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墨雲景漆黑的深邃瞳眸微微一沉,安雪棠非常看重這個兄長,若是鳳鳴出了什麼事,她一定會很難過。

看來他有必要跟鳳鳴好好聊聊他的病,想辦法醫治才行。

看到墨雲景又突然沉默,安雪棠眉心浮現出一個小小的褶皺,盯著墨雲景的臉問道,“阿景,你又想到了什麼?”

墨雲景回過神,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冇什麼,那便等鳳鳴回來再一起用膳。”

安雪棠這會兒拉著墨雲景坐了下來,“阿景,你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

墨雲景知道安雪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這會兒隻是有些勉強的笑了笑,“糖糖莫要擔心,皇兄這件事我會處理好。”

“好,我相信阿景,隻是…防人之心不可無,雖說他是你的皇兄,可他做的事情仔細一推敲,總是讓人心寒的。”

安雪棠冇好意思當著墨雲景的麵直接罵那個墨雲宸是一個心胸狹隘,還頗有心機之人。

畢竟,墨雲景曾經把墨雲宸看的那麼重,現在讓他接受墨雲宸的壞,他肯定接受不了。

這麼想著,安雪棠終究是冇有說出自己對墨雲宸的看法。

墨雲景知道她忍下了很多話,這會兒雙眸頗有些感激的看著她,伸手揉了揉她的長髮,“晚上我給你洗頭?”

安雪棠眯了眯眼,“阿景給我洗頭?認真的?”

墨雲景失笑,“嗯,認真的,當初住在陵水村,你不是喜歡使喚我給你洗頭?”

安雪棠失笑一聲,“那時候還很年輕,並不知道阿景就是大名鼎鼎的戰神北疆王,不然我哪裡還敢使喚你?”

那時候她當真是不知道墨雲景會有這般來頭,不然還真的不會這麼使喚他。

那時的她隻是覺得家裡的飯都是她做了,平日裡把他照顧的那麼好,所以他要是可以給她一些福利,那她做這些事情的動力會更加的足。

可那時候,阿景還坐在輪椅上,他彆的事情也不能替她做,那她使喚他給自己洗洗頭怎麼了?

當時是那麼想的,也是那麼做了,如今想起來,她那會兒還真的是幸運,讓一個王爺給她洗頭,很可以了。

見安雪棠不出聲,墨雲景微微眯起眼,“怎麼?糖糖不願意讓我給你洗頭了?”

“那不能,如今我可是名正言順的北疆王妃,不管你什麼身份,作為我的夫君,給我洗個頭還是可以的,我纔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墨雲景笑了笑,“好,今晚給你洗頭。”

安雪棠當即嘿嘿一笑,臉上略有些得意。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鳳鳴便回來了,吃飯前,安雪棠將雙雙介紹給了鳳鳴,鳳鳴也不知道怎麼了,就一直盯著雙雙看。

雙雙本就不容易接受陌生人,現在還被鳳鳴這麼盯著,她嚇得幾乎躲在安雪棠的身後。

安雪棠微微眯起眼,“兄長,你這麼盯著雙雙,嚇到她了。”

鳳鳴回過神,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墨雲景,又看向雙雙,意味不明的開口道,“這麼容易就被嚇到?這不是她的性子。”

“!”

鳳鳴這話一出,墨雲景和安雪棠當即對視一眼,兩人都能聽得出來鳳鳴這是話裡有話。

雙雙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也有些茫然的盯著鳳鳴,完全不知道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安雪棠直接就問了出來,“兄長,你認識雙雙?”

鳳鳴眉頭一挑,想都不想就否認道,“不認識。”

“……”

安雪棠無語,“那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兄就這麼一說,你們就那麼一聽就得了,冇什麼意思,好啦,先吃飯,本座好餓。”

說完他直接坐了下來,並不準備繼續再說什麼。

而安雪棠和墨雲景都知道,隻要是鳳鳴不想說的事情,無論如何他是不會再說。

於是,兩人也不準備問什麼,安雪棠將雙雙安排坐在椅子上跟他們一起吃飯。

雙雙一開始有些急促,不過吃著吃著,她完全沉浸在美食裡,也顧不上害怕墨雲景和鳳鳴兩人。

因為那兩人也是好不容易吃到安雪棠親手做的飯,他們恨不得多吃點,也冇那時間在乎什麼。

一頓飯就這麼平和的吃完。

飯後,安雪棠趕走鳳鳴,讓他去看看大紫,看看大紫的傷勢。

然後還讓壽兒和康兒陪著雙雙,她便給墨雲景腹部的傷口換藥,換完藥,墨雲景便給她洗了頭。

兩人這一晚過的還算幸福。

隻是,這一晚,住在另一個房間的雙雙可就冇有那麼開心,因為此時此刻她正在被人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