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墨雲景趁著安雪棠在給皇帝處理傷口時,他看了眼藏在身後的雲六。

雲六立馬走到他跟前,墨雲景在安雪棠看不見的地方,在雲六胳膊上寫了幾個字:去找鳳鳴。

雲六先是愣了愣,他不明白為何墨雲景會讓他瞞著安雪棠去找鳳鳴,不過他回過神後便匆匆離開。

……

安雪棠最終還是給皇帝處理了傷口,她倒不是怕皇帝會死去,隻是怕皇帝這般輕易死去之後,按照天霸國現在的局麵,一定會引發戰爭。

戰亂之後,哭的不僅是百姓,墨雲景也是皇帝的兒子,他也會被迫參與到這所謂的爭儲之戰。

到時候,她和墨雲景又要麵對四麵皆是敵的局麵。

她雖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對墨雲景有信心,可明明可以就能避免的危險,她不會這麼輕易挑起。

於是,想了想,她還是用了上好的藥來醫治皇帝,讓他這時候,不至於有性命之憂。

給皇帝處理好傷口後,安雪棠鬆了口氣,“阿景,皇帝這邊還需要我做些什麼?他醒過來後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墨雲景抬起手來揉了揉她的腦袋,“有我在,不必擔心。”

說完墨雲景淡淡的掃了一眼拿著藥箱站在一旁的寧兒,“送王妃回景棠苑歇著。”

寧兒當即應了聲‘是’。

安雪棠也確實不想在這待著,墨雲景留下來處理皇帝的情緒,而她則是和寧兒回了景棠苑,不過離開之前,寧兒特意吩咐康兒和寧兒,將劉蘭給抗走。

劉蘭其實被皇帝的大喊大叫給吵醒過一次,可再次見到大紫‘凶神惡煞’的模樣時,她又一次暈了過去。

眼下墨雲景和即將醒來的皇帝還有話說,安雪棠便讓康兒和寧兒兩人將劉蘭給扛走,跟著她回到景棠苑。

……

安雪棠回到景棠苑之後,她讓寧兒在劉蘭身上的某些穴位紮了幾針。

冇過多久,劉蘭醒了過來,她恍恍惚惚,還以為又見到了那隻大猛獸,嚇的花容失色,大聲喊道,“走開,走開!”

安雪棠和寧兒幾人眉頭緊鎖,都覺得這劉蘭實在是太吵了,寧兒更是直接在她喊了兩聲之後,出手點住了劉蘭的啞穴。

讓她發不出聲來。

劉蘭嘴巴張著,可再也出不了聲,麵色嚇的愈發蒼白。

這時,安雪棠緩緩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般盯著她,悠悠出聲道,“睜開眼睛好好看看,這裡有什麼值得你大喊大叫的?”

看到安雪棠淡定的站在她跟前,劉蘭這才稍稍的冷靜了下來,她膽戰心驚的轉頭四周看了看,果然冇有看見那隻恐怖大猛獸,這才安心下來。

她這時,看向安雪棠,嘴唇動了動,可還是發不出聲音,她著急的坐了起來,指著自己的脖子,看了看安雪棠,又看了看寧兒,明顯是想要寧兒幫她恢複能說出話的狀態。

不過,寧兒麵無表情,麵對她哀求的眼神無動於衷,劉蘭臉色一沉,明顯非常的生氣,可她不敢對寧兒做什麼,她隻好扭頭看向安雪棠。

雙手著急的比劃著,想要讓安雪棠快些給這個寧兒下令,趕緊讓她恢複正常。

安雪棠讓她急了一下後,便看向寧兒,微微頷首。

寧兒當即會意,點了點頭後就出手,給劉蘭解了穴。

終於能說話的劉蘭,連連說了好幾聲‘喂喂喂’,確認自己還能打出聲後才徹底放心下來。

她深深鬆了口氣,緊接著便看向安雪棠,“阿棠啊,北疆王府怎會有如此危險的東西,萬一給你們傷了可如何是好?”

這劉蘭確實會說話,她明明是自己害怕,不想讓大紫繼續留在北疆王府,可說出的話來,句句都是關心安雪棠等人。

這時,安雪棠心中冷笑了聲,淡淡開口道,“這件事就不需要劉貴妃憂心了,我們北疆王府有自己的應對的方式。”

“可是……”

“可是什麼?要不要我現在讓那隻猛獸過來,給劉貴妃瞧一瞧,讓劉貴妃知道知道,我們家大紫很乖的,不會輕易吃人、肉。”

“!”

劉蘭瞬間就被嚇的不行,趕緊連連搖頭,“不…不必了。”

安雪棠心中冷笑一聲,就這膽子也想跟她耍心眼?

就在安雪棠坐到主位上時,劉蘭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她意味不明的偷瞄了一眼安雪棠,隨即從床上爬起來,看著床邊的鞋,她抬頭看了眼寧兒。

她現在好歹也是個貴妃,怎麼可以自己穿鞋?

可她的奴婢都不在這裡,於是,猶豫之下,她還是端著貴妃的架子,對寧兒說道,“寧兒是吧,你過來給本宮穿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