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別低頭,皇冠會掉

第9章 這是正正經經走劇情的一章

【卓華他也想吃我做的糕點?!】說到這個,婁初白可就亢奮了!他沒穿書之前就酷愛做飯,但是一朝穿成最尊貴的小皇帝,他的廚藝就毫無用武之地了,沒成想,他的廚藝還有被需要的一天!

【……】系統清清楚楚聽見了婁初白的腦補,他現在有點懷疑當初是不是綁定錯了人,之前的婁初白雖然有點欠打,但還不至於做到如此厚顏無恥的地步。

【或許……你可以換個方向思考一下。】系統有些委婉地提醒婁初白。

【!難道是他想加官進爵,並不是想吃我做的糕點!】婁初白有些失落地猜測。

系統的腦袋上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它不明白,它不理解,好好的宿主為什麼重生後壞了腦子,明明步驟沒有問題啊。

系統沉默了,它趕緊打開《宿主重生操作手冊》按照裏面的步驟一部部回憶起來,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漏掉了,以至於在重生後宿主的智商下降了,它記得前世做任務的時候宿主的腦子挺靈活的啊,一個惡毒反派的角色信手拈來。

卓華似乎有些不滿婁初白這麼久沒有回答,手上的動作加重了一下,成功喚回了婁初白飄得不知道到哪兒去的神思。

「呃,卓華哥哥想要什麼獎勵?」婁初白一想到卓華竟然不是折服於自己的廚藝就有點小失落,乾巴巴地問了他要什麼獎賞,或許是意識到自己太過敷衍,說完後又立馬補充了一句:「卓華哥哥想要什麼,朕一定會滿足的!」

似乎是為了增加可信度,婁初白狠狠地點了一點頭。

【嚶!剛剛太用力,把頭扭着了!】婁初白欲哭無淚,保持着低頭的姿勢。

系統:【……】

卓華盯着眼前這個小小的發旋,對婁初白這句「一定滿足」感到心情舒暢,他把婁初白的衣服整理好,小皇帝乖乖地坐在床上,嘴裏還說著要滿足他,莫名給了卓華一種錯覺,他也是喜歡他的。

只是稍微這麼一想,卓華的心裏的桃花好似一瞬間抽枝發芽,開出絢麗的花海。

夏季的高溫下雖然室內有冰盆降熱,但是連日來的酷暑在今天好似到了尾端,積攢的潮濕氣流在空中涌動,醞釀著一場暴風驟雨的到來。

在這樣悶熱的躁動中,卓華覺得自己的心也躁動起來,他像小時候一樣伸手揉了揉小皇帝腦袋上的發旋,「陛下下次不要對其他人說這種話,不然華會不開心的,至於華要什麼獎賞,不如先欠着,華來日再取。」

「啊?為什麼不能對別人說這種話?」有些疑惑的聲音從婁初白低垂着的腦袋下方傳出,彷彿受了什麼委屈似的。

「陛下說出這樣的話,很難不讓人想做一些過分的事。」卓華放緩語氣解釋道。

灼熱的手掌覆在婁初白的腿上,卓華彎下腰將小皇帝的鞋履穿好,白色的**划過婁初白的腳,讓他忍不住輕微顫抖。

婁初白強自忍耐着襪子在他腳上划過帶來的觸感,尋常貼身衣物都是他自己穿戴,只有最外層的衣服才會讓小太監服侍着穿戴完畢此刻卓華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忍不住渾身發麻的感覺。

卓華在碰到少年的腳時,就被手上的觸覺所惑,整個身體稍微停頓了一瞬,隨後不動聲色地用手輕輕拂過,沒想到婁初白的反應那麼大,直接一腳踢到了卓華胸口。

「誰准許你碰朕了!朕不要穿鞋,朕要休息,你現在馬上離開!」婁初白實在忍受不了那癢入骨髓的感覺,只好作勢掙脫了卓華的束縛。

【哎,實在是太癢了,這身體的數據就不能調調嗎?】婁初白忍不住跟系統吐槽,雖然這是自己的身體,但是之前明明沒有那麼敏感的。

【這就是宿主自己的身體數據,系統無法更改。】

得到意料之中否定的回答,婁初白倒是沒有過多地抱怨,他只是在想,沒有穿越之前自己的身體也是這麼敏感嗎?自己明明記得,原來的自己不該是這個樣子的,原來的自己……

婁初白想要抓住那一閃而過得思緒,但是他絞盡腦汁還是沒有回想起什麼,他只記得自己是個萬人迷,好多人喜歡他,囚禁他,想要得到他的愛,在他說出他誰都不愛後,他就被那些人一起殺死了,然後得到了系統,重新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這段記憶一直都在婁初白的腦海中,可是這段記憶也只是模糊的一閃而過,具體的穿越前的記憶卻很雜亂,【你們系統會不會把宿主腦子弄壞?】

婁初白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嚇得系統卡了一下,【這……這怎麼可能!】,它趕緊把手上拿着的《宿主重生操作手冊》背到了身後,【我們系統從來不能干預宿主的腦海!這是不合法的!】當然,如果操作步驟出現了錯誤要另算!

【是嗎?】婁初白半信半疑地看着有些結巴的系統,算了,還是不要管穿越前的記憶了,在自己的印象里總歸是什麼不好的回憶,要不然自己怎麼會忘記呢。

【對啊!】系統擲地有聲的回答打消了婁初白的一絲懷疑,他看着自己踢在卓華胸口的腳,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挪開。

即使是被踢,卓華也並沒有生氣,他本身便是修行之人,這一腳對他而言不過是撓撓癢的程度。

「陛下不要生氣,是華冒失了,陛下腳沒事吧?」卓華抓住想要悄悄溜走的腳,小皇帝的皮膚就是這麼嬌弱,只是輕輕踢了一下,就有些淤青。

「你身上怎麼這麼硬!都把我的腳踢青了!」

明明是自己踢上來的,卻惡人先告狀地倒打一耙。他自小練武,身上自然都是結實的肌肉,不像小皇帝每日就是尋歡作樂,也不跟着他好好鍛煉,剛做了一會兒就撒嬌喊累喊餓,偏偏卓華又最吃這一套,養的小皇帝一身軟肉,沒經受過一點磋磨。

卓華低下頭,他的臉離婁初白的腳極近,這麼親密的距離,即使是小皇帝也有些臉熱。卓華低着眉頭,用手握住那隻腳輕輕地揉搓青色的淤痕。

「嘶——你輕點!」

聽見這句帶着幾分撒嬌的抱怨,卓華手上的動作一頓,隨即用更加輕柔地手法緩緩推開這抹淤痕。

「陛下暫且忍忍,華馬上就好。」卓華嘴裏這樣說著,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持續了許久,好幾次,婁初白都覺得已經不疼了,但是卓華還是繼續着手上的動作。

最後,婁初白實在忍不住向卓華服軟道:「卓華哥哥,腳已經不疼了,你別再揉了。」

卓華依言停下動作,他起身將婁初白踩在地上的腳放到床上,他本來生的就高大,此刻站了起來,讓坐在榻上的婁初白只能仰望着他。

【脖……脖子好疼!】婁初白抬頭抬的太猛,忘記剛剛才閃了脖子,現在他的脖子是傷上加傷,這具身體淚腺發達,一雙眼睛早就蘊滿淚水。

【別低頭,皇冠會掉。】系統知道婁初白不喜歡在別人眼前掉眼淚,默默地補上一句。

婁初白仰着頭,生怕自己眼淚掉下來,他就是有一種倔強,不在人前掉眼淚的倔強!

系統:【……】你怕是忘了之前哭爹喊娘讓我給你開屏蔽是什麼時候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