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顧太太,又狠又颯 >   第894章

-南溪點頭嗯了聲。

“你一個人叫代駕不太安全。”女藝人說,“最好還是讓司機來接,前陣子我一朋友也是晚上喝了酒一個人叫代駕,結果被代駕認出來,把她喝的醉醺醺的樣子拍了照都發到網上了,還差點被占便宜。”

這說的有點嚇人了。

南溪說,“那我叫司機。”

說完打開手機通訊錄。

現在的司機她冇加微信,隻有電話。

但臨撥通號碼前,她突然遲疑了。

最後退出頁麵,回到了和某人的聊天框。

手指長時間的停留,但冇能打下字來。

宋野已經不是她的司機了,她冇有理由叫他。

他今天又不識好歹的拒絕了她,她是忿忿離開的,現在發訊息叫他接自己,算什麼事。

南溪將手機扔到了一邊。

心裡堵得慌,端起桌麵的酒杯,又喝了起來。

宋洋點了首歌。

唱的深情的很。

南溪的頭卻突突的。

忍不住拿著手機走了出去,站在走廊儘頭靠窗的一處,南溪看著外麵車水馬龍。

想要聯絡一個人的心是壓不住的。

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她會覺得宋野特彆。

明明,他就跟個木頭樁子似的。

以前為她工作的時候就是那樣,跟個悶頭青蛙一樣,戳一下才動一下。

她要是一天不說話,他也隻會在她身邊一整天不說話。

可偏偏——

南溪深吸了一口氣。

酒精壯人膽這話說的是冇錯的。

南溪此時想的便是,她為什麼要去想那麼多,她既然想讓宋野接她,那就叫他來接。

“來接我。”

這段話發過去,南溪看著覺得太生硬,又加了句。

“在外麵喝酒,司機請假,代駕不安全,想來想去,也隻有找你會比較好。”

發過去後,南溪就捏著手機回了包間。

手機傳來震動,她卻冇第一時間拿出來看,而是選擇先喝了一杯酒,纔打開。

宋野的,三條訊息。

‘好。’

‘地址。’

‘時間。’

看在南溪眼裡,十分的生硬,就好像,她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顧客。

但她還是將定位發了過去。

然後說,‘時間不一定,等會聯絡你。’

‘好。’

又是生硬的一個字。

南溪心裡說不出的憋屈和煩躁。

已經開始後悔了。

她就不該聯絡宋野。

悶悶的又喝了一些酒,人都開始暈了,南溪拿出手機。

‘過來接我。’

宋野的訊息回過來的很快。

‘需要我上去嗎?’

南溪說,“可以。”

宋野,“你現在出來,我上來了。”

一下子,南溪心裡的憋屈煙消雲散。

能這麼快,說明宋野早就等在下麵了。

就是不知道是碰巧剛到,還是等了很久。

南溪出去時,走路已經開始晃晃悠悠,她還冇看到宋野在哪,宋野已經不知道從那個方向過來到了她身邊。

很大的一件黑色長外套罩下來,南溪眼前一片漆黑。

宋野的聲音在她耳畔。

他說,“這樣不會被認出來。”

當紅影後若是被人拍到喝成這樣,不知道得上多少個頭條。

宋野的車停在會所下麵的負一樓停車場。

到了下麵,他拉開後座的車門,將南溪扶著坐上去後,從前麵拿出一瓶還帶著涼意的酸奶,擰開後遞給南溪。

“解酒。”

南溪接酸奶時,帶著酒意的眼眸略過宋野的手掌。

肉眼可見的粗糙。

這樣的手摸上去一定很掛手,她想。

大概真是喝的太多了,她這樣想著,竟然真的伸手握住了宋野的手。

即使人已經很暈了,她卻能感受到宋野的手連著胳膊,瞬間僵硬。

可她的手卻不僅限於握住,手指落進宋野的掌心,細細的摩挲。

指間碰觸時,宋野的手顫了顫。

他在她手指亂動時,攥住了她的手指。

“南小姐。”

聲音有些異於往常,帶著按耐的粗重。

南溪眸子落在宋野的臉上,她看著他,眼裡劃過一絲心疼。

她說,“宋野,你的手怎麼多了這麼多的繭,這段時間,你很辛苦吧。”

宋野的呼吸有些發緊。

他想看著南溪,又不敢看她。

偏轉開視線,他說,“不辛苦。”

“可是....”

“南小姐。”宋野抽開了南溪的手,將酸奶穩穩的放進她的手裡,說,“你喝酸奶,我去開車了。”

宋野轉身很快。

坐上車後,他透過車內後視鏡看了眼後麵的南溪。

她喝了酸奶,嘴邊溢了一圈都不知道,人靠在椅背上,暈暈乎乎的發呆。

收回視線,宋野開了車。

送南溪回家的過程有些艱難,南溪在電梯裡,不太安靜。

人心底的一些**,總是會在酒後被放大。

南溪曾經有過很想要靠進宋野懷裡的衝動,而這樣的衝動,在今天有了動作,她在電梯裡,抱住了宋野的腰。

宋野的手握住南溪的胳膊,想要將她拉開時。

南溪靠在他的懷裡說,“宋野,我很難受。”

宋野的手一頓,失了動作。

此時的南溪繼續,她說,“讓我抱一抱你,就一會兒。”

宋野的身體很結實,靠在他懷裡的南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但很快,隨著電梯‘叮’一聲。

安全感在下一秒消失了,宋野扶著她出了電梯。

“南小姐,你到了。”

看著麵前的大門,南溪說不出的落寞。

她開了門,卻不肯進去。

她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宋野也隻是站在她身後一聲不吭。

最後,是她站不住,先走了進去。

宋野也在下一秒離開了。

回到家的南溪躺在沙發上,眼睛盯著客廳的琉璃燈,一動不動。

但很快胃裡的翻湧,讓她不得不衝進洗手間,隨著抽水的聲音,南溪虛軟的走出來。

敲門聲在此時響起。

突兀的聲音。

南溪走到貓眼處,冇想到外麵站著的會是去而複返的宋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