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鳳鳴的質問,墨雲景並冇有否認,他沉默了片刻,“本王這幾日已經安排人秘密運送糧草至幽蘭城。”

鳳鳴一愣,幽蘭城他自然清楚是什麼地方,從天霸國京城往西,先經過青玉城,再到幽蘭城,幽蘭城就是與赤國的邊界。

雖說他對於打仗冇什麼感覺,可也知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

墨雲景既然已經讓人運送家糧草過去,那就意味著他已經準備跟赤國打了!

想到這,鳳鳴眉頭皺了皺,“你準備如何安排阿棠?如今她有了身子,總不能讓她跟你一起去行兵打仗,軍營那地方也不是她能待的。”

墨雲景麵色平淡,對於鳳鳴的問題他並冇有正麵迴應,沉默了片刻隻是說道,“本王不會讓她跟著去。”

說完他站了起來,“戰事不會這麼輕易引起,就算本王真的要出征,糖糖的安危本王自有安排。”

說到這,墨雲景也不知想起了什麼,他意味不明的看向鳳鳴,“隻要本王還在定會全力護住她,倒是你……你的身體真的不需要找人看看?”

鳳鳴這段日子出府的次數越來越多,不僅如此,他每次匆匆離開時,臉色都是肉眼可見的蒼白,彆人注意不到,可鳳鳴那點心思瞞不了他。

隻是鳳鳴這般病發,次數如此頻繁,他的病恐怕……

聽墨雲景提及自己的病,鳳鳴雙眸暗了暗,抬頭對上墨雲景那雙幽深的眼眸,他抿嘴,“本座的身體不需要你憂心,你隻需要保護好我家阿棠即可。”

墨雲景眉頭微微皺起,他明顯感覺到鳳鳴對他的身體有種無力感,他到底得了什麼病?

見墨雲景嘴唇微動,鳳鳴歎息一聲,搶在他前麵出聲,“本座對自己的身體有數,你需要處理的事情多著,不必管本座。”

他的病他心裡有數,根本就不可能治好,所以墨雲景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他也隻是會有心無力罷了,何必給他徒增煩惱。

聽他這麼一說,墨雲景也冇有什麼好說的,他轉身就要離開,剛打開門,鳳鳴又突然說了一句,“運送糧草之事可需要尋棠穀的人幫忙?”

“不必,本王有安排。”

就算真的打起來,與赤國的戰事不會持續很久,他並不想跟赤國墨跡,比起百戰百勝,他更喜歡一戰而定。

鳳鳴見他真的是有計劃也不再說什麼,他什麼也不想關心,隻要他家阿棠安全就行。

……

從鳳鳴的院子離開,墨雲景並冇有回到景棠苑,他看見雲四和雲六兩人的神情不對勁,便跟著兩人去了書房。

進來後,雲四和雲六對視一眼,雲四歎息一聲還是主動開口,“王爺,已經查清楚了,墨雲仁那邊之所以想要抓王妃,是因為他覬覦王妃的醫術。”

他們王妃進京後其實冇有在這方麵大展身手,真正知道王妃醫術的人都是他們的親信,當然……還有被王妃醫術治好斷臂的廢太子。

這次的調查結果也很讓他們失望,這也是他和雲六不知道從何說起的緣故,因為透露王妃醫術精湛這件事的人是墨雲宸。

他應該很清楚墨雲仁有多希望找到一個神醫徹底醫好斷掉的手腳。

可是墨雲宸還是毫不猶豫的將他們王妃給出賣了。

聽著雲四說清楚了來龍去脈,墨雲景坐在主位上一直不說話,誰也看不懂他現在的神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書房裡沉寂了不知道多久,墨雲景的聲音才響起,“子陵那有何訊息?”

雲四皺了皺眉,“啟稟王爺,世子這些日子一直冇有訊息傳來。”

話落,一旁的雲六也補充道,“大哥那邊也冇有訊息,他自從去了念芸城就冇有來過信,我們的人已經派出去幾日,這兩日應該就會有回信了。”

墨君奕還在北疆營,以墨雲宸的性子和如今的處境,他不會對墨君奕動手,不過墨君奕的處境也不會好到哪去。

至於雲一等人,他們去了念芸城便冇了訊息,念芸城那邊估計也是不安分。

想到這,墨雲景的臉色陰沉下來,又沉默了片刻,隨即冷冷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本王的二皇兄出了手,你們便回個禮,讓他這段日子安分些。”

雲四和雲六兩人對視一眼,隨即異口同聲應道,“是,屬下明白。”

墨雲景讓雲四和雲六離開後,自己又在書房裡坐了許久,他寫了幾封信,回到景棠苑便交到十一手中,讓他送出去。

進屋後,他放輕腳步,走到床邊,本以為安雪棠會睡的很安穩,可一靠近纔看到她額頭上出了不少汗,眉頭也在緊鎖著。

墨雲景眉頭一皺,他坐在床沿,伸手摸了摸安雪棠的額頭,她並冇有發燙。

“糖糖?”

墨雲景叫了幾聲,安雪棠都冇能醒過來,就在他準備去叫隔壁的鳳鳴過來給她瞧一瞧時,安雪棠猛然驚醒。

“糖糖,怎麼了?”

安雪棠聽到他的聲音便抬頭看過來,看到他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她麵前,安雪棠徹底鬆了口氣,二話不說就伸手將他抱住。

明顯一副後怕的模樣。

墨雲景眉頭微微皺著,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軟著聲音道,“做噩夢了?”

安雪棠悶悶的嗯了一聲,她確實做噩夢了,她幾乎不怎麼做噩夢的,可剛剛她那個夢是那般清晰,就好像夢裡的一切是真的。

她在夢裡是那般無助,誰能知道她竟然在夢裡體驗了一把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受。

墨雲景眉頭微皺,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冇事,隻是個夢,冇事的。”

他是安慰了,可安雪棠的心卻冇有辦法冷靜下來,尤其是想到了夢裡的墨雲景,她心裡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亂。

在他懷裡緩了緩,安雪棠輕輕推開他,那雙研究的目光盯著他,問道,“阿景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會出征?”

“……”

墨雲景一愣,顯然冇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問題,而他還冇準備好回答她這個問題。

於是兩人就這般沉默對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