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平平無奇肚子疼

第8章 別低頭,皇冠會掉

奄奄一息的婁初白躺在榻上,有聲無氣地哼唧着,可把在一旁伺候的小卓子急死了,誰知道皇上不過出宮一趟,回來後睡了一覺竟然開始肚子疼了。

婁初白:【統統!肚子疼~~】

婁初白突如其來的撒嬌,差點閃了系統的老腰,【誰讓你昨天吃那麼多冰荔枝,現在好了吧,你這是自作自受!】

系統雖然嘴裏罵罵咧咧,但是還是偷偷用積分兌換了暖肚貼給婁初白。

感覺到原本絞痛的肚子被一股暖流包裹,婁初白有氣無力地向系統道謝,他就知道系統最是見不得自己這副模樣,撒個嬌就能白嫖系統的積分,簡直划算極了。

婁初白因為自小被教養,腸胃總是很脆弱,一下子攝入大量的冷物,嬌弱的腸胃自然受不了,第一天還沒什麼感覺,但是第二天一起來就發作得厲害。

等卓華聽到小卓子的消息趕來的時候,小皇帝正病歪歪地躺在床上,捂着肚子蜷縮成一團,可把卓華心疼壞了。

卓華雖然看上去很年輕,但是實際上在婁初白第一次見到他的那時起,便一直是這副模樣。天洲大陸追求飛升之道,很多修士都可以入朝為官,在這個人人都可以修仙的時代里,卻已經近百年沒有人飛升上界了,唯一一個例外則是通靈帝婁驍,不知用什麼方法成功飛升,因為沉迷修鍊,天瀾國力本就不強,他飛升後這一大堆爛攤子也就留給了婁初白。

而卓華正是婁驍留給婁初白的助力之一,婁初白可以說是從小就被卓華帶着長大。即使卓華心硬如鐵,相處了這麼久,倒也是真的心疼他。

不光是答應了婁驍的承諾,更多的也有一份自己的私心。

「陛下怎麼不宣太醫?來人啊——」

卓華還沒說完,眼前的少年就驚跳起來,捂住了他的嘴,「別!我不要太醫!」

圓鼓鼓的眼睛因為疼痛的原因,充盈着生理性的淚珠,因為在病中,眼睛周圍帶着一圈不明顯的紅暈,襯得整個人楚楚可憐。

嘴唇上傳來的柔軟觸感讓卓華僵硬了一下,少年手心裏因為疼痛出了薄薄的一層汗,被金嬌玉養長大的少年連出的汗都是香香甜甜的。

像是察覺到什麼,婁初白的瞳孔突然快速收縮了一下,手心裏突然傳來的濕潤讓他下意識地收回了手掌。

婁初白:【這卓華是不是故意的!太醫來了,我不就暴露了昨天貪涼吃壞肚子了嗎?那我以後還怎麼讓皇叔給我冰荔枝吃!】

系統:【……】原來事情的重點竟然是這個嗎?

「陛下怎麼了?」卓華舔了舔嘴唇,彷彿在回味着什麼,他的黑眸輕輕掃過榻上的人,那一句「陛下」咬得寵溺又無奈,好像看着自家的小孩子不懂事非要和大人鬧脾氣似的。

卓華見婁初白沒有反應,旋即欺身上前,把他抱在懷裡,多少個日夜,婁初白都是在這樣的懷抱里入睡。

可是如今婁初白已經成年,且還知道卓華對自己抱有那樣的心思,被這樣像小孩一樣抱在懷裡顯然就有點彆扭了。

「我就是肚子疼,不礙事的,過會兒就好了,不要宣太醫好不好?」這句話被婁初白說得又軟又糯,他原本就有點心虛,又被這樣抱着,心裏尷尬死了,卻還不能和卓華翻臉。

再怎麼說卓華也是父皇留下的人,雖然是兩廠的督主,可婁初白完全不敢將他當尋常太監看待,更何況卓華本身也不是太監。

少年乖乖地窩在卓華懷裡,吐出的香氣灑在卓華身上,讓他忍不住想要更加欺負少年。卓華的視線落在婁初白的嘴唇上,剛剛說完話的嘴唇還輕微張合著,因為疼痛有些微微發白,但是裏面的小舌頭卻紅艷艷的,彷彿在等人去採擷。

卓華的視線掃過那柔軟的唇落到了婁初白的眼睛上,這是一雙天真純潔的眼睛,這樣直直望着人的時候就算是讓人立刻去死,所有人也會甘之如飴吧。

「那我給陛下暖暖肚子吧。」卓華輕柔地掀開婁初白身上多餘的衣物,用手輕輕地給他按摩。

卓華的手因為常年習武,手上帶有一層薄薄的繭,但是因為卓華修鍊的功法的緣故,他的體溫明顯高於常人,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也是一個行走的暖爐。

之前每到冬天的時候,婁初白就恨不得整個人掛在卓華身上,因為婁初白先天不足,身上常年寒冷,而卓華的溫暖恰好彌補了這一點。

粗糙的大手碰到少年柔軟的小肚子,彷彿碰上了一團棉花。卓華輕輕的揉着婁初白的小肚子,動作親密中又帶着一絲狎昵,這是和之前的揉肚子完全不同的感受,尤其是在知道了卓華對自己的心思後,讓婁初白忍不住紅了臉。

婁初白:【我髒了!】

系統:【……你難道不高興嗎?卓華也是美男,很符合你的審美。】

婁初白:【原來在你的眼裡我就是這麼膚淺的人!】

面對婁初白的控訴,系統一瞬間懷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對他誤解太深。

婁初白:【一個合格的萬人迷,要不為外界所動,不為花花世界迷眼,要做最堅強的自己,不過送上門的豆腐偶爾吃吃也可以。】

系統:【……】他還以為宿主被魂穿了,想不到在這裡等着它。

系統:【那你不要你的皇叔了?】

婁初白大驚:【什麼皇叔?我們要及時行樂,珍惜眼前人,懂不懂!】

系統:【……是嗎?珍惜被你刺殺的眼前人?】

婁初白一本正經:【胡說什麼?卓華哥哥這麼好,人家怎麼會刺殺他,那都是你這個系統暗下殺手,還怪到人家身上!】

系統:【……我信了你的邪。】

婁初白毫不心虛地整個人攤在卓華身上享受舒適的按摩。

「荔枝好吃嗎?」

「嗯嗯,好吃好吃!」婁初白一下子夢醒了,如果再給他一個機會,他一定好好珍惜,堅決不在這個時候犯迷糊!

一抬眼就看到卓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卓華的按摩技術實在太好了,讓他整個人都忍不住昏昏欲睡,現在肚子不疼了,卻被抓包了,婁初白真的欲哭無淚。

婁初白決定先發制人,「朕是皇帝,想吃多少荔枝就吃多少荔枝,誰也管不着!」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聽說陛下還給攝政王親自送了糕點?」

何止是親自送了糕點,那糕點還是他親自做的呢。不過這話,婁初白可不敢說出口,「攝政王是朕的皇叔,平日里幫了朕許多,朕自然要好好慰勞一下皇叔!」

「華也為陛下操勞許多,怎麼沒見陛下好好慰勞慰勞華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