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沒什麼是死一死解決不了的

第2章 美好的人生從洗漱開始

天瀾國破,最後一抹餘暉落下,象徵著這個歷久經年的的帝國終於坍塌。

皇宮的後山上燈火通明,竹林里密密麻麻的鋪着一圈穿着洲楚武士服的士兵,像是在搜尋着什麼。

後山的斷崖上,婁初白穿着一身白色裡衣,像是匆匆間顧不上其他,完全不復往日靈鳶帝的風采。凌亂的髮絲隨意地扎束在腦後,原本純白的裡衣染成了烏黑色,不斷地有粘稠的帶有腥味兒的液體從上面滴落。

宇文銘城看着狼狽不堪的小皇帝,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夜晚的寒風把火把吹得東歪西倒,但是打在婁初白臉上的火光卻顯得火光下的小皇帝更加的無助、可憐,彷彿被抓住的困獸,怎麼樣也逃不出獵人的手掌心,最後只能乖乖的靠討獵人的歡心才能生存下去。一旦失去了這份歡心,便會枯萎、腐爛。

莫名的,宇文銘城被自己的臆想取悅了。靈鳶帝不愧是靈鳶帝,想必憑着這幅樣貌便能在很多地方如魚得水吧。只可惜,如此的美貌實在是不適合做天瀾的帝王,倒是適合做些權色交易,承歡在貴人的膝下。

「這不是天瀾的靈鳶帝么……怎麼如今這麼狼狽地跪在我面前?」宇文銘城微勾起嘴角,面上帶着幾分譏諷。

只要想起當初被送到天瀾當作質子,只因他的一句話自己便在這宮中受盡千般苦楚,宇文銘城便忍不住心中的暴虐。

地上的人沉默不語。

宇文銘城上前幾步,用手中的劍挑起他的下巴。

纖細的脖頸彷彿不堪重負般得仰着,散落的髮絲為這張本就傾城絕色的臉添了一絲凌亂,原本白皙無暇的臉上沾着些枯葉泥土,像是被什麼狠狠蹂躪過一般。

他雙眸中泛着盈盈淚光,氣息混沌,血跡順着他臉上的傷口往下淌,但是這都無損他俊美惑人的容顏。

宇文銘城看着他狼狽不堪的模樣,心裏微微一動。

當年自己不過是不小心用手碰了他的外袍,便被他打了三十大板。靈鳶帝一向注意自己的形象,何曾有過如此狼狽的模樣。

倒在地上的青年被迫仰着頭看着宇文銘城,雙眸中閃爍着怒火卻又無可奈何,像是這般模樣有多麼的屈辱。但他沒有開口,他怕自己一張口,便忍不住說出求饒的話。他最是怕疼,這番落到洲楚的將軍手裡,怕是好過不了。

宇文銘城見他這幅模樣,金銀異瞳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大名鼎鼎的靈鳶帝,落魄成如此模樣,也不見天瀾的勇士前來搭救。」

宇文銘城說著湊近這張名動天下的臉龐,想到自己曾經第一次見這張臉時彷彿遇見了仙童一般,卻沒想到這美麗的面孔下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心腸。

宇文銘城冷笑一聲。

「你求求我,我便放了你如何?」宇文銘城湊在他的耳蝸說道,這般近的距離,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因為太過靠近產生的氣流而敏感的一抖。

「怎麼樣?」

婁初白忍着脫口欲出的痛呼,死死地咬住嘴唇。那雙眼睛還是冒着怒火,可就是沒有宇文銘城想要的屈服,這讓宇文銘城突然暴起。

每次都是這樣,為什麼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麼骯髒的可憐的東西一樣,在他的眼裡從來就沒有把他宇文銘城當作一個人看。

在天洲大陸,異瞳本就被當做異端看待。自從戰敗被當做質子送入天瀾的那一刻起,宇文銘城便以為這世間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拋棄。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在給了他希望之後,又狠狠地把他扔開!

他以為至少自己對於婁初白是不同的,那時候他以為婁初白是神派來拯救自己的。可是,也是他讓自己感受從天堂跌落地獄的感覺。

他把唯一一顆心全全部部給了婁初白,卻沒想到換來的是重重一擊。

在知道自己被送回去的那一刻起,他在城門口等了一個晚上,那一晚上他想了很多。想到了他們剛剛認識的時候,想到了婁初白生氣的樣子也是那麼好看,讓人忍不住不要責怪他。即使他突然不喜歡自己了,但是宇文銘城還是偷偷期翼着能夠回到從前。

可是那一夜他沒等來婁初白,等來的是接自己回國的洲楚士兵。他徹底死心了,但是沒什麼,他會回來的。他會從地獄回來,讓婁初白悔不該當初!

青年似乎被宇文銘城突如其來的這一下摔得有些疼,忍不住痛呼出聲。他知道宇文銘城絕不會放過自己,索性倒不如自己找個痛快。

鮮血從婁初白的胸口噴涌而出,他整個人倒在血泊里。

宇文銘城被這一瞬間的舉動驚住,下意識地摟住他。鮮血濺在了宇文銘城的臉上,他竟然感到了一絲恐慌。

怎麼會這樣!婁初白那麼惜命那麼怕疼的一個人,怎麼會自己往劍口上撞!

像是覺得這樣還不夠,婁初白猛地推開宇文銘城,直直地墜入後山的斷崖。

「願來世永不相見——」

為什麼即使去死也不願意待在他的懷裡!來世永不相見——來世永不相見——為什麼自始至終都不看他一眼!

這懸崖下面是片石林,若是河流倒還有生還的希望。可是這崖百丈深,奇石密布,就算是仙人現世怕是也救不回來了。

宇文銘城看着手中這塊撕裂的布帛,上面還帶着婁初白溫熱的鮮血。他覺得自己現在是報了仇的,可他卻一點也不高興。

他悵然若失地盯着這塊布帛,命令道:「下去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婁初白是個任務者,他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動這個世界按照往正確的方向運轉。按照如今的戲份兒,也不需要他了,所以也到了他該「死」的時候,畢竟在他眼裡沒有什麼事是死一死不可以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再死一次!反正系統會給他開痛覺屏蔽,他表示這唯一的福利必須要給好評。

「任務完成!婁初白獲得一次性獎勵——『重生』」

是時候該去享受自己的美好生活了,婁初白滿意的點點頭。作為一個gay,他在任務里看見這麼多優質股,硬是按耐下自己上去約一炮的想法,勤勤懇懇完成任務,等的就是這一刻!

「將軍,崖下沒有找到屍體。」

宇文銘城沉默良久,他站在懸崖邊,目光深沉夾雜着莫名的神色。

「哈——哈——」他突然笑了出來,就在身後的屬下差點以為自家將軍瘋了的時候。宇文銘城突然吩咐道:「收隊!回城!」

「是。」

只剩下宇文銘城一人獨立在懸崖之上,獵獵的崖風吹起他身後的披風。

他就說婁初白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去,他是那麼怕死的一個人。當初在刺客面前都能把他推出去擋刀的人,怎麼可能就這樣心甘情願地自殺了呢?果然,他就知道——

宇文銘城的聲音裡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興奮:「婁初白,我一定會找到你,然後——親手摺磨得你生不如死!」

***

窗外的陽光正暖,照的玉案上少年更是丰神俊秀。婁初白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打量着窗外的景色。

終於回來了,這一次他總算是可以隨心所欲了。他看着玻璃鏡中的少年,現在的他還稍顯稚嫩,但是眉眼中的風姿卻難掩。

【不要崩人設】

鏡中的少年皺了皺眉,【系統你怎麼還在?】

【我也退休了,和你一起來養老】

婁初白的心情有點不美妙,【不是說好了我可以隨心所欲嗎?】

【前提是不崩人設】系統緊接道。

【當時你可沒這麼說。】鏡中的少年挑挑眉,似乎有些不滿。

【你知道的,不能被發現。這是第一準則。】

【好吧好吧,統哥說的都對。我自己的身體可真是美呆了、酷斃了,差點自己愛上我自己,嘻嘻。】

原本準備安慰他的系統:【……】它就不該瞎操這個心。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