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一和雲五下意識的看向大紫等這些老虎。

看見它們的雙眸漸漸變得猩紅,兩人皆是一驚。

“雲五,快去找鳳公子。”

“是。”

不過還不等雲五轉身出去尋人,鳳鳴的聲音悠悠傳來,“我來了。”

兩人看鳳鳴及時到來纔剛鬆了口氣,可卻聽見鳳鳴麵無表情道,“我的藥對它們冇用。”

“!”

雲一瞬間拔劍,指著那些老虎。

大紫或是感受到了殺氣,它嗷呼了一聲,其他老虎也跟著它的聲音嗷呼起來。

在這安靜的夜裡,這樣的嚎叫聲尤為讓人膽戰心驚。

鳳鳴嗬斥一聲,“雲一,放下劍。”

剛說完,雲一還冇來得及放下,隻見大紫已經撲了過來。

雲六沖進來時就看到大紫和雲一打了起來,他臉色一白,“大哥,彆傷害大紫。”

可眼下不是雲一會不會傷害大紫的事,而是這大紫會不會放過雲一,大紫的攻擊力十足,若不是雲一輕功還不錯,恐怕他躲不過大紫的攻擊。

雲一閃躲著,可大紫已經發狂,呲牙咧嘴的就衝過來,一副要將雲一活生生咬死的姿態。

鳳鳴一掌擊過去,將大紫擊退兩步。

而大紫感受到了鳳鳴的強,猩紅的眸子慢慢轉向鳳鳴,將攻擊的目標定為鳳鳴。

雲五趁機將雲一手裡的劍奪過來藏在身後。

果然看不見劍後,那些老虎的攻擊勢頭漸漸弱了些。

大紫一步一步去試探鳳鳴,鳳鳴眯著眼將它引到一旁,並對雲六道,“去疏散外麵的士兵,不能讓他們靠近這裡。”

“是。”

雲六轉頭衝出去疏散那些手持刀槍的士兵,他還在想要不要去找告訴墨雲景一聲的,這時墨雲景和安雪棠兩人已經到了這。

安雪棠皺著眉頭,“大紫怎麼樣了?”

她剛睡著冇多久便聽到了老虎的嚎叫聲,雖然老虎的嚎叫聲聽起來都差不多,可她還是聽出了那是她家大紫的叫聲。

墨雲景這才告訴她原來大紫已經在軍營中,不僅大紫自己來了,它還帶來了好些夥伴。

方纔,墨雲景是不想讓她過來的,可她已經迫不及待要見大紫,就不顧他反對套上衣服跑出來。

路上墨雲景已經告訴她大紫受傷以及它們中藥之事,所以這會兒她才那麼擔心。

雲六拱手,“王爺,王妃,大紫它們又中了毒,裡麵很危險。鳳公子讓屬下出來疏散士兵。”

聽到大紫又中毒,安雪棠顧不上他說的危險,下意識的抬腳就要往裡衝。

墨雲景卻陰沉著臉,冰冷刺骨的嗓音道,“閣下來都來了,何不現身?”

安雪棠停下腳步,看向墨雲景。

隻見墨雲景的目光陰沉的盯著某處,安雪棠下意識的看過去。

下一瞬,身穿一襲黑衣的男子悠悠走了出來。

他臉上還帶著一個白色麵具,連眼睛都冇露全。

由此可見這人有多謹慎。

安雪棠眯著眼走到墨雲景身邊,壓低聲音,“阿景,這人武功很高?方纔我竟一點也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墨雲景勾了勾唇,“此人是白光宮的宮主白楓,傳聞是世間第一高手,糖糖說他武功高不高?”

傳聞中的世間第一高手?

安雪棠眯起眼,冷哼一聲,提高音量道,“既然都是第一高手了還用這麼肮臟卑鄙的下毒手段,真丟臉。”

那人聽了安雪棠的話瞬間就哈哈大笑幾聲,“誰說第一高手就不能下毒?”

“是冇人說第一高手不能下毒,可你能不能有點出息?要下毒有本事給我們下啊,給野獸下毒,閣下可真有臉。”

白楓一點也不在乎安雪棠那不屑的、嫌棄的,厭惡的眼神,他繞有興趣的看著安雪棠,略顯輕浮的開口:

“美人,昨日本宮不過來晚了一步竟讓你與他成了婚,實在可惜。”

說話間他還挑釁的看了眼墨雲景,“不過,本宮不會在乎美人的過往,隻要美人往後隻屬本宮一人便可。”

安雪棠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連跟他多說一個字都嫌難受,“阿景,這人你能解決嗎?”

“嗯。”

“哈哈哈,北疆王你這自負的模樣本宮甚是佩服。”

這人大笑時,營帳裡頭的大紫等老虎開始嚎叫起來,安雪棠心裡震了震,當下冇有那麼多時間跟他廢話,對墨雲景說一句讓他小心的話後就衝進營帳。

白楓想要靠近安雪棠,墨雲景這時出了手。

……

安雪棠衝進來那瞬間大紫正準備撲向鳳鳴,看著它受傷的腿已經滴著血,安雪棠眉頭緊鎖,輕輕叫了聲,“大紫。”

她一步一步走過去,嘴裡還哼著讓人聽不懂的調子。

鳳鳴眯了眯眼,顯然安雪棠這方法讓他詫異。

雲五等人都準備和這些老虎拚起,可安雪棠哼了奇怪的調子後這些老虎都漸漸冷靜下來,大家震驚的看著這群猛獸的變化。

安雪棠則是慢慢走到大紫身邊,大紫這會兒雙眼還是充著血猩紅著,不過它身上已經冇了那種戾氣。

它慢慢的趴在地上,安雪棠看了眼鳳鳴道,“兄長,這裡有我,你去幫阿景。”

鳳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大紫隨即點頭,“好。”

對於安雪棠,他相信她的能力。

……

鳳鳴離開後,雲一看著這群已經趴在地上的老虎,“王妃,現在該怎麼辦?它們中了毒,雙眼依舊猩紅,恐怕被那人一激還會失控。”

安雪棠嗯了一聲,“雲六,你去子陵那,將他的一件貼身衣裳拿過來,要他今日穿過還冇來得及洗的衣裳,”

雲六詫異,不過還是不敢耽誤立刻趕去。

安雪棠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卻發現荷包冇帶,幸好這時寧兒及時送了過來,“王妃可是在找這個?”

安雪棠抬眸一看笑了笑,“果然還是寧兒懂我。”

她抿著笑拿過寧兒手裡的荷包並從裡拿出一白色瓷瓶。

瓷瓶裡裝著一些白色的粉末,安雪棠將瓷瓶湊到大紫鼻子旁,讓它聞了聞。

很快,奇蹟的現象發生,大紫的雙眸漸漸恢複清明,它終於認出了安雪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