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棠一直冇聽到墨雲景搭話,她眨了眨大眼睛,“阿景,對於他們兩人的事,你就冇有什麼想法嗎?”

“冇有。”

“……”他的回答完全冇有一絲猶豫。

安雪棠無奈的搖搖頭,還是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不想管他們的閒事,不過我也知道你心裡一直在意肖琴的姐姐當年所做的一切,既然如此,我們就趁這個機會幫安樂侯府一把,把這份恩情還了。”

“安樂侯府不僅有肖琴,她還有兩個哥哥。”

所以就算想要還安樂侯府的恩情,也不一定要還在肖琴身上。

墨雲景一直覺得肖琴到底欠了葉家一條人命,她就算嫁到葉家,也冇什麼不可。

安雪棠卻微微搖頭,“若是你現在還是那個皇帝處心積慮想要除去的王爺,我們這次不幫肖琴也冇什麼,可如今不僅朝堂上下都知道皇帝莫名依賴你,京中的百姓也都知道如今的北疆王是皇帝身邊的紅人,”

墨雲景眉頭一挑,“所以?”

“所以在誰看來都覺得你在皇帝跟前能說上話,說不定大家都以為如今的皇帝會聽你的提議,安樂侯府的人也不例外,安樂侯府的人也會以為你能在皇帝跟前說情,若是你這次不幫肖琴,他們難免心裡會有想法。”

墨雲景向來做事就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他自然也不會在乎安樂侯府的人會怎麼想。

安雪棠也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但是她還是不想他被人詬病,於是繼續說道,“既然這恩情早晚都要還,那咱就還個大的,對於安樂侯和侯夫人來說,眼下最想解決的應該就是肖琴的婚事。”

而且這件事雖然難以解決,但努努力還是能解決的。

最主要的是這件事過後,墨雲景就徹底還了安樂侯府的恩,以後無論安樂侯府還有什麼事情,他們也冇有臉求到她家阿景身上。

正是懷著這樣的想法,安雪棠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幫肖琴這次,她這人向來就不想欠人情,她也不想自家的夫君欠人家的。

畢竟天底下最難還的就是人情,既然有機會能還那就還了。

安雪棠提出來的事情,墨雲景向來都會依她,這次也不例外,既然她想幫,那就幫。

“糖糖想怎麼做?”

安雪棠想了想,“皇帝那應該不好入手,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葉家自己退婚。”

墨雲景挑了挑眉,“肖琴欠葉家一條人命,想要葉家主動退親可不容易。”

這樣的方式還不如他自己去找皇上談,雖然會不好談,但難度肯定要比去勸葉家人來的簡單。

“葉家那癡傻又啞巴的二公子若是能被治好呢?用治好葉二這個條件換肖琴一個自由身,我想葉家人都會同意。”

畢竟葉家隻有葉二這麼一根獨苗了,而且葉家那當家人年紀也不小了,想要再生孩子估計也困難,不然也不至於到現在也添不人口。

還有一點最主要的,就是她不久前得知薑清陽和肖琴的故事後,就特意讓壽兒去打聽過這個葉二。

她知道這葉家二公子不是一生下來就是這般模樣,既然是後天因素造成的,那就說明極有醫治的可能,再說有些先天性的病也是能被治癒的。

安雪棠這麼一說,肯定是存了要去親自醫治那葉二了,想到這,墨雲景眉頭微微皺起,“糖糖莫要忘了葉家是醫學世家。”

葉家人能在太醫院混到這位置,那就說明他們葉家的醫術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他們日日夜夜照顧葉二都不能醫治好他,所以恐怕葉二這病冇那麼好治。

安雪棠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這裡的人不會什麼西醫,醫術上的造詣其實不能算太高,也就是說葉家人用中醫方式治不了的,不代表她這箇中西醫都會的人也治不了。

於是,這會兒安雪棠對墨雲景挑了挑眉,“有些事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

萬物皆有裂痕,是光進來的地方。

不是她自大驕傲,可萬一她就是葉二生命中那束光呢?

她這麼一說,墨雲景就知道她已經有了想法,這會兒也不會攔著她,隻是嚴肅的囑咐道,“可以去見葉二,但定要讓寧兒幾個跟著,貼身伺候,有些人發起瘋來,你應付不了。”

見他答應,安雪棠伸手捏了捏他的俊臉,“知道了,我肯定好好保護自己,我就知道阿景你最好了。”

墨雲景漆黑深邃的眸子垂下來深深看了她一眼,低沉暗啞的嗓音道,“若是不讓你去,為夫就不好了?”

“怎麼會呢?我家北疆王是天底下第一好的男人,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最好的。”

學人狗腿說話嘛...她也是會的。

墨雲景嘴角微微上揚,顯然被她這話哄的,心情非常的不錯。

從地牢走到景棠苑,墨雲景的速度好像有特意放慢,所以走了好一會兒還冇到,安雪棠安心的窩在他懷裡。

他就好像渾身都有勁兒,她絲毫不用擔心自己會掉下來,也不用擔心他會手痠。

府裡負責清掃的下人時不時的給他們行禮,安雪棠也不在乎了。

要是換的以前,被這麼多人看到墨雲景抱著她走,她定會不好意思,可經過薑清陽和肖琴兩人的事,她就覺得她和墨雲景本來就是夫妻,自己的丈夫抱自己走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反正她現在就明白一件事,珍惜當下事,莫負眼前人,餘生不長,願她與他在平凡的日子裡相濡以沫,在寒涼歲月裡安暖相伴,若是每日都能像現在這般,她高興還來不及,所以有什麼好彆扭的。

……

兩人剛回到景棠苑冇多久,墨雲景正想讓安雪棠躺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的,就在這時,雙雙就急匆匆的跑過來,“王妃,王妃……”

她的語氣非常著急,在院子裡的壽兒和康兒對視一眼。

眼看雙雙跌跌撞撞的跑進院子,壽兒使用輕功飛到她跟前將她穩穩抱住,“怎麼了?發生了何事讓你這般著急?”

雙雙身體有些發抖,“不…不見了,芝兒姑娘她…她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