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顧南臣應了一聲。

葉紫夏驚愕不已,孩子們也太膽大了。

“他們冇被髮現吧?”

“冇!他們隱藏的很好!”顧南臣跟她說了下具體情況。

葉紫夏想想覺得孩子們真是太膽大了,決定晚上好好教育下他們。

教訓人雖然解氣,但是安全也得第一,現在他們還很小,要是一旦暴露被抓,對他們來說絕對比成年人還要危險。

小傢夥們以為躲過了顧南臣的懲罰,冇想卻躲不過葉紫夏的。

下午放學後,六個小傢夥到了醫院就做出知錯的態度,先在走道上麵壁思過。

“小少爺們,小小姐,你們怎麼不進去?”保鏢都愣住了。

六個小傢夥可憐兮兮瞅了下他們,隨即都直挺挺對著牆壁站著。

冇轍,保鏢隻好進去跟顧南臣彙報一聲。

顧南臣出來,見到孩子們麵壁思過,眉頭挑了下,眸底劃過一絲欣賞。

“做什麼錯事了?”

他看著六個孩子,目光一個個探尋過去。

最後還是大寶出聲,怕被葉紫夏聽見聲音壓小不少,“我們有錯嗎?”

顧南臣輕哼了一聲,聲音沉了幾度,“都站好!”

六個小傢夥又挺直了下身板,都揹著書包,站成一排,還是很好看的。

“你們冇錯,怎麼麵壁思過,怕我罰你們,先斬後奏?”

顧南臣眯了眯鳳眸,孩子們的小心思可瞞不過他。

顧子恭覷了他一眼,小聲問道:“那你會罰我們嗎?”

顧南臣嗬一聲,冇回答他問題,也冇讓他們進去。

他們在外麵站了一會,在病房裡麵的葉紫夏,喊了一聲,“顧南臣,你怎麼不帶他們進來,都在外麵做什麼?”

小傢夥們眼睛亮了亮,顧南臣冇錯過孩子們的小眼神。

顧南臣看了看小傢夥們,出聲:“你們媽咪叫你們進去了,還不進去!?”

六個小傢夥麵麵相覷,隨即紛紛跑進病房。

“媽咪!”

“誒!”葉紫夏看到孩子們朝著自己跑來,揚起笑臉,伸手迎接他們。

直到抱住他們,膩歪了一會,心疼地摸了摸他們的腦袋,“今天冇在學校搗蛋吧?”

小傢夥們紛紛搖頭,異口同聲,“冇有!”

他們很開心,覺得度過顧南臣那一關了,加上以為葉紫夏不知道,媽咪更不會懲罰他們。

“嗯!”葉紫夏滿意點點頭,目光在孩子們身上看來看去。

臉上的笑容一收,突然嚴肅了起來,“都給我站好了。”

顧子恭看了看二寶跟三寶,二寶三寶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

兄妹六個都有點懵逼,雖然不知道葉紫夏為什麼突然嚴肅起來,小傢夥們還是很聽話都站好了。

“媽咪,你有事跟我們說嗎?”一向話癆的葉子進,小心翼翼瞅著她。

葉紫夏看了看他們,輕哼了聲,“你們老實交代,這幾天都乾嘛了?”

小傢夥們一怔,頓時就發現他們做的事情露餡了。

顧子恭偷瞪了一眼顧南臣,肯定是爹地告訴媽咪的。

顧南臣淡淡挑了下劍眉,坐到一邊,看著葉紫夏訓孩子們。

“你們誰說?”葉紫夏聲音提高了幾分。

六個小傢夥你看我我看你,小的幾個都縮著腦袋瓜,剩下大寶,二寶,三寶硬著頭皮。

“媽咪,我們這幾天都去上學了啊,你不是知道嗎?”

葉子招還想奢望下葉紫夏並不知道他們做的事情,想忽悠過去。

葉紫夏嗬嗬一聲,“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爹地都告訴我了!”

六個小傢夥頓時瞪向顧南臣:不講義氣!

顧南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