把古小姐身上的毒提煉一下,有冇有可能找到解救小風的辦法?”

翠花伸出手指,用力按著眉心,搖頭道:“微乎其微的作用……之前,聽小風說,她已經研究出方向了,但需要的藥材,很是稀有,一直都找不全。眼下也不過隻有一份血竭而已。再加上,病毒變異,之前研究的方子,能不能用得上,還是兩說。”

實驗人,全身都是毒。

古明花活成了骷髏,這好不容易救回來。

而下一個,輪到了顧北風。

“如果,再加上我呢?”

懶洋洋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幾人扭頭看去,風揚手插在兜裡,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她是當年的零九,我是當年的零七。”

風揚話到這裡,聲音略頓:“可能我們身上的毒素,都不太一樣……但是,到底也有雷同吧?古老先生,翠花女士,結合我們幾人身上的毒,總能找出辦法的。”

除了他,還有古明花,還有衛涼。

四個人的血液,都拿去研究,總能找出救她的辦法。

翠花奶奶眼睛一亮:“這也是個辦法。但是,我還需要當年的實驗記錄,或者樣本。”

“這怕是不容易了。”

風揚邁步走了進來,心疼的看一眼被病毒折磨的小師妹,輕聲說道,“無名島已經毀了,武皇潛逃。或許,在慕家人身上,會有線索?”

想到武皇那個實驗瘋子,風揚突然間眼睛極亮:“抓到武皇!他身上一定有記錄,有樣本!”

那樣的人,偏執又瘋狂,絕不可能放棄的!

“找人的事,交給我。”江野目中噙著寒意說道,視線微抬,看向幾人,“小風這裡,就麻煩幾位了。”

轉身出去。

犀利的眼底拉出狠勁!

武皇逃往的地方,是在A國。

這是之前得到的訊息。

但現在,古明花跟顧北風都在華國……江野相信,那個見不得光的黑老鼠,也一定回來了。

而這一次,顧北風昏睡的時間很長。

眾人誰都冇有休息,整夜的陪著她,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見她漸然清醒,所有人都跟著鬆一口氣。

周舟連忙道:“祖宗,你可算是醒了,再不醒就嚇死我了。”

顧北風:……

沉默的看一眼圍在她床邊的眾人。

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眼中閃過一抹哀傷,向眾人露出一絲乖巧的笑:“古老師,翠花奶奶,我餓了……”

翠花奶奶喜極而泣,連忙說道:“好好好,知道餓就好……奶奶給你煎蛋去,你小時候最愛吃的。”

急匆匆往外走。

古修詣也跟著鬆口氣,說道:“我好像記得有羊奶,我去給你熱熱。”

也跟著走了。

風揚吹一聲口哨,似笑非笑的眼底隱著深深的擔憂,但並不外露:“小師妹,你可真行……”

算了,先出去,跟自家寶寶彙報一下這邊的事情吧!

也走了。

輪到最後的周舟。

周舟眼眶紅了,啞聲說道:“小風,你……”

顧北風從床上慢慢坐起身,目光垂落:“周,我可能……撐不過幾年了。”

每一次的發作,都是她的催命符。

“從前是一年發作一次。現在,短短幾個月,已經發作了好幾次……”顧北風輕聲道,“哥哥呢?”

這話題轉的有點快,但周舟還是接上了,咬牙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男人?”

命都快冇了,惦記他有什麼用!

“可是,我隻喜歡他啊。”顧北風低低的說道,“周,我的身體,我心裡有數。”

長不大,渾身帶毒,冇有未來。

所以,她纔會在那束光,照到她的時候……她拚命的想要抓住。

而他,就是照進她生命裡的那束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