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

顧北風驚訝的跳了過來,她跟以往一樣,不愛穿鞋,光腳丫走在地板上,江野看著都涼。

順手把她撈了起來,抱在腿上坐好,顧北風呆了呆,又呆了呆,慢慢抬眼看他:“哥哥?”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哥哥主動抱她?

江野被這眼神看得有點壓不住,耳尖微微一紅,伸手遮了她雙眼,聲音有些啞:“看看。”

顧北風扒拉開捂著她眼睛的手,頓時又美滋滋的看向那個黑色絨麵的盒子:“哥哥,你送我的禮物嗎?”

“嗯。”

隨著她不時的在他身上扭動,江野身體某個地方,已經隱隱有了抬頭的架勢……

這個,不省心的小東西!

唇色繃成了一條直線,他不動聲色抱起她,把她推離出去。

女生剛剛拿起盒子,就猝然落地,被他嚇了一跳:“哥哥?”

“冇事,你先看。我去倒杯水,你要喝什麼?甜的?”江野找了個理由起身,走去冰箱那邊。

冰箱裡放著果飲,他打算給她衝些熱水兌出來喝。

“哥哥喝什麼我喝什麼。”顧北風興沖沖的說,真是不挑的很。

江野嗬嗬,看了眼打開的冰箱櫃門,又默默的合上。

直接兩杯溫白開倒過來,遞給她一杯:“喝吧!”

顧北風:……

不!

她其實想喝甜水,但是……算了!

“謝謝哥哥。”

喝一口就把杯子放一邊,穿著自己鬆鬆垮垮的睡衣,把江野拿過來的盒子打開,然後,看到裡麵東西的時候,她覺得有點眼熟。

再仔細看的時候,眼睛瞬間瞪大:“哥哥,你什麼時候?”

“出去救援的時候,順手撿的。看看,是你看上的那塊嗎?”江野挺隨意的問,顧北風眼睛就紅了,吸了吸鼻子,低低的說道,“是。哥哥,你對我真好。”

“是不是傻?是你喜歡的,你哭什麼鼻子?”江野冇好氣的道,把她拉過來,又給她拿紙巾擦淚,“之前你說想去撿它,我剛好出去就撿了,順手的事。”

他說得輕描淡寫,可顧北風知道不是。

用力把這塊石頭抱在胸口,顧北風點頭:“知道了哥哥。”

又抱著他賴了一會兒,直到江野受不了,把她推開,這纔算完事。

晚上十一點,江野衝了三次涼水澡,才把心裡的欲給壓下……跟著便長吐一口氣,警告自己:她還小,你冷靜。

他不想做混賬。

這一夜,顧北風幾乎冇睡。

當時她說那塊石頭好看,也隻不過是一個藉口……可江野真的給她找來了,冒著生命危險找來了。

他是用命,在哄著她!

低頭看一眼自己有點平的胸,顧北風抿了抿唇,側耳聽一聲隔壁的動靜,呼吸已經沉穩,大概睡下了。

她起身,把江野撿來的並不值錢,但很值命的石頭,小心翼翼又放回了盒子裡。自己換了身適合夜間行動的衣服,推開窗子,從三樓的方向……攀爬而下,隱於黑暗。

身後,隔壁房間的窗戶也無聲無息的推開,男人一身冷然,靜靜的看著那祖宗遠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