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authoritarian >   第48章 朕(1)

-

[]

按大明禮製,藩王來京城,當在謹身殿朝賀皇帝,隨後亦在謹身殿賜宴。

但自從燕王朱棣進京之後,宮中卻冇有任何旨意傳來。

太上皇為皇帝時,天下諸藩王都是他老人家的兒子。而如今坐天下的是永昌新君,藩王們都是他的叔叔,其中的關係,即便是ZZ嗅覺再怎麼遲鈍的人,都能嗅出一些不同。

所以燕王朱棣每日在藩邸修養,閒來無事帶著幾個兒子在京城閒逛,禮部就當看不到,光祿寺也當看不到。

直到今日一早,宮中來人傳旨,皇上賜宴燕王。

~~

“皇上有旨,賜燕王宴於春和宮!”

燕王藩邸的後堂之中,傳旨太監傳完朱允熥的口諭,躬身笑道,“燕王千歲,您準備準備,奴婢們在府外等您!”

朱棣謝恩起身,臉上滿是和煦的微笑,“有勞公公了!”

“奴婢不敢!”傳旨的太監四十多歲,一身紅袍,想來在宮中也是有些頭麵的。

此時,朱高熾上前,微微動手,一卷物事塞到太監的手心中,“公公拿著喝茶!”

“不成不成!奴婢可不敢!”那太監好似燙手一般連忙推辭,惶恐道,“世子爺的賞,奴婢心領了。這東西,奴婢實在不敢收!”

“一點兒散碎銀錢而已!”朱高熾笑道,“又不是什麼大事!”

但凡宮內的太監去各地傳旨,接旨的無論是誰,都要給太監準備點跑腿錢,曆朝曆代都是如此。

那太監回頭望望,見跟他來的人都在門外,細不可聞低聲道,“如今宮裡樸總管當家,管奴婢們可厲害呢!”

朱高熾點點頭,和那太監相視一笑,然後大聲道,“來人,送公公出去!”

隨後,朱高熾走到背手而立的朱棣身側,“爹,兒子叫人給您張羅衣裳?”

朱棣臉上看不出喜怒,“什麼衣裳?我這身不是挺好嗎?”

“袍服啊!”朱高熾不解,“皇上賜宴讓您進宮,您總不能就穿這家常的衣服吧?”

“哼!”朱棣冷笑,“若是賜宴在謹身殿,你爹我自然要穿著大明朝藩王的袍服。可賜宴的地方是春和宮,這藩王的袍服我就穿不得!”

似乎,朱高熾明白了什麼,低聲道,“春和宮,是先太子原先的居所!”

朱棣無聲點頭,神色複雜。

隨後,他緩緩開口,帶著絲絲的惱怒,“當今的年歲不大,這等蹂躪人心的手段,卻超乎尋常!”

賜宴春和宮和謹身殿,完全是兩個概念。

謹身殿,乃是禮儀最隆重的所在。

春和宮,則彆有含義。

謹身殿是朝堂,可以君臣相處,用之以禮。

春和宮是東宮,唯儲君可居住,朱棣從冇住過春和宮。

以前朱標在時,朱棣每次進京,都是在春和宮叩見儲君。

~~~

陽光從明黃色的琉璃瓦上折射,窗前的樹影更加婆娑。

微微有風,穿堂而過。

一身常服的朱棣,在宮人的引導下走出紅色的夾道,來到春和宮前。

奉天殿總管樸無用從宮中出來,行禮道,“奴婢見過燕王千歲!”

朱棣微微抬手,“樸總管無需多禮!”

“皇上口諭,您來了就裡麵先做,皇上在忙,一會就到!”說著,樸無用閃身,給朱棣讓出一條通往春和宮的路來。

朱棣就一個人,緩緩前行。

不知為何,當雙腿邁過春和宮門檻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些似乎有些近鄉情怯一般的忐忑。

不知為何,腦中的記憶一幕幕的紛遝而來。

早年間,他每次回京,都要來這先見太子朱標。每一次,當他走出夾道,邁過門檻時,都會看到朱標的身影,笑盈盈的站在宮門口。

“四弟回來了!”

春和宮還是老樣子,好似從朱標故去之後這裡就冇變過,裡麵的一景一物都是那麼的熟悉。

朱棣剛進去,那張東宮太子的寶座就觸入眼簾。明黃色的寶座上,繡著龍紋的錦緞軟墊,應是有些舊了,所以上麵的龍紋顯得冇那麼恢弘霸氣。

以前,見了他,朱標就坐在那兒和他說話。

很久以前,他還能做出一副好弟弟的樣子,恭敬的聽著。可是後來,漸漸的,當他看著朱標在那裡。他心中生出幾分彆樣的情緒,為什麼坐在那裡的不是我。

那把椅子,坐起來是什麼感覺?

聽聞太子朱標的死訊,自己當時大概是歡喜多過悲傷吧?

忽然,朱棣狠狠的甩頭,把這些情緒甩開。

這把椅子明明離他很近,但是卻又是那麼的遙遠。

而且,如今麵對這把椅子,他的心跳的很快。不是以前那種因為渴望而加快,而是心悸一般的加快。

他緩緩的朝前走,穿過前殿。

剛入後殿,脊背忽然感覺有目光。

慢慢停步,轉身。

一瞬間,朱棣的眼睛瞪得老大。

“大哥!”

那張寶座上,似乎坐著一個熟悉的影子,正在笑嗬嗬的看著他。

那笑容滿是寬厚,也帶著些疏離,依稀還有些驕傲和得意。

朱棣狠狠的揉下眼睛,猛的搖頭,眼前的虛影又不見了。

他看看窗外,明媚的陽光,又看看那把顯得陳舊的寶座。

剛纔,是他的幻覺。

但就在那一霎那的幻覺之中,所出現的朱標臉上掛著的笑容,讓他的心,一陣陣的難受。

那笑容彷彿在說,“四弟,這把椅子你永遠都得不到。以前坐在上麵的是我,後來是我的兒子,將來會是我的孫子。你永遠,都坐不到,甚至以後想都不能想!”

一時間,一種無力在朱棣的心中開始蔓延。

他繼續朝前走,在一處茶台邊坐下。

“我到底差在哪裡,就因為我不是老太太親生的?”

“這些年,我拚命的證明自己!”

“我在諸皇子之中做到了最好,我的軍功最多,我治下的百姓最安樂!不驕奢淫逸,不貪圖享受,不廣納妃子。”

“我冇有墮朱家的臉麵,我讓世人稱頌!”

“老二老三溫柔鄉裡享樂的時候,我在漠北殺韃子!”

“其他藩王榮華富貴時,我孤軍深入漠南!”

“彆人紅袖添香,我的手裡隻有殺人的劍!”

“我”

“到現在,你走了,你的兒子依舊如山一樣壓著我!”

“憑什麼?憑什麼?”

突然,外邊傳來輕微的腳步。

朱棣趕緊凝神,也狠狠的擦擦眼睛。

外邊傳來太監的聲音,“皇上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