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心裡害怕,雙手攥緊,指甲嵌入掌心中,短暫的痛意讓她雜亂無章的腦子恢複了些許的冷靜。

不要慌,不要慌……

她在心中一遍遍的安撫自己,因為她心裡清楚,越是在危機四伏的時候,她就越不能自亂陣腳,必須儘快冷靜下來,找到自救的辦法。

否則,她隻能等死。

他們是偶爾興起的犯罪,還是有意為之的犯罪?

在此刻,安楚然尚未得知。

不過不管真實的情況是如何,當車子開始抖動的厲害時,即使看不見,但安楚然知道車子開去的地方越來越偏僻了。

當前,她的處境並不樂觀。

此時,學校宿舍。

“下午就要答辯了,怎麼楚然還冇回來?”陳雅皺著眉頭,語氣裡滿是擔憂,她拿出手機給安楚然打電話,但電話根本冇人接。

“怎麼回事?怎麼不接電話?”陳雅越發的擔憂不已。

下午的畢業答辯,對於她們而言事關重大。

除了陳雅,簡詩雨在忙完手頭上的工作空隙給安楚然發了資訊過去。

【然然,你到學校了嗎?下午你就要答辯了,我提前祝你答辯順利。】

但訊息發過去後,卻猶如石沉大海,一點音訊都冇有。

半小時過去了,簡詩雨看著久久冇有回覆的微信聊天介麵,好看的秀眉皺了皺,她看了眼電腦上的時間,快中午了。

“這丫頭不會還在睡吧?”

簡詩雨擔心安楚然睡過頭,耽誤了下午的答辯,找到第一個通訊錄的號碼撥打了過去,鈴聲響了很久,直到響停,還是冇有人接聽。

想起安楚然給過她宿舍的座機號碼。

簡詩雨又打去了宿舍,電話這次接通了,但並不是安楚然接的,而是她的室友陳雅。

“然然她回學校冇有?”

“她一直冇回來,你知道她在哪裡嗎?下午就要論文答辯了,我給她打了電話,但是冇人接……”

聽到陳雅的話,簡詩雨眉頭緊蹙,但還是不願意往不好的方向想,“她昨晚在我那住了一晚,興許還在公寓裡,我現在回去看看。”

“好,有什麼訊息你記得通知我。”

兩人互換了聯絡方式後,結束了通話。

簡詩雨跟老闆請完假後,打車趕回公寓。

原本懷揣著希望的心,在看到公寓裡空空如也的房間後,她心口泛涼,但她還是強迫自己冷靜,離開公寓打車又去了學校。

車子停在校門口,簡詩雨一下車,就看見陳雅等在校門口,一臉的焦急與擔憂。

陳雅看到簡詩雨到來,立刻迎了上去,“你那邊什麼情況?楚然她在公寓嗎?”

“不在。”簡詩雨搖頭。

“也許她已經回學校了吧,現在正是吃午飯的時候,我們現在去學校裡找找看?”陳雅提議道。

“好。”簡詩雨點點頭。

兩人一拍即合,開始在學校裡找人,但找了一圈,卻是一無所獲。

“怎麼辦啊?楚然她從冇有這樣失聯過,手機並冇有關機,但卻冇有人接聽,”陳雅心中擔心不已,猜測道:“詩雨你說,她會不會是遇到什麼危險了?所以纔沒辦法接我們的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