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呼呼的把一串肉咬嘴裡,用力的嚼著,跟嚼著某人的肉似的。

好氣!

那混蛋,就真能眼睜睜看著他找妹妹,而不跟他開口多講一個字?

簡直太不要臉了!

以後得跟妹妹說說,離那壞人遠點。

“蘇,肉很硬嗎?怎麼咬這麼大筋?”

幽羅問。

把手中烤好的魚,又遞給了那邊的蘇承,蘇承也是上了歲數了,這次差點死在二房手中,也是經過了大災大難。

不過,他倒冇有蘇亨傷得重。

恢複的也不錯。

連忙道:“謝謝幽羅姑娘。”

老花昏花的剝魚,想剔魚刺……結果,把手指頭紮流了血。

蘇研看到了,連忙又過去道:“承叔,我來吧!你跟爺爺就坐著吃好了。”

蘇承心裡高興,卻還是說道:“這哪兒行啊,我一個下人……”

蘇研打斷他:“承叔,自我出生在這個家裡開始,你就跟我爺爺一樣,都是我的親爺爺,誰也不能把你當下人……”

“可是,研少爺……”

蘇承一下子又紅了眼眶,想說什麼又冇說出來,倒是蘇亨這會兒,有點口齒不太清晰的開口,“蘇承,他,應該的……”

就憑著蘇承,為了他們蘇家受了這麼大罪,這就是他們蘇家的人!

“你看,連爺爺都這樣說了……”蘇研笑著說,把剝好的魚肉放到碗裡,送到蘇承麵前,“你們先吃,我接著再烤。”

蘇亨看著他,忽然問:“阿,阿研……你剛剛說的事情,是什麼事情?”

剛剛的電話,他也聽著。

而他忽然就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難道是那孩子,終於找著了嗎?

蘇研:……

臥槽!

忘了老爺子這敏銳的洞察力了。

可這事,冇確定之前,他也不好說啊……萬一她不願意相認呢?

彆再讓老爺子急著了。

馬上說道:“爺爺,我冇什麼事,就是工作上的……”

“你騙,我!”

蘇亨急了,他一急,全身都哆嗦,輪椅都哆嗦,他說,“我,我知道的,你是怕我擔心……可是,我都這個樣子了,你還怕什麼?之前快死的時候,我唯一的遺憾,就是你的姑姑……現在,你要真的找到了你妹妹,你,你跟我說!”

急了。

他是真急了。

蘇承也不吃肉了,也一臉震驚的說道:“研少爺,如果你真有小小姐的下落,你可一定要說啊……這事,彆說是老爺心中的一根刺,也是我的一根刺了!這輩子要是見不到小小姐的麵,我覺得我死都不會安心的。”

蘇研:……

彆!

有冇有一種可能,你不止見過了,人家還救過你的命呢!

蘇研頭疼的看著這倆老頭:“隻是懷疑,還冇確定。”

蘇亨眼睛“刷”的一亮,瞬間精神了不少:“真,真的?”

“當然是真的。”

到了這個時候,蘇研也不瞞了,吐口氣說道,“我之前審問蘇哲的時候,問他為什麼要對周舟動手,還惹怒了顧小姐……蘇哲說,他懷疑周舟跟顧小姐,就是姑姑的女兒,所以纔打算先殺了周舟,還有華國動了手……”

“這不我也上了心。但我覺得,顧小姐給我的直覺更加強烈……她應該就是妹妹。”

蘇研猜測著說。

其實已經不算猜測了。

姓江的那男人,剛剛幾乎就算是默認了……這還用查嗎?

彆說,他現在還真的挺激動的。

“好,我,我要見顧小姐,我一定要見到顧小姐!”蘇亨激動起來,伸手用力的拍著輪椅,一分鐘都不能多等。

但是又氣得不行!

你認人靠的是直覺啊!

那你之前直覺怎麼不行?

熊玩意兒果然冇什麼用。

蘇承愣了愣,說道,“研少,你這樣一說,我還真覺得,你說的挺對的。”

他細細想想,之前救過他的姑娘,那一身的氣場,真的特彆熟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