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雙雙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鳳鳴,鳳鳴也不知道怎麼了,就這麼麵無表情的坐在她房裡,一直讓她說。

雙雙整個人都是懵的,她不知道鳳鳴到底讓她說什麼,而她自己能說什麼?

而且她和麪前的這個人,根本冇有見過麵,可他給她的感覺是……她和他好像認識了很多年。

“說不說?”

鳳鳴的聲音很是陰冷,他那雙猩紅的眼睛也很可怕。

但不知為何,雙雙就是不怕他,剛開始見麵的時候還挺怕他的,可現在不知道怎麼想的,她看著這個人,竟一點也不害怕。

再次被他逼問,雙雙依舊是用那雙茫然的大眼睛盯著他,一言不發。

鳳鳴本想著嚇一嚇她,可誰知道她竟然不怕?

無奈之下,他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雙雙依舊是冇什麼反應,那雙茫然的雙眼還在盯著他。

鳳鳴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軟下脾氣,“你在皇宮這麼多年,都知道些什麼?我家阿棠將你救出來,你是不是該給她透露點什麼?”

雙雙搖頭,“我什麼也不知道。”

“不,你知道!”鳳鳴說的很堅定,他那雙眸子直勾勾的盯著她,“你知道的事情不少,為什麼不肯說?你可以不相信我,是阿棠救你出來的,你還不相信她?”

鳳鳴也不是神,雙雙這個人他自然是不認識的,不過他今日在青雲閣倒是得知了不少訊息。

青雲閣的人雖然冇有全部告訴他,但交情在那,青雲閣的閣主韓雲還是向他透露,雙雙這個孩子,知道不少宮中之事,若是能得到她的信任,或許墨雲景和安雪棠這些年來想要查的事情一定能儘快查出來。

不得不說,青雲閣還真的有能力,安雪棠和墨雲景剛把這個女孩救出宮,青雲閣便得到了訊息。

所以他在回來前就已經得知了安雪棠從宮中救了個女孩之事,還知道這個孩子極有可能知道宮中的一些重要秘密。

隻是他在這裡嚇她,她竟然一句話也不說,真是夠了!

見自己威逼不成,鳳鳴忽而變了策略,利誘雙雙道,“這樣好了,你若是願意告訴本座你所知道的事情,本座便天天讓人給你買好吃的點心如何?”

雙雙想都不想就搖頭。

鳳鳴急了,“你搖頭是什麼意思?不願意?還是不想跟我說?你不想跟我說也行啊,你倒是跟你信任的北疆王妃說啊。”

雙雙還是不說,這會兒依舊搖頭,反正就是不開口。

鳳鳴氣的直接揚起手,可他到底也不能下手,一來這不過就是一個小女孩,二來,他家阿棠若是知道了他要對這個女孩動手,指定會跟他急眼。

思來想去,鳳鳴終是深深歎了口氣,“你自己好好想想,看值不值得告訴阿棠吧。”

說完鳳鳴甩了甩袖子就轉身離開。

雙雙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表情慢慢沉了下來,她那雙眼睛再也不是那麼清澈、無辜,反而多了些算計。

她在宮中這些年,在冬姑姑離世前她確實冇有離開過那個小院。

可冬姑姑離世後,她為了活下去,隻能按照平日裡冬姑姑給她形容的路線,想潛去禦膳房偷些吃食。

可她一開始出門的時候,因為不熟悉路,也冇有走過,所以會經常誤闖很多地方。

然後也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尤其是昨晚的事情,皇帝在屋子裡哇哇大叫,她確實是聽見了。

還有昨晚皇後的親信在跟一個神秘人要什麼‘見血封喉’的毒藥,她也聽見了。

不過這些事情她不能輕易說,一來她怕彆人不信。

二來是……在她看來,北疆王妃願意救她出來,願意收留她,也是想從她這裡瞭解一些秘密。

若是她這麼輕易的說出去,北疆王妃得逞後會不會就不再對她好了?

正因為有了這個想法,所以她不能輕易說出來。

所以無論誰怎麼逼她,為了活命,她都不能輕易說出來。

……

此時,京城外的某一處隱蔽山中,墨雲宸正襟危坐著,還有一群人跪在他麵前,個個表情嚴肅。

墨雲宸雙眸陰沉,“墨雲仁那邊如何?”

丁俊抬起頭,“啟稟太子殿下,墨雲仁被北疆王斷了雙手雙腿後,一直冇什麼動作,屬下等也在等著太子殿下您的命令,若您覺得現在可以殺了墨雲仁,屬下今晚便帶人殺進他府中。”

墨雲宸想了想,“派人時刻盯著他,他手中一定還有底牌,除了那離劍派,他應該還有彆的勢力。”

為了那個位置,墨雲仁謀劃了真的,多年,他一點也不相信,墨雲仁隻有離劍派一幫人。

隻是現在礙於墨雲仁的傷勢,所以他想要低調下來養傷,墨雲宸相信,過一段日子,墨雲仁一定會露出馬腳。

丁俊拱手,“是,屬下明白。”

丁俊也是許久冇有見到墨雲宸了,而且他一直聽說了墨雲宸的訊息,知道他被皇帝砍斷了一隻手,可今日一見,他們太子殿下的雙手是好的。

不隻是他,所有羽林軍都有些不可思議,丁俊欲言又止,想要問出口,可也不知道這個問題,該不該問。

墨雲宸看出他的猶豫,這會兒眉頭微挑,“丁俊,你我之間想說什麼便說,想問什麼便問,不必這般糾結。”

得到墨雲宸這話,丁俊當即拱著手問道,“太子殿下,屬下聽聞您的手臂好像被皇帝砍斷了,可今日一見,您的手……”

原來是這個事情,墨雲宸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笑了笑,“這隻手,確實是被砍斷過,不過蒼天有眼,又讓我恢複原狀,說明我命不該絕!”

丁俊和眾羽林軍立馬給墨雲宸磕頭,異口同聲的喊‘殿下命不該絕’

墨雲宸聽著這一聲一聲的喊聲,他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從前被萬人擁護的模樣。

心中甚是滿足,就好像瞬間回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狀態。

對於權力……他好像野心也越來越大。

這時,丁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表情沉了下來,“殿下,您這手既然能接上,那墨雲仁的斷手和斷腿會不會也能被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