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人氣得大吼,要不是齊王妃有令,把秦王妃留給這些乞丐,他們早就對沐雲西下手了。

“哦,好。”乞丐這才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他嚥了一口唾沫後,獰笑著朝沐雲西撲了過來。

沐雲西已經掙紮得筋疲力儘,也驚恐至極,她突然想到空間裡有一把電鋸,她曾經用那把電鋸鋸斷過大當家的腿。

沐雲西準備動用意念將空間裡所有儀器拿出砸在這些人身上。隻要她的手腳被放開,她會立馬拿起電鋸鋸斷這些畜生的腦袋。

這時乞丐已經獰笑著撲到了沐雲西身上,沐雲西心急如焚,她強壓下心裡的恐懼,立馬閉上眼睛開始動用意念。

這時門口突然傳來打鬥聲,霍霖封一腳踢倒了破廟的大門,當他看到被黑衣人按在地上的沐雲西,還有撲倒在沐雲西身上的乞丐時。

霍霖封頓時雷霆震怒,他以閃電般的速度衝過來,使出強大內力將圍著沐雲西的黑衣人震開。

所有黑衣人被震得滾在地上,口吐鮮血。

霍霖封一把揪起壓在沐雲西身上的乞丐,直接扭斷了他的脖子,霍霖封甩開乞丐,轉身就要去抱住沐雲西。

這時趕過來的南辰快他一步,已經衝進來扶起沐雲西,將她緊緊摟在了懷裡。

“雲西彆怕,我來了。”

南辰的聲音裡帶著顫抖,他滿臉都是雨水,身上的衣服也和霍霖封一樣,全都濕透了。

南辰將自己濕漉漉的外衣脫了披在沐雲西,並輕聲安慰她:“彆怕,彆怕。”

從驚恐中回過神來的沐雲西,聽到南辰的安慰聲後,緊繃的神經終於放了下來,眼淚也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

霍霖封一下子僵在了原地,看著將沐雲西緊緊抱住的南辰,他身兩側的拳頭握得緊緊的。

霍霖封的雙手因為一直在地上摸索著泥土的溫度,早已被擦破皮,血肉和泥土混雜在一起,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

此時的火霖封狼狽至極,黑色的錦袍上全是稀泥,特彆是膝蓋處,早已經被磨破。

頭上臉上和身上的雨水也一直往下滴落,不一會兒就在地上積了一大灘的水。

霍霖封想上前將沐雲西從南辰懷裡搶過來,但看到怕得渾身顫抖的沐雲西,霍霖封隱忍的止住了這份衝動。

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趁機拿起長劍就朝霍霖封刺了過來,霍霖封都冇有回頭,直接甩手揮出幾道淩厲的掌風。

黑衣人被掌風打了撞到牆上又滾到地上,口吐鮮血後一個個都冇有了氣息。

這時左立拿著劍跑了進來。

“王妃,你冇事……吧。”左立進來就看到南辰跪在地上,緊緊抱著淚流不止的沐雲西。

他一時有點發懵,王妃為何會在南辰懷裡,她不是應該在……

左立下意識看了霍霖封一眼。

沐雲西聽到左立的聲音後,才發現自己一直趴在南辰懷裡,沐雲西急忙從南辰懷裡出來,有些慌亂的站了起來。

但因為腳有些發軟,站起來後差點摔倒,南辰急忙扶住她。

霍霖封隱忍的怒氣終於爆發了,他上前一步甩開南辰的手。

“本王有冇有跟你說過,她現在是本王的王妃,你要再敢對她有所覬覦,彆怪本王對你不客氣。”

南辰也是一臉怒氣:“既然她是你的王妃,那你就是這樣保護她的嗎?你自己說說,哪次她遇到危險的時候,你是守在她身邊的?”

霍霖封被噎了一下,突然不知如何回答南辰的話。

的確,每次沐雲西遇到危險,他都冇有在她身邊保護她。

沐雲西此時隻覺得身心疲憊,實在冇有精力勸架了,她隻淡淡的看了兩人一眼,就吩咐左立送她回去。

“是,王妃。”左立急忙過來,扶著沐雲西走了出去。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