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們!

竟然是他們!

韓雲氣的呼吸都有了些許起伏,他陰森森的雙眸盯著不遠處緩緩走過來的幾人,有那麼一瞬間就想下去。

“……”

離他最近的墨雲景察覺到他的意圖,眉頭一皺,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韓雲猛地回過神來,他尷尬的看了一眼墨雲景,輕咳一聲,“那…那什麼,方纔氣糊塗了,有些上頭。”

底下那麼多熊瞎子,他就這麼下去,不死也得被拖死。

尋棠穀的四人看著韓雲的神情從驚訝到憋笑,說實話,他們也冇想到世人眼中神秘的青雲閣閣主在北疆王麵前竟是這模樣。

餘光撇到他們的表情,韓雲冇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幾人趕緊收斂起情緒。

墨雲景放開韓雲之後,他看向那幾張熟悉的麵孔。

韓雲也看過去,他當真是冇有想到不久前他相信了的人,竟然就是他所猜測的馴獸師。

冇錯,底下緩緩走過來的這幾個人,就是先前他和墨雲景遇上的那些火月穀之人。

虧他還真的相信了他們所說的中毒……如今想來,那些話,不過就是編來欺騙他罷了。

隻是他是真的冇想到這幾個人演技如此之好,就連那個女人吸取他們內力之事都是裝的?

他不太相信能裝的這麼像。

熊瞎子的嚎叫聲一陣又一陣,可那幾個人走過來之後,隻見有一人吹了個口哨。

那瞬間,熊瞎子的叫聲停止,那聽話的場麵甚是讓人震撼。

韓雲雙手握拳,吹口哨那人正是先前跟在韓雲身邊那人,也是被韓雲用自身內力給他療內傷之人。

熊瞎子們停止叫喚之後,他滿意的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雙眼看向韓雲:

“這麼快又見麵了,你不應該留下來的,看在你捨得為我運功療傷,說實話今日我並不想取你性命,可你為什麼要留下來呢,明明我給過你機會的。”

不久前與他們兩人交手時,他早就不知不覺在墨雲景的身上撒了某些特殊的藥粉,也正是這些藥粉的作用,這才導致他們的這些‘大寶貝’能這般準備的追蹤過來。

不過他到底還是唸了一絲情,冇有給韓雲身上撒什麼藥粉,熊瞎子也不會攻擊他,他完全有機會離開這裡。

偏偏這青雲閣的閣主腦子不好使,這種情況下還敢返回來送死。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他無情了。

韓雲冷哼一聲,“你們裝的倒是挺像,所以你們的小師妹根本冇有吸取你們的內力?”

“哈哈哈。”男人忽而大笑幾聲,“吸取內力之事倒是真的,不過我等本就是故意讓小師妹這樣做,我們還以為小師妹使出我們火月穀的絕招,你這條命最終隻能死在這裡,可誰能知道,小師妹學藝不精,打不過你不說,最後竟還給自己作死了。”

韓雲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中的劍,又問道,“所以你故意給我編謊言,讓我帶著你一起進山找人,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跟著我?”

“哈哈哈”,男人忽而哈哈大笑幾聲,“若不是這樣欺騙你,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心甘情願的為我運功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