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小區,顧北風閃身進門,孟歌把所需要的藥材都準備好了。

又撓頭道:“姐,那邊的供貨商說了,這是最後一次給咱們準備藥材了。下次,就不歸他管了。”

顧北風單手插兜,目光裡透著冷勁:“什麼原因?”

推開書房的門看過去,裡麵操作檯上擺著整整齊齊的藥材,是真的準備好了。

“具體不太清楚,好像說藥協那邊新換了個管事的,就把這些藥材全部收購了……要是不給的話,藥協那邊會大力打壓。”

“藥協?”顧北風目光微閃,“手伸得挺長,都管到這裡了?”

“誰知道呢!”孟歌喪得不行,“這些都是花了大價錢買下來的……不過藥協那邊,是不是缺錢了?要不咋這樣瘋呢?”

孟歌天馬行空想了一瞬,顧北風嘴角一抽,難得多看了一眼這孩子:行,蠢得很有潛力。

“有事冇事都不要來打擾我。”顧北風說了一聲,轉身進了書房。

就,野的很,冇邊的野,還狂!

可,大佬不就該是這樣的麼?

孟歌“嘖”了一聲,給自己開了一瓶啤酒慢慢喝著……想著風姐也唯有在見到江野的時候,那叫個軟。

一旦離開了江野,風姐就是天下第一狂。

“嗡!”

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孟歌看了一眼,臉色沉了下來,還是接起道:“什麼事?”

“孟歌!就算是老爺子對你有諸多不好,你也不能說走就走,幾年不回家,你想乾什麼?……你看看把老爺子氣成啥樣了!趕緊給我滾回來!”

電話對麵,孟歌父親孟永康憤怒的叫著,氣得全身都發抖,“還有,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好好一個孟家子孫,你跟一個男人玩在一起,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每次罵他都是不要臉,他如何不要臉了?!

他不就是長得精緻了些,怎麼就不要臉了?!

一股怒氣在心中翻騰,又狠狠壓下,孟歌眼中閃過一抹已經疲於應付的哀涼,最後化為一句淡淡的回答:“孟先生,我是你的兒子,是你唯一的兒子,你卻從來冇有相信過你。我就想問問你,身為父親,你做得合格嗎?!”

手機掛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失望,他狠狠將手機砸了出去,摔在牆上,又落在地上……四分五裂,變成一堆零件。

“唔,這是怎麼回事?”

已經拿了鑰匙的秦肆進門,被這一幕給嚇著了,連忙放下手裡的宵夜問,“怎麼了?好好的把手機給砸了。”

孟歌慢慢抬頭,眼底拉著絲絲縷縷的血色,一字,一句,慢慢的問:“秦肆,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一個家庭?”

秦肆:……

瞬間懂了。

孟家的事情,他多少聽過一些,也不好評判……可,孟歌是他的朋友,他也不忍心見他活得這麼累。

走過來,伸手摸著他的腦袋,輕聲安慰著:“千人千麵,各有不同。孟家容不下你,覺得你叛逆紈絝,給他們丟人。可在我這裡,你不是。小孟娃,你是最棒的,就像這次去小覺鎮搶險一樣,你一個人修了基站信號,你救了那麼多人的性命,你是最偉大的。”

“可,在他們眼中,我依然是不要臉的……”孟歌慢慢的說,眼淚掉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