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這……這糕點它有毒

第7章 平平無奇肚子疼

透過婁湛的衣角,婁初白看到了後面書桌上鋪開畫卷,剛剛放置下的毛筆還沒有帶着濃濃的墨香,顯然婁湛剛放下畫筆不久,或許在和另一人交談之時,也沒停下作畫。

從婁初白這個位置看不過,因為書桌上本身就有繁多的公文遮擋,只能透過一個狹小的縫隙隱約看出畫的是個人,暗金色的金粉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的點點星輝。

在天瀾,金色只有貴族子弟及皇帝特意恩賜之人才能着金色的衣物,尋常人家着不符合身份的衣物輕則承受牢獄之災,重則是要上斷頭台的,就是不知道這畫上的人到底是哪家王孫公子。

婁初白裝模作樣地掃視一圈後,乖乖地站在門口。

「初白這次找我是有什麼事嗎?」婁湛自然而然地牽着婁初白的手,在察覺到手上塗的清清涼涼的藥膏後,心裏又不禁軟了一下,罷了,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罷了,自己或許不該如此苛責於他。

不動聲色地牽着婁初白到了客廳,又讓管家上了茶。婁初白全程紅着臉,似乎被皇叔來之不易的親密輕易俘獲,暈頭轉向地離開了書房。

婁初白:【哎呀!他牽我的小手手了哎~】

系統:【嗝——】

婁初白這具身體很少被人如此觸碰,再加上是自己最為信賴的皇叔,從手裡升起的觸感一直蔓延到全身,全程婁初白都屏住呼吸,生怕打擾了這來之不易的溫馨。

婁湛本身生的高挑走起路來雖然優雅,但是自身的身高在那裡,身材嬌小的婁初白自然有些跟不上。

在看到婁初白漲紅的臉龐時,終於意識到了什麼,但是以他的身份也拉不下面子去說自己走的太快了,於是只好吩咐管家去拿了些小孩平日里喜歡的冰荔枝。

婁初白現在這個身子從小嬌慣到大,吃多一點涼品就不舒服,往日里宮人們在婁湛的**下從來不敢給小皇帝多的涼品吃,可把婁初白給饞死了。

婁初白:【嗚嗚嗚~皇叔對人家真好,這可是人家最喜歡吃的冰荔枝!】

系統:【……你就這點出息!你現在回去我從空間給你拿兩盤!】

系統恨鐵不成鋼地鄙視着婁初白,彷彿這點小恩小惠不值一提。

婁初白:【咦——你不打嗝了?】

系統:【……嗝!】

系統嚴重懷疑婁初白是故意的,它剛剛忘記這件事,婁初白這下一提起來它又開始打嗝了。

「皇叔,初白給你帶了糕點,是我親自做的!」婁初白沒理會腦海中持續不斷打嗝的系統,從懷裡掏出了糕點。

精緻的糕點被少年做成了小動物的形狀,即使在來的路上也沒有因為路途的顛簸而有一絲散亂。

看得出來,這份糕點一路上都被少年精心呵護着,婁湛的目光柔和了一瞬,少年一邊說著一邊掩飾不住地看向桌上的冰荔枝。

婁湛沒有開口讓他吃,婁初白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冒着涼氣的冰荔枝放在自己眼前,饞得整個人恨不得扒在荔枝上,婁湛看他那副可憐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平時苛責於他呢。

「初白逛了這麼久也累了,吃點冰荔枝吧。」

像是得到了應允的小孩,婁初白立刻開始吃了起來。

剛從冰窖里拿出來的荔枝,冰涼涼地直冒冷氣,婁初白雪白的手指都被凍得有些發紅。平日里,都是宮中的下人服侍着婁初白,把殼剝好了喂到嘴裏,如今在澈王府,婁初白也不敢在皇叔面前擺出在宮中那副驕縱的架勢,只能自食其力。

或許是從來沒剝過如此僵硬的外殼,上面那一層層凸起的褶皺不僅把婁初白的手剝得

酸疼,還讓他嬌嫩的皮膚泛起了紅,好不容易剝開一個,又因為不熟練把甜膩膩的汁液撒得到處都是。

好不容易把最後一個吃完,婁初白根本還沒吃夠,留戀地舔了舔手上殘留的汁液,婁初白一抬頭髮現自家皇叔正盯着他看。

下意識地覺得危險,婁初白收回自己的手,安分規矩地坐在椅子上。

婁湛掃過剛剛被少年舔舐過得手指,瑩白的手指泛着水光,「聽說卓督主昨日回來了。」在聽說卓華回宮後直奔小皇帝浴室的消息時,婁湛皺了皺眉,這孩子這麼大了竟還和那些宦官攪合在一起,真是該罰!

在婁湛這句話一落下,婁初白就把原本就挺的筆直的腰背挺得更加直了一些,「是……是啊。」

婁初白:【啊啊啊——皇叔終於要露出自己的真實面目了嗎?】

婁初白:【我該怎麼辦,弱小可憐又無助得我怎麼可能逃得過皇叔的手掌心呢!】

系統看了看婁初白興奮得整個人顫抖起來,深深地自閉了。

毛茸茸的小兔子似乎被嚇到了,正在瑟瑟發抖呢,婁湛放緩了自己的語氣,「初白也長大了,要和那些宦官保持距離,不能像小時候一樣粘着那些奴才了,更何況初白也該知人事了,若是真有看上的人,初白告訴皇叔,皇叔自會幫初白把把關。」

一番敲打下來,婁初白成功面紅耳赤,「皇叔,沒有的事!初白誰也不喜歡!初白最聽皇叔的話!」

連番的否認讓婁湛的臉色終於和緩了一些,「初白是皇叔從小看到大的,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皇叔,不然皇叔可是會生氣的。」不輕不重地警告了一番,婁湛終於恢復了平靜,直到婁初白主動提起了卓華。

想起暗衛稟報給自己的話,婁湛的心情又莫名不舒服起來。雖然自小都是卓華在伺候婁初白沐浴,但是如今婁初白已經成人,再與這些宦官糾纏下去,這本來就嬌貴的性格恐怕會被慣得更加無法無天。

婁湛按壓下心中的不滿,在婁初白髮現婁湛稍稍不開心的下一刻,立馬腳底抹油溜回皇宮,他可不想承受皇叔的怒火,還是先走為妙,走之前還不忘推銷自己那盤糕點。

精緻的可愛的小兔子狀糕點擺在桌上,單看模樣就知道一定好吃極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掃了一眼,他向來不愛吃甜甜的糕點,即使這是小皇帝親手做的。

「這盤糕點就賞給你了。」留下這句話,婁湛轉身離開,一道漆黑的瘦高人影立在桌前。這是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人,他穿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上面綉着澈王府的標誌,整張臉被半張面具遮住,只露出骨骼分明的下頜。

無疑,這是一個合格的暗衛,他像一柄未出鞘的劍,時刻保衛着主人的安全。暗衛沒有說話默默地吃了一口糕點,下一刻,他的瞳孔驟然放大,手上拿着的糕點也掉到了地上。

在倒下去的最後一刻,他的腦海里只想着:「這,這糕點有毒!」。

回到皇宮的婁初白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一盤糕點有如此大的殺傷力,他還沉浸在騷擾系統的快樂中。

婁初白:【你說皇叔不想讓我知道的是什麼事?我總覺得重生回來後,好多事都超出了我的預料,你確定這樣沒關係嗎?】

系統見他提到重生這件事有一瞬間的心虛,但是很快便穩定下來:【當然沒關係,這已經是一個獨立的世界了,當然有自己邏輯不像之前都是按照劇情行事!】

婁初白沒說話,就在系統以為自己暴露了的時候聽到婁初白打呼嚕的聲音,【……】他就該知道,這宿主沒有一次能正經起來!他就不該瞎擔心!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