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通天醫少 >   第911章 全書完

-葉白想了想,那些從選拔區裡脫穎而出的武道大師,一個個待遇極高,而作為京都執法隊裡的人不可能不羨慕。

冇理由他們還不如選拔區的選手吧?

葉白道,“既然如此,那我試著混進他們的隊伍裡,今晚你幫我打掩護,我混進去。”

張全安點了點頭,本來他想去,但是一想著葉白遇到緊急情況還是比他機靈,所以讓葉白去探路吧。

晚上,葉白將自己的簾子拉上,等眾人睡著之後,他才和葉白悄悄的出了房間。

趁著黑衣人換崗的時候,他也換上了黑衣人的鬥篷,跟著那些換崗的人,往外麵走。

葉白的動作行雲流水,絲毫冇有被髮現,就連一直在注意外麵情況的張全安,都不知道哪一個是葉白。

黑燈瞎火的,大家都低著頭,誰也不認識誰。

很快,到門口,一個黑衣人例行檢查腰牌。

葉白握緊了手裡的腰牌,走到跟前,展示了一下,直接被放行了。

葉白鬆了口氣,一切要比想象中的順利。

出來之後,大家上了一輛大巴車,葉白坐在最後,腦袋靠在椅子上,裝作睡覺。

免得有人跟他說話而露餡。

葉白刷了腰牌,進入了圖書館。

裡麵燈火通明,彆有洞天。

一個一個的區域,放著各種各樣的靈藥,丹藥,丹爐,武器,還有整整三層的書籍。

葉白盯著那些丹藥,就像是單身漢看見了冇穿衣服的美嬌娘一樣。

這金庫真是比東海的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看來真是全世界的靈丹妙藥都被壟斷在了這裡。

葉白進來之後,就冇人看管了。

這可正稱了葉白的心意。

葉白左右看看,趁冇人注意,來到一堆他喜歡的靈草周邊,幾分鐘的時間便將所有的藥材全部煉化吸收了。

葉白吸收幾次之後,換個地方,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多逗留,免得被髮現。

大概兩個多小時,葉白就已經吸收了上百斤的藥材。

要是這些藥材都給張全安,估計都夠他突破練氣七層了!

但是這點東西,對葉白來說,也就是十之一二吧。

……

第二天早上,葉白趁著黑衣人換崗的時候溜了回來,一路上非常的順利。

主要是誰也想不到,選拔區裡麵的人,竟然有實力冒充黑衣人。

而且京都一下子湧進來這麼多人,管理方麵肯定還是比較薄弱的。

趁著這個功夫,葉白纔有機會鑽了這個空子。

回到房間,張全安已經迫不及待的衝了過來。

“怎麼樣?”

葉白淡淡的一笑,“簡直就是天堂。”

葉白將煉化的藥材傳輸給了張全安一部分。

張全安頓感功力大增,有望突破練氣境七層。

他們等不及了,這天晚上,趁所有人都熟睡,葉白和張全安悄悄的走出了房間。

既然隻有每個月的第一才能從這裡出去,那還不如直接對戰黑影人,既然能將幾百個武道大師困在這裡,這就說明這幾個黑衣人就是功法最強的。

隻要放倒了他們,就可以直接逃出生天,還比什麼選拔區第一。

突然,人群中一聲大吼,頓時驚動了周圍的兩個黑衣人。

大喝道,“這麼晚了鬼鬼祟祟的,是找死嗎!”

葉白提刀而上,眼中露出狠辣之色。

兩個黑衣人見狀直接衝到了跟前,葉白一刀砍了過去。

噗噗!

兩條胳膊頓時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嚇傻了。

這小子瘋了吧!

竟然敢跟黑衣人動手?

在這種地方,跟黑衣人動手那不是找死嗎?

黑衣人可是執法隊啊!

兩個黑衣人被斬斷手臂,慘叫連連。

所有人都傻眼了,眾多黑衣人一起衝了上來。

“你找死!”

旁邊看熱鬨的不少,他們也不知道該幫誰。

幫黑衣人吧,葉白那麼厲害,他們生怕葉白怒火燒到他們頭上,一巴掌給他們打死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幫葉白吧,萬一葉白輸了,那他們豈不是慘了?

接著,聽見動靜後,立馬又出現了幾個黑衣人也跟著衝了上來,練氣七層的手段層出不窮。

四個人衝到葉白跟前,一人一掌打了過來。

葉白不躲不閃,四掌印在他的胸口之上。

葉白身體一震!

噗噗噗噗!

四個人瞬間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同樣是練氣七層,四個人同時攻擊葉白,竟然被震了回來!

甚至說葉白壓根都不需要招數,一招都冇用上,這四個人就被震的吐血了!

隨後,所有黑衣人一擁而上,全都使出全力。

嗡!

一道寒光閃過,張全安衝了過來,和葉白並肩而戰。

葉白皺了皺眉,說道。

“老宋,你冇必要跟我一起的,你先逃,能走一個是一個。”

張全安冷哼一聲,“少來這一套了,我張全安可不是出賣朋友之人,大不了一死而已。”

葉白笑了笑,“老宋,你這個朋友,我認下了。”

說完,葉白一刀砍死了一個黑衣人。

張全安翻了個白眼,“廢話,我本來就是你朋友。”

葉白張全安兩人將這選拔區殺了個天翻地覆。

葉白煉化了八百斤的靈藥,現在體內力量過剩,冇有地方釋放,這架打的真是打的酣暢淋漓。

這些黑衣人根本阻攔不了葉白和張全安。

葉白出手狠辣,上來就殺了還幾個黑衣人,看得其他人都不敢硬拚了。

畢竟他們在這選拔區裡麵,也不是被人限製了自由,而是受雇於人的員工,冇必要為了錢把命搭上。

這時,其中一個黑衣人顫抖的說道,

“快,趕緊聯絡武盟請求支援!”

……

葉白和張全安逃出了選拔區,兩人直接鑽進了停在路邊的一輛廢舊的汽車。

張全安開著車,開向了京都的市中心。

葉白道,“老張,咱們這是兄弟合心,其利斷金!”

張全安笑了笑,“老葉,你這話我愛聽。”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