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authoritarian >   第12章 揍他

-

[]

對於寧王朱權,朱允熥就是想揍他。

一來是這少年塞王這幾天冇少在他眼前臭得瑟,二來是朱允熥也要讓其他少年皇子們看看,他這個吳王不是好相與的。

少年的皇子親王們各個驕傲,要想讓他們佩服,或者說震懾住他們,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直接把他們中最尖的那根刺頭拔了。

寧王朱權就是這些少年藩王中的刺頭,少年得意手握重兵的邊關塞王,武藝超群的皇明皇子,寧王有資格驕傲,也有資格炫耀。

但是他的性子已經被朱允熥看透了,冇經曆過挫折,看似剛烈實則內心猶豫柔軟。朱允熥更不怕他記仇,一個巴掌,以後給一個甜棗,寧王的性子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人。

朱允熥一句,十七叔不敢嗎?

頓時讓寧王朱權又驚又怒,他內心猶豫的毛病此刻又犯了,他還真是不大敢。他母親昨日親口告誡他,要和吳王交好,老爺子將來八成要把大位給吳王。

寧王朱權再傻也不敢得罪未來的皇帝,可是他心裡不服氣。憑什麼給朱允熥這個侄子輩的,他和自己一樣大,不過是十五歲。而且吳王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兵法謀略還是馬上功夫?就因為占了一個嫡字?

他正猶豫之時,朱棣在旁邊笑道,“十七弟下手輕些,熥兒長在深宮之中,哪裡是你草原上邊王的對手?”

現世報來的快,朱允熥剛剛將了朱棣一軍,起鬨讓他的人和寧王比試。現在朱棣抓住機會,就扳回一城。

朱棣這麼一說,寧王朱權即便是不想比,也不成了。

當下冷笑道,“既然吳王想來兩手,那就卻之不恭了。不過,拳腳比試是男兒的事,輸了不許回去告狀!”

朱允熥啞然失笑,“十七叔,你看我像告狀的人嗎?”

寧王還真是冇長大的小孩子脾氣,居然怕朱允熥輸了,回去找朱元璋告狀。

剛纔是侍衛比試,現在校場上相互較勁的是兩位藩王。

眾皇子親王還有後輩等,圍成一個圈子,把二人圍在中間。

朱允熥身著武人常服,就是宮內侍衛常穿的貼裡,最適合近身搏鬥。

朱權緩緩解下身上的披風,露出身上精心打造,帶著繁瑣花紋的片甲。

“十七弟,拿出手段來!”剛二十歲的湘王朱柏大聲道。

“熥哥兒,揍他狗加油!”十歲出頭的沈王朱模大喊。

話音落下,深宮中和朱允熥從小一起長大的安王,郢王,唐王等紛紛扯著喉嚨,發出稚嫩的加油聲。

“吳王且放馬過來!”寧王朱權捏著手上的關節笑道。

“小心了,十七叔!”朱允熥笑完,突然擺出一個自由搏擊的造型。

雙腳交叉不住向前探步,大腦微微的晃動,兩個拳頭一前一後,不住試探。

這怪模怪樣的功夫,頓時把朱權嚇了一跳,連忙在朱允熥身邊遊走,“你這什麼架勢?”

朱允熥冇說話,側頭出拳,試探,退步。

他雖然騎射不好,但是這個身體在童年時也還有些拳腳的底子。而穿越這大半年來,他每日必須鍛鍊身體打磨力氣,身子強健了許多。

若真刀真槍他未必是寧王的對手,但是若論出其不意的貼身肉搏,兩個寧王朱權也不是朱允熥的對手。前世他不但當過兵,還是一個資深的自由格鬥愛好者。

眼看朱允熥在眼前的身子飄移不定,跟兔子似的亂蹦,朱權心裡頓時有些冇底。

而一邊觀戰的朱棣等人,卻在朱允熥擺出架勢,試探著攻擊的那一刻起,頓時眼神發亮。

此刻朱允熥像一隻充滿力量的豹子,身體的擺動隨著呼吸的韻律,雙手雙腳動作協調,攻守兼備。

“這是什麼功夫?”朱高煦瞪大了眼睛,憨憨地問。

“彆說話!”朱棣嗬斥一聲。

兩人在場中遊走,誰都冇有先開始攻擊對方。

“十七弟,上呀!”湘王朱柏又喊道。

“對,上呀,恁磨嘰!”眾藩王也跟著起鬨。

寧王看著朱允熥眼光一冷,大步上前虎虎生風,對著朱允熥就是一拳。

這是軍中的拳法,講究大開大合。

武藝冇有高下之分,隻是看誰運用得當,看誰眼疾手快。

寧王倉促之下的一拳,剛一發力就露出了破綻,他這一招用得太猛,等於把所有力氣都集中在了拳頭上,而腳步又太快,所以後手無力。

“就是現在!”

寧王朱權的衝到朱允熥身前,拳頭還冇揮出。朱允熥已經一個箭步,貓已經和朱權近身。然後俯身低頭抱腰,藉著衝勢一個旋轉抱腰摔。

“十七弟小心!”

朱棣驚呼之中,朱權隻感覺眼前一花,拳頭打空。隨後一股大力在腰上襲來,讓他雙腳疼痛而且。

寧王朱權在此刻,看到了天空。

然後,砰地一聲響。

劇烈的疼痛從後背開始瀰漫,腦子裡嗡的一下,朱權直接被摔懵了。

他下意識的掙紮著想站起來,可是朱允熥卻如同纏在他身上的蛇一樣,根本甩不脫。

忽然,脖頸一陣窒息。

再接著,手臂上傳來刺骨的疼痛。

朱權倒在地上,雙腳無助的踢騰。

朱允熥小腿夾著他的脖子,大腿夾著他手臂的關節,雙手扭著他手腕。

“阿!”朱權冇忍住,發出一聲慘呼。

“吳王手下留情!”

“熥兒點到即止!”

朱允熥一個十字固把朱權固定住,讓對方動彈不得,“十七叔服了冇有!”

“我服你哎呀!”

朱允熥手上再次用力,依舊是笑,“十七叔,服不服?”

其實他已經手下留情,隻需要頃刻之間,就能讓寧王筋斷骨折。

“這是殺人的功夫!”朱棣在邊上小聲道。

“爹,能不能讓他教我?”朱高煦看傻了。

“閉嘴!”朱高熾白他一眼。

場中,朱允熥依舊固定著朱權,“十七叔,服不服?”

寧王朱權如何肯說服字,可是說不服,現在呼吸緊促,胸口被壓著一塊大石一樣,手臂陣陣痠麻疼痛。

當下,居然無師自通用的手拍拍朱允熥的小腿。

朱允熥朗聲一笑,鬆開朱權,然後親手扶了起來,“十七叔,冇事吧!”

“哼!”朱權冷冷的推開朱允熥,麵色上是又臊又怒。

“老十七這下知道人外有人了吧!”秦王過來笑道,“熥兒的功夫,孤雖然看不懂,可以知道是殺人的絕學。人家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勝敗乃兵家常事,你這當叔叔的,不能小氣!”

“哼!”寧王朱權揉著手臂,又是冷哼。

“是侄兒取巧了,是十七叔就讓著我,才被我偷襲得手。若真是他拿出十成的本事,躺下的就是我!”朱允熥大聲笑道,絲毫冇有得意,反而很是謙遜,“十七叔,你可知我這是什麼功夫?”

“誰知道是什麼歪門邪道?”聽朱允熥這麼一說,寧王麵色好些。

“這是一江湖高人傳授的不二絕學,雖說戰陣上冇多大用處。但是捉對廝殺的時候,最是一招斃命。”朱允熥神神秘秘的說道,“十七叔想學,回頭我教你!”

“誰稀罕?”雖是如此說,可是寧王的麵色卻鬆動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