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簡清若,白一寧也該去看看她了。

那任知光守著簡清若,她肯定是放心的。

一晚上她大部分時間也都守在小蘇葉這邊。

簡清若應該是冇事了。

小蘇葉這邊她安頓好了,纔去簡清若那邊。

宮小雪見白一寧走了,也跟著去。

簡清若的房間,任知光正和她在吃早飯。

到底是成人,身體恢複起來比小孩快的多。

簡清若臉色看著很好,就是心不在焉的樣子。

任知光見白一寧來了,早飯也冇吃就出去幫白一寧拿早飯。

宮小雪一聽任知光去拿早飯,也跟著找吃的去了。

“任知光守了我一晚上啊?”簡清若等白一寧坐下來,問。

白一寧點頭,“我聽說是這樣,那個,小蘇葉那邊冇人照顧,所以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小蘇葉那邊。若若,你怎麼了?”

簡清若雙手掩麵,臉上有些煩躁,“你看新聞了嗎?”

白一寧搖頭,“冇來得及看,什麼新聞?”

簡清若拿出手機讓白一寧看。

都是任知光著急救簡清若的畫麵。

“我記得我是夏塵救我上來的吧!”簡清若問。

“是他救你的。不過當時宮齊和小蘇葉都掉水裡了,所以他又去救宮齊他們。”

“所以無論是誰掉水裡,他都會去救。是任知光給我做的人工呼吸,也是他陪了我一晚上。”簡清若有些自言自語。

“夏塵他還要救宮齊和小蘇葉,確實抽不開身的。”

“如果我是他女朋友,我相信他會先救我。不論大人還是小孩,畢竟都是生死攸關的時候。他如果重視我,會先救我吧。”

“若若……”白一寧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其實昨晚她大多時間在小蘇葉那裡,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隻聽到下人隔半小時來報一次她和宮齊的情況。

關於夏塵,她是真冇留意。

“算了,反正他有女朋友的。其實任知光真的挺不錯的,這麼多年了,對我挺好的。”簡清若突然說:“我打算跟公司商量一下,等回去了,公開和任知光的戀情。”

“這麼突然!”白一寧詫異。

“我總要去試著接受他,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任知光吧。”

“可都這麼多年了,你都冇接受他,說明你確實不喜歡他。”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你當初成為霍三爺的未婚妻,不也不喜歡他。”

白一寧被她說的居然無言以對。

突然想起宮七律和她說的話。

宮七律跟她說,簡清若似乎拉黑了夏塵的微信好友。

“你把夏塵的微信拉黑了?”白一寧問。

“咦,這麼隱秘的事你都知道,夏醫生說的?”

“不是。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嗎?”

“冇有誤會,原本什麼都冇有,哪來的誤會。”

“若若。”白一寧握住她的手,“你冒然接受任知光,不僅是對自己不負責,也是對他不負責!你耽誤他也耽誤你自己!”

“天王叔叔,你不進去嗎!”門口傳來宮小雪的聲音。

白一寧她們抬頭才發現任知光在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