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authoritarian >   第50章 黃沙

-

[]

(昨天吹牛了,說三點一起發,結果有事耽誤了,但是三更不變,大家等等)

大明以武立國,最重戰功。

群臣目光之中,銀盔上插著羽毛的羽林軍士卒,快步上前,單膝跪地把軍報,雙手舉過頭頂。

朱元璋伸出手想去拿,半路卻又把手收回來。

“大孫,念!”

“是!”朱允熥興奮地說完,隨後有些激動的拿起了邊關的軍報。

這是他第一次讀大明的捷報,更是他第一次見證大明的勝利。往往後世都說大明如何孱弱不堪,可是這個時代的大明,不但兵強馬壯名將如雲,而且敢於出擊,有著犯大明必誅的氣魄。

“臣藍玉啟奏陛下,臣於本月三日抵達洮州”

“偽元賊子狡詐,見大明大軍前來,則且戰且退逃至大漠”

“臣知偽元賊子欲引臣入大漠,圍爾殲之,故臣將計就計”

清晰嘹亮的聲音從朱允熥的口中發出,群臣們靜靜的聽著。

朱允熥一邊念著,腦中一邊浮現著關於邊關戰場的畫麵。

洮州,位於大明帝國的西北,是羌人的舊地。

隋唐一來一直為中原王朝的必爭之地,因為此處有豐美的水草可以為中原提供優質的戰馬。

一直以來,這些胡漢雜居,但是這裡的胡人並冇有表達出對中原王朝那種侵略性。他們也一直仰仗中原王朝提供的茶葉,鐵騎布匹等等。

洮州以外,是大漠,半草半沙的大漠。

不颳風時,黃沙青草並存,偶爾些許的湖泊漣漪盪漾,夕陽西下的時候,湖泊的水麵上,反射著柔和的五彩之光。

但是颳風之時,漫天的黃沙狂舞,整個世界都是黃色。

又起風了,粗糲的沙子打在人的臉上,像是鈍刀子在慢慢割著。

大漠之中,一支雄壯的軍隊艱難的在風沙中行軍。

他們的臉上刻著風霜,眼神中帶著疲憊,乾癟的嘴唇,裂開的皮膚,滿是風塵的盔甲。

他們千裡迢迢急行軍而來,滿腔的戰意遇到了躲避的對手,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進入大漠,開始追擊。

他們大多是兩條腿,但他們的敵人是四條腿。

漫天風沙無邊下,壯士寶刀收在匣,隻等賊人蹤影現,碧血丹心染黃沙。

賊人,誘敵深入。

明軍,將計就計。

軍報上隻有簡簡單單八個字,卻是風沙之中艱難的跋涉,在大漠中的每一步,大明健兒們都走得十分艱辛。

~~~~~

“偽元賊三萬五,臣兵分兩路,一路龍驤騎兵從東側深入大漠,敵後橫行。”

“一路兩萬四千人,臣親自率領,皆為步軍”

唸到這裡,朱允熥不禁大驚失色。

藍玉是瘋子!

兩萬四千人孤軍深入,他們麵對的敵人不但人數上比他們多出一萬,而且還都是騎兵,都是北元神出鬼冇的鐵騎。

步對騎,怎麼打?

騎兵有著高速的機動性,而且北元的騎兵都是自小在馬背上善於騎射的武士,他們一人雙馬,餓了吃乳酪,渴了喝馬奶。步兵不但跑不過他們,還有著漫長的後勤補給線。

然後此刻,聽到朱允熥的聲音,龍椅上的朱元璋卻朗聲大笑。

“藍玉這仗打得是越來越精了!”

朱允熥心中疑惑的繼續往下念,“臣於大漠深處,月牙兒海(這地兒編的)水源補給點,遭遇偽元大軍。賊酋為阿裡不哥家族後裔哈咎,以及投降複判的原大明建昌衛指揮使月魯帖木兒,賊三萬騎兵,遮天蔽日而來!”

~~~~

“報!”

黃沙之中,一騎背上插著小旗的騎兵,打馬狂奔至藍玉帥旗之下。

大明的日月星旗在左,藍字大旗在右。

大旗之下,重甲精銳環伺著鬢角微微發白,滿麵風霜,但是眼神如電的藍玉。

“籲!”騎士胯下的戰馬在喝令下停步,因為衝擊力導致它前腿騰空,不住的踢騰,戰馬脖頸上密集的鬃毛在黃沙之中飛舞。

“報大帥,探馬發現前邊偽元騎兵主力,起碼雙萬左右,三十裡外還有近萬騎兵悄悄繞到我軍後身!”

“哈哈哈!”藍玉和手下的將領瞬間大笑起來,“他娘地,龜兒子終於探頭了。”

笑著,藍玉忽然高舉右臂。

接著數位騎兵從藍玉身邊縱馬而出,“大帥有令,停止行軍!”

“龜兒子上門了,抄傢夥招呼著!”藍玉嘶吼一聲。

“喏!”眾將用馬鞭把敲打胸口的護心鏡,隨後紛紛走入部隊,約束士卒。

塞外漫天黃沙之中,中原戰鼓響起。

咚咚咚!

鼓若驚雷,如疾風驟雨般傳遍四野,震撼著塞外的風沙。

漫天的黃沙似乎被戰鼓震懾,竟然慢慢小了下來,讓陽光在大地上重新出現。

大漠中的陽光明媚,士卒們兵器和盔甲的反射光茫,更加耀眼。

兩萬四千多大軍,在戰鼓和剌剌作響的戰旗指引下,分成三個巨大的方陣,中軍藍玉大旗在一處沙丘之上,其餘兩個在其腳下前方。如果從天空俯瞰,正好是一個倒著的品字形。

藍玉跳下戰馬,粗糙的大手撫摸兩下戰馬的臉頰,隨後在親兵打開的小馬紮上坐下,虎視前方。

前方,視線之中,鬼魅的一樣的騎兵開在高崗上,在大漠中,在地平線上出現

“把咱大明的大旗升起來。”藍玉馬鞭遙指前方,大笑著說道,“告訴北元人,大明藍玉在此,有種來戰!”

呼,大旗高高的豎起。

迎著大漠中的風,嘩啦作響。

方陣中的士兵們,回望沙丘上的迎風招展的大明戰旗,眼神變得更加堅韌。

那是家鄉的旗,那是大明的旗。

那旗幟在風中翩翩起舞,一如漢唐盛世之時,漢家男人出征之時的戰舞。

“吼!”

兩萬多大明男兒敲打手裡的兵器,從胸膛中發出野獸一樣的嘶吼。

緊接著,響徹天地,讓黃沙戰栗,天空變色的呐喊聲,驟然響起。

“大明男兒在此,有種來戰!”

~~~~

轟隆!轟隆!轟隆!

胡人的迴應來了,那是馬蹄踩踏在大地上,如地震一般的顫動。

在這顫動中周圍的沙丘上,黃沙紛紛落下。

當無數的騎兵衝鋒起來的那一刻,他們的陰影遮蓋住了大地,阻擋了陽光,甚至凝固的了空氣。

鐵蹄前進的途中,煙塵如同風暴。

洶湧的鐵騎像是決堤的洪水,在大地上縱橫肆虐。

他們來了。

蹂躪華夏大地數百年的鐵蹄來了。

他們的彎刀在陽光下反射寒光,他們的嘴裡發出咻咻的怪叫。

他們的戰馬奔騰的速度到達了極致,他們的臉色是那麼的猙獰。

這裡是大漠,這裡是他們的故鄉。

在這裡,他們要把眼前這些明國人,用彎刀安葬。

轟隆,轟隆。

馬蹄聲,越發的響亮,震撼。

咚咚,咚咚!

大明的戰鼓,開始在天地間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