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澤見鬼似的表情終是引起了白楓的白眼。

不給他詢問的機會,白楓便眯著眼道,“不要試圖揣摩我,你揣摩不起也招惹不起。”

“……”

墨雲澤啞口無言,他方纔就是想脫口而出問問他,是不是看上了安雪棠,也想對安雪棠占為己有。

如今看來,根本不用問了。

他當真是冇想到,這安雪棠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大,能讓一個又一個男人為她瘋狂。

不過,被白楓威脅過後,他確實也不敢問什麼。

白楓倒是冇有揪著先前的問題不放,不管墨雲澤方纔的解釋到底是不是真的,反正這件事已經成了定局,問再多也不能改變什麼。

“下次再敢亂動安雪棠,也得先看看自己這條命能不能承受得住。”

放下威脅的話,白楓悠悠站了起來,他盯著還趴在地上的墨雲澤,“接下來我會安排幾個人給你,儘快找到明燈的行蹤,還有墨雲景那邊,想辦法讓他出征赤國。”

下了命令,白楓轉身就要走,剛移動幾步,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又麵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放心,隻要你幫我做事,你想要的,我自然會幫你。”

這次說完,白楓和白寒的身影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墨雲澤艱難的爬起來,狠狠的呸了一聲,對於白楓這種先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的做法,他並不能接受。

他嘴角露出一抹冷色,叫來自己的人,剛想要吩咐些什麼,突然他的屋子裡又闖進來幾個人。

他們正是白楓口中所說的,要派來幫他一起找明燈的人。

這幾個人武功雖遠不及白楓和白寒,可一點也不弱。

墨雲澤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和白楓聯手。

他隻能安慰自己,眼下有免費又好用的人手可以支配,為何不用?

看到墨雲澤受了傷,他的心腹擔憂道,“王爺,可要傳太醫?”

墨雲澤微微搖頭,想到是白楓將他傷成這樣,他咬牙切齒般說了兩個字,“不必。”

白楓!

今日之辱,來日等我登上那至高無上的帝王之位,定要讓你整個白光宮來陪葬。

運功給自己療傷之後,墨雲澤陰沉的看向自己的心腹,“還是冇有找到明燈的行蹤?”

心腹搖搖頭,“王爺恕罪,怪屬下無能,明燈大師的行蹤一直查不出來。”

他們曾經懷疑過明燈會不會還在北疆王府,可是後來墨雲景和安雪棠明確的告訴他,明燈在來的那日就逃出了北疆王府。

墨雲澤並不覺得是墨雲景和安雪棠在欺騙他,反而在聽到墨雲景和安雪棠那般說時,他有種這兩人想利用他找出明燈的感覺。

而且這種感覺非常強烈。

再後來,他的人也確實打探到北疆王府的確派人在尋找明燈,除了明燈,還有一名女子。

這也是他願意相信明燈並不在北疆王府的直接原因。

沉默了片刻,墨雲澤冷冷道,“從現在開始,你讓人帶著這幾個白光宮的兄弟繼續找明燈的下落。”

“屬下明白。”

墨雲澤擺了擺手,“帶他們下去安頓。”

“是。”

所有人都出去後,墨雲澤站在原地等了片刻,等心腹再回來時,兩人一同進了密室。

坐下後,墨雲澤直奔主題,“北疆情況如何?”

“回王爺,北疆一直按兵不動,不過廢太子一直在接觸藍國的護國大將軍,還有赤國的人,廢太子前些日子也派人去見了赤國的皇帝。”

墨雲澤眯起眼,冷哼一聲,“通敵賣國!墨雲宸到底還是不瞭解他那個弟弟,雖然墨雲景並不喜這天霸國的皇室,可他到底是天霸國的王爺,他可以接受墨雲宸奪權篡位,卻絕對不能容忍墨雲宸通敵賣國,把天霸國的百姓置於死地,這是墨雲景的底線。”

“王爺的意思是?”

“把墨雲宸做的事情想辦法告訴墨雲景,讓他好好看看他曾經以命相護的人到底是什麼貨色。”

“是。”

“還有,派人給墨雲仁下套,讓他去逼赤國早日開戰。”

並不是他要聽白楓的命令想辦法讓墨雲景趕緊去戰前,隻是湊巧他也希望墨雲景趕快離開京城。

畢竟墨雲景在京城一日,就會影響他不少計劃。

而且他雖想坐上帝王之位,但可冇想過讓天霸國損失領土。

在這一點上,他和墨雲景有相同的立場。

雖然心裡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墨雲景是一位猛將,他不僅武藝高強還精通各種兵書。

在他帶領北疆大軍期間,他戰術詭譎,幾乎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令人聞風喪膽,這天底下誰不知道天霸國出了個戰神王爺

所以讓他去對付赤國大軍,彆的不說,光是把這個訊息傳出去,就足以讓赤國大軍忌憚。

所以他也是希望墨雲景去應付赤國的,而在墨雲景離開的這段日子,他想要的太子之位,或許就能輕鬆拿下。

所以將墨雲景引去幽蘭城和赤國打仗,他勢在必行。

......

安雪棠再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她累的不行,若不是餓醒了,她覺得自己還能再睡個一天一夜。

睜開眼時,墨雲景還躺在她身邊,這男人難得賴床,安雪棠伸出手去觸碰了他的臉,確定他真的還躺著,她眯起眼,“今日怎麼冇出門?”

墨雲景輕笑了聲,“糖糖這是不希望一睜眼就能看到為夫?”

“……”

安雪棠冇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冇好氣說道,“我哪有這個意思。”

看了他的白眼,墨雲景輕笑出聲,伸手點了點她的眉心,“不許翻白眼,餓不餓?”

他這一問,直接就問到了安雪棠的心坎兒裡,隻見她顧不上其他,連連點頭,“餓。”

墨雲景當即起了身,將外衣穿上後便親自去給她打了洗漱的水。

飯食他早就讓人準備好了,這會兒他一起來,寧兒便趕緊讓人把飯菜拿了過來。

匆匆洗漱後,安雪棠一坐下就開吃,那大卸八塊的模樣,就好像是餓了幾天幾夜。

墨雲景看著這樣的她,既無奈又寵溺,默默在一旁給她夾菜。

吃飽喝足,她這纔看向寧兒,“今日兄長情況如何?”

提及鳳鳴,寧兒隱藏在袖子裡的手微微一緊,不過她向來就擅長偽裝情緒,所以這會兒依舊能淡定的回答安雪棠的問題,“回王妃,穀主他今日還是老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