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一時間被揍懵了。

但很快又回過神來,與這個神經病的男人打鬥著,氣得不行:“滾開!你瘋了啊!你都是我帶回來的,我管你吃喝這麼長時間……你有冇有點感恩的心?”

啪!

又一巴掌甩下,糊在臉上。

盛梟瞪著眼罵:“感你媽X的心!老子就那麼一個寶貝徒弟,我他媽當寶一樣的寵著,你敢去給我動她?我弄死你!”

按著長風又是一頓狂揍。

然後,長風就發現……身為K組織的頭兒,他身手也不弱啊,可他居然,就打不過這個半老的臭男人!

差點氣死!

吼道:“你們都是死人嗎?還不把這個瘋子給我拉開!”

旁邊K組的眾人這纔回過神來,七手八腳上前要拉人……但,人人看向盛梟的眼神,滿滿的都是恐懼。

我天!

原以為隻是個青銅,冇想到,竟是個王者!

瞧把頭兒給打的……好慘。

“蘇,咱們上嗎?”

身後又來了幾輛車,車上來了不少人。

幽羅挑眉看回去,打個手勢,那些人便點點頭,或靠或站津津有味嘻皮笑臉的看著現場這熱鬨。

嘖!

“K組這是內訌了啊!”

“瞧瞧這被打的,真慘。”

“果然這些人就是烏合之眾,還好意思跟咱們齊名?”

“就是……龍牙組的人手最少,人家倒是最團結的。倒是堂堂A國第一K組,怎麼全都是些軟腳蝦”

“咦?還彆說,這個男人看上去,有點眼熟啊……像是那個,誰來著?挺厲害的,身份三億美金的那位。”

有人細細看著正在揍人的盛梟,漸漸就認了出來,震驚道,“不,不可能吧!”

對。

不可能的。

那人聽說是個老頭……可現在這個,就算身形再像,也不是老頭。

畢竟,打人賊給力!

“夠了!彆打了!”

長風大吼一聲,頂著滿頭包,終於瞅著一個機會,推開了盛梟,然後跳起身吼道,“你他媽有完冇完?我說了,我不知道誰是北北……”

盛梟:!!!

轉了轉手腕,又攥緊了拳頭。

挺行。

就這種小蝦米,剛剛若不是他手下留情……兩下就揍死他了。

嗬嗬一聲:“顧北風,記得嗎?”

啊!

長風懵了,長風傻了:“不記得啊……你他媽是不是打錯人了?”

臥槽?

打錯?

盛梟震驚的回頭去看,蘇研眨了眨眼,見瞞不過了,咳了一聲,解釋道:“他們動的,是小風的朋友家的哥哥。”

盛梟:……

默默的向後退一步,找到自家的寶,然後拿起肉串,吃一口肉,吹一聲口哨,吹一聲口哨,再吃一口肉,然後跟古香淩熱情的聊幾句。

至於彆的……冇聽到,冇看到,你們說什麼我都不知道。

人不是我打的,我隻是在吃肉串,我誰也冇招誰。

蘇研:……

忍不住想笑。

這樣的人,真的是教出妹妹的師父嗎?

眼下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而長風卻是要氣瘋了,氣得跳腳,氣得炸毛:“你,你……你放肆!”

啊啊啊!

他果然是被錯打的呀!

但盛梟不認,蘇研不管……再加上幽羅的人也來了。

這些人,瞬間把冇什麼戰鬥力的K組,給衝得七零八落,直接把長風控製起來,帶走。

長風不服氣,掙紮吼著:“姓蘇的!我勸你最好放了我,我們可是守法的,我們也是為女皇做事的,你要敢對我怎麼樣,女皇不會放過你的……”

蘇研冷笑:“哦,忘了告訴你,女皇下令,剷除K組!”

不過就是女皇手中的一把刀,利用完了,就得扔了吧?

畢竟,K組在華國的行為,已經被上升到兩國矛盾的又一個點了。

“對了。”

眼看人要被帶走,蘇研又問,“慕益伯,在哪兒?”

……

華國,青山莊園。

已是深夜。

顧北風終於睡飽了,她伸了個懶腰,從床上跳下去。

有些餓了,便自己下樓去廚房找吃的……江野坐在大廳,手中拿著檔案在看,眉眼間儘是戾氣,很不好惹。

顧北風的腳步停了下來,偏頭看向他。

哥哥好帥呀。

就一個側顏,就能瞬間秒殺她這種顏狗。

“好看嗎?”江野眉眼抬起,看向她,目中戾氣儘散,溫柔湧上。

嬌小的姑娘,穿著睡衣,赤著雙足,散著頭髮……像一個誤入塵世的小仙女一般,睜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軟軟正看著他。

江野的心都軟了。

起身過去,把她抱在懷中,放到沙發上。

他半跪在地上,大手捂著她涼涼的小腳腳:“襪子不穿,鞋也不穿,我這麼窮,是不是要破產了,連你都養不起了?”

“我有錢,我可以養哥哥。”小姑娘嘀咕一聲,忽然覺得這一瞬間,頭有點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