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國的事情,蘇研也有關注。

身為A國特彆行動組組長,蘇研最近感覺到被排擠了。

這重點表現在,無論他去哪裡,身後都有人跟著。

而且,自從三叔蘇葉失蹤之後,女皇的心情越發的不好……卻每每在看到他的時候,就控製著什麼。

眼神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陰騖。

蘇研每每看到這種眼神,就覺得心裡發毛。

所以他最近冇事,也不想去皇室。

蘇家莊園又重新回到蘇研手中之後,蘇研想辦法,把幽羅的身份過了明路,調進了莊園。

平日裡,整個莊園的安保工作,都由幽羅負責。

“蘇,蘇家二房的爺孫倆,你打算如何處置?”

夜色將至,幽羅拿了燒烤架出來。

很快,滋滋的肉香味,便隨著夜風撲進鼻端。

蘇研推著輪椅,把剛剛清醒不久的蘇亨老爺子推出來,細心的幫他掖了一下腿間的毛毯,便親自上手,烤著肉串。

火光跳躍,映著男人俊逸的臉色忽明忽滅。

他烤了豆腐,烤了魚,暫時冇有回覆幽羅的問話。

而是把烤好的魚肉,剔了刺,這才挑了白白的魚肉,送到蘇亨麵前,輕聲說道:“爺爺,你剛剛醒來,身子還弱。看著這美食,你就吃點軟和的就行。”

蘇亨的手術做的不錯。

這會兒除了雙腿還有點麻木,雙手都已經能自由活動了,隻是說話還是費點勁,還得需要修養。

這是之前腦部出血造成的,還得好好養著才行。

張張嘴,有些啞的說道:“好好……阿研,爺爺之前,好像見到你姑姑回來了?”

蘇研目光一頓,無奈的道:“爺爺,你看錯了。”

他的姑姑,蘇執。

他不信她就這麼死了。

那麼驚才絕豔的女子……不會紅顏薄命。

“哎。”

老爺子有點失望,但還是聽話的開始吃肉。

另一邊,蘇承管家也恢複得差不多了,輕聲說道:“研少爺,你吃自己的,家主這邊交給我就行。”

蘇家經過這一次動盪,簡直是傷筋動骨,人人帶傷。

要不是因為顧北風來一趟,他們這些人,怕是一個都活不下來。

甚至,連同這個蘇家莊園,也都要跟著弄丟了。

“嗯,那麻煩承叔了。”蘇研道,他早就把蘇承管家,當成家裡的一分子了。

此時,他跟幽羅到一邊說事,聲音壓得有些低:“二房的事,我再考慮一下……爺爺還活著,我不想手上染血,尤其染的是自己家人的血。”

“他們可以不把我當一家人。”

“但我不能像他們一樣……連個混賬都不如。”

跳躍的火光映在他的眼底,染著森森的冷,幽羅皺眉,把手中烤好的肉串遞給他,有些不明白的說,“蘇哲已經瘋顛,蘇成癱瘓,這兩個人活著比死了還難受,蘇三爺失蹤,連皇室都把他放棄了……這種時候,蘇,你不應該乘勝追擊嗎?”

幽羅是個殺手。

她做事也一向狠辣,果絕。

如有可能,不留活口,也是不給自己留麻煩。

“有時候,活著比死了更痛苦。”蘇研冷道,手機在此時忽然響起,他低頭看了眼,有些訝異。

竟是長途,江野打過來的。

“幽羅,我接個電話。”

江野的電話,來得果斷而乾脆:“蘇組長,我跟你做個買賣……A國的K組,滅了吧!”

蘇研轉眸看向幽羅,然後又將目光收回:“K組,怎麼惹到你了?”

“他惹的不是我。”電話的聲音帶著冷意,“他惹的是小風。”

“嗯,滅了吧!”蘇研手指攥緊電話,果斷說道。

敢惹顧小姐,那就活該!

“K組中,有一個姓慕的老者,來自於第一洲,這個人給我,條件你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