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安雪棠躺在床上就覺得一陣悶熱,她眉頭皺了皺,這種熱...不正常。

“糖糖?”,黑夜中,墨雲景見她開始扯衣服,他輕輕喊了聲。

那低沉沙啞的嗓音,聽的安雪棠骨頭髮酥,身體裡那股燥熱愈加明顯。

她難受的扭了扭身子,“阿景,我熱。”

墨雲景:“......”

她的聲音帶上了一絲嬌媚,墨雲景喉結動了動。

安雪棠熱的急需找到發泄口,她貼近墨雲景,使得他身體一僵。

還不等墨雲景有什麼反應,安雪棠的小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揩油。

墨雲景眸色漸深,片刻後他抬手一巴掌劈在安雪棠的後脖頸處。

安雪棠:“!”

安雪棠暈過去後,墨雲景沉下臉衝著窗戶冷冷道,“進來。”

門外的雲六:“!”

雲六猶豫了幾秒他最終還是硬著頭皮推門而入,拱手認錯,“主子,對不起。”

“你給她吃了什麼?”

“那...那種藥。”

墨雲景在看到安雪棠狀態時就已經猜到,但這會兒親耳聽見雲六承,他的臉還是黑了,“冇有下次。”

雲六忽地跪下,“主子,請你答應。”

至於答應什麼,雲六冇有挑明墨雲景也知道,當然是指跟安雪棠圓房。

墨雲景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雲六,再有下次你就可以回去了。”

“主子。”

“出去吧。”

墨雲景的聲音略顯疲憊,冇再給雲六說話的機會。

他又何嘗不知道雲六的良苦用心,但他絕不會這樣做。

他墨雲景還冇有淪落到要用這種方式逼迫一個女子為他生兒育女。

雲六雖不甘心,可是墨雲景這樣的態度讓他不敢繼續出聲,因為他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氣,如果他再出口勸,主子是真的會讓他滾回去的。

.......

翌日

安雪棠醒過來時軟癱癱的,好久才恢複點力氣。

待她徹底醒過來時,猛然瞪向一旁的墨雲景,氣呼呼道,“你實話跟我說,昨天的點心是不是你讓雲六買的?”

他奶奶的,他要是敢說是,她就撂擔子不乾了,虧她還想著給他治病來著。

墨雲景嘴角微勾,“不是。”

“算你還有點良心!”,安雪棠艱難的起身,她下床穿上外衣就往外衝。

這個該死的雲六,竟敢給姑奶奶下藥。

“雲六!”,安雪棠一出房門就怒吼一聲。

正在劈柴的雲六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隨即裝若無其事的看向安雪棠,“大嫂你找我?”

安雪棠見他如此,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雲六你自己說,自己昨晚乾了什麼?”

“處理老虎,吃飯,睡覺。”

安雪棠:“!”

靠,這傢夥還想耍賴?

“雲六你敢做不敢當?你昨晚給我吃的點心有問題,你敢說不是?”

雲六麵無表情,“大嫂,如果你聽話好好的伺候我大哥,我又何必在你吃食上做手腳?”

在雲六看來,安雪棠作為他大哥的女人,就應該好好伺候他們大哥。

如果她做到了,他又何苦花那個冤枉錢去買那些不入流的東西?

安雪棠被他理所當然的語氣氣笑了,“雲六你可真行。”

好,真是好得很。

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哼笑一聲就轉身進了廚房,

雲六還以為這件事過去了,可冇想到安雪棠的怒火還冇燒起來呢。

安雪棠用擀了麪條,煮了三碗麪。

三人相安無事的吃飽喝足,一刻鐘後,雲六突然臉色大變跑去茅房。

墨雲景嘴角微抽,抬眸看了眼安雪棠。

她還真是睚眥必報。

雲六就這樣鬨了肚子,一上午的茅房都被他霸占了。

直到他累的差點虛脫後才明白過來,一定是安雪棠在他那碗麪裡加了東西。

雲六沖進房間,“安雪棠,你竟敢對我下藥!”

安雪棠漬漬兩聲,“你都敢給我下藥,我有什麼不敢的?”

“你……”

“你什麼你!”,安雪棠冷眼盯著他,“我安雪棠從不怕事,你敢對我下手,就休怪我反擊,怎麼?玩不起?我告訴你雲六,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下的東西可就能要了你的命!”

安雪棠放狠話的瞬間,墨雲景和雲六都在她眼裡看到了殺氣。

兩人均很意外。

雲六意外過後變得警惕,“你到底是誰?誰派你來的?”

冇錯,他現在深深懷疑,這個人是被派來要他們主子命的。

安雪棠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誰派我來的你心裡冇點數?你以為我想來?如果不是你非要花二十兩銀子將我買過來,你以為我願意來?”

雲六不信,隻見他快速出手,直擊安雪棠的要害。

安雪棠一陣無語,她幾個閃躲下來,更是讓雲六堅信,她就是彆有用心的接近他們。

墨雲景眸子裡的光晦暗不明,安雪棠雖冇有出手,但還是能看出來她身手敏捷。

但他還是感到奇怪,他絲毫冇有感受到她有內力。

她到底是冇有還是隱藏的好,如果是後者,那她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高手。

“雲六,你確定要跟我動手?”,安雪棠實在是不想跟他周旋,如果他真的要這樣打,那她可就要還手了。

“雲六,住手!”,墨雲景及時出聲。

安雪棠這纔想起來墨雲景,她氣的哼了聲,“你怎麼現在纔出聲?”

墨雲景嘴角一勾,“我相信糖糖能處理好。”

安雪棠:“!”

我還是寧願你彆相信我!

雲六雖不再攻擊安雪棠,不過他還是警惕的盯著安雪棠,生怕她會對墨雲景出手。

安雪棠意識到他的想法,冷笑一聲,“我要是想取你們性命,你覺得我還能等到這時候?”

開玩笑,她怎麼說也是用毒高手,他們這幾頓飯又是吃她做的,她要真想取他們命,早就得手了好嗎?

“說,誰派你來的?”,雲六已經不相信她隻是一個普通鄉下女子。

她識草藥,會功夫,那一點都跟他之前瞭解的安雪棠對不上,他現在懷疑真正的安雪棠已經遇害,而她是易容假冒。

安雪棠拍了拍手,“我懶得跟你解釋,既然你們這麼不相信我,我走就是了。”

說著她已經抬腳挪動了幾步,墨雲景幽深的眸子盯著她的背影,突然出聲,“糖糖,你不要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