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手機。

黑色板磚,笨重又不好看。

機身上麵,還隱隱有幾道劃痕……但顧北風拿著卻當寶貝。

眉眼溫柔的拿在手中,仔細看了看,電是滿的。

然後,開機,檢查。

信號滿格。

係統流暢。

挺好。

拿了一件黑色帆布的雙肩包,將需要的東西,包括手機,一併塞了進去。

明明是雙肩包,卻直接甩在單肩,單手插兜,瀟灑往樓下走。

正在大廳談話的爺孫兩人,聽到動靜往上看……一眼就看到這小姑娘痞痞的一麵,挺拽的。

頓時就笑了起來。

“小風,來來來。過來讓爺爺看看……剛剛,是冇吃飽嗎?”江老爺子高興的很。

反正,這軟軟的小姑娘,就算是拽了一點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小姑娘就該這麼拽,也總省得被臭小子給吃得死死的。

顧北風眨了眨眼,頃刻間收起全身的野勁,乖巧的把書包又抱在胸前,邁步過去:“爺爺,我其實吃飽了……”

偷偷去看自家哥哥。

江野:……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你告狀的那些話,我還真信了你的乖巧。

“行,吃飽就好,我家小風這麼乖,總不能被餓著的。”江老爺子樂嗬嗬的說……反正,自家未來孫媳婦,怎麼看都是最好看的。

說什麼也都是對的。

“爺爺,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江野上前,不動聲色的伸手,把乖巧可愛的小姑娘,從老爺子身邊“拯救”出來,握了小手往外走。

顧北風也跟著鬆口氣,很懂禮貌的說道:“爺爺再見。”

等出了門,小姑娘長吐一口氣……其實,她最不會哄人了。

“怎麼,累了?剛剛還給我告狀?”

上了車,江野捏捏她的小臉,打趣的問,顧北風將自己扔在後麵的車座裡,振振有詞,“爺爺那麼可愛,總得哄著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江野:……

你說什麼我都信。

轉了話題:“你要人手,打算去哪兒?”

“黑市。”

顧北風從揹包裡拿出手機,把之前的電話卡拆下來,重新裝好。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顧北風眉眼一眯,已經劃開了接聽,孟歌的聲音焦急的說:“姐,出事……黑市……買家……”

然後便是不停響起的沙沙電流聲……似乎是信號發生故障。

顧北風眉眼沉戾,立時從孟歌的隻言片語中,整理出孟歌想要表達的意思:黑市出事了,買家有問題。

而孟歌,原本應該是在江城,處理那些公司的事情,什麼時候,他又到了黑市?

還有,他為什麼要去黑市?

又是誰,動敢他?

短短幾秒鐘時間裡,顧北風已經想了很多……便在此刻,電話裡的沙沙電流聲,也跟著“茲”的一聲,徹底中斷。

顧北風捏緊了手機,一雙厲目之中,寒意乍起。

“顧神,出事了?”

駕駛位,江野低低的出聲問。

這一句“顧神”,莫名帶出了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

顧北風焦躁的心,平複了下來。

抬眼看向這個男人:“哥哥,速度能再快一些嗎?”

江野:……

冇說話,卻是油門踩得更低,瞬間,車速便提了起來。

顧北風抿了抿唇,她想開車,但考慮到自己還冇駕照,算了吧!

從車裡拿出電腦,打開,追查孟歌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