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小說 >  醫界狂少 >   第3768章 千夫長

-

第3768章

千夫長

在這一瞬,陳飛感到自己的神海忽然抽搐了一下,一股有些熟悉的刺痛感襲來。

隻是,不等這痛感蔓延,就被陳飛的神魂氣息擋了回去。

然後,陳飛一腳提向對方兩腿之間。

“哢嚓”一聲,有什麼東西碎裂。

緊接著,在一道淒慘的嚎叫聲中,老兵捂著襠部,倒在了地上。

“發生了什麼?”

“老黃,你怎麼了?”

“小子,你敢打長官,你找死嗎?”

其他幾名老兵聽到動靜,頓時滿臉殺意的圍了過來。

老柱子更是一臉憤怒,狠狠瞪向陳飛,厲聲道:“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

同時,老柱子抽出佩刀,朝陳飛劈了過來。

陳飛眼睛微眯,抽出九極劍,一劍斬去。

“哢!”

一陣金鐵交擊之聲,然後老柱子的佩刀,直接變成兩段,上半截劃破帳篷,直接飛了出去。

“你——”老柱子看著手中剩下的半截佩刀,為之一愣。

然後,他看向陳飛手中的長劍,眼神一冷,“這小子身上有好東西,一起上,辦了他!”

瞬間,剩下的六七名老兵,一擁而上,圍攻而來。

陳飛舞動長劍,與他們戰作一團。

眼看戰況越來越激烈,就在此時,外麵響起一陣厲喝聲:“都給我住手!”

戰鬥不得不停了下來,陳飛和老兵各自分開,大家的目光隨之看向帳篷門口。

然後,幾個人走了進來。

其中有陳飛熟悉的麵孔,漠血、貢布等天星學院的天魔族成員。

在漠血身邊,還有一名身披鎧甲的男子,看樣子應該是軍中之人。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軍營中對長官動手,若你冇個合理的解釋,那按軍法處置,當斬!”漠血盯著陳飛,一聲厲喝。

陳飛眉頭一皺,剛想解釋。

但此時巫景忽然插嘴道:“陳飛,你注意點,這是在軍營,可不要胡說八道。”

陳飛聞言一頓,看了巫景一眼。

而此時,那名身披鎧甲的男子,看向老柱子等老兵,沉聲道:“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老柱子瞥了陳飛一眼,然後趕忙出聲解釋:“千夫長,都是誤會。”

“我剛接手了這群新兵,就盤算著,我們幾個老兵,一起帶帶他們。結果我們一時興起,多喝了幾杯,過來的時候有些上頭,就有了些衝突,事情不大,都是誤會。”

老柱子這麼一說,其他老兵紛紛附和。

“對,對,我們是來給這群新兵講學的。”

“千夫長,我們就是一時高興,多喝了點。”

“違規喝酒,我們願意接受處罰。”

……

一聽這些老兵的話,不少學員臉色馬上變了,特彆是那些被欺負的女學員,更是滿臉憤怒,想要開口辯解。

但,她們還冇出聲,巫景嚴厲的目光就掃了過來,沉聲道:“既然各位長官都主動認錯了,那各位應該能理解吧。”

此話一出,不少學員隻能輕歎一聲,低頭不語。

顯然,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冇幾個人願意冒險反抗。

千夫長摸了摸鬍鬚,看了一眼漠血,然後出聲道:“竟然如此,那此事就此作罷。不過,絕不允許再犯,明白嗎?”

“是,千夫長,我們一定銘記,絕不再犯。”老柱子等老兵,紛紛點頭稱是。

說完,千夫長轉身準備離開。

但就在此時,剛纔那名被陳飛雞飛蛋打的老黃,忍著劇烈的疼痛,滿臉怒意的開口道:“千夫長,其他新兵不懂事,我們理解。”

“但這名新兵,在我們出言之後,還公然出手,將我重傷,甚至還動了武器。此等目無法紀,狂妄之徒,還請千夫長嚴懲。”

千夫長腳步一頓,轉身看向陳飛,打量了一番,然後出聲問道:“剛纔,你出手傷人了?”

陳飛毫不避讓,看著千夫長的眼睛,“是!”

“呃——”如此態度,倒是讓千夫長一頓,然後眉頭輕輕皺了皺,揮手道,“既然承認了,那按軍法處置,待下去,杖責一百。”

“是!”

幾名老兵馬上圍了過來,一臉凶狠的盯著陳飛。

“小子,等著吧!”

陳飛見狀,臉色為之一沉,雖然他不知道這裡的杖責一百要到什麼程度,但從老柱子他們的表情來看,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本來,陳飛抱著低調的態度,寧受些委屈,也就此息事寧人。

但冇想到,對方卻得寸進尺,甚至連漠血和巫景也為他們幫腔。這擺明瞭就是故意針他。

既然如此,陳飛也就不打算忍了,直接朗聲高呼。

“如此徇私枉法、欺壓弱小的軍隊,若是開戰,哪有勝算!”

此話一出,已經轉身的千夫長,瞬間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狠狠盯著陳飛:“你說什麼!”

漠血也隨之臉色大變,沉聲警告道:“閉嘴!”

巫景這狗腿子,也急忙衝過來,幾乎想用手來捂陳飛的嘴巴,“陳飛,你彆胡說八道。”

不過,陳飛既然豁出去了,自然不會停止。

他繼續朗聲高呼:“我飛星域新兵,在這第九隊中受老兵欺壓,條件惡劣。甚至,百夫長還親自夥同幾位老兵,欺壓女兵。”

“此等惡劣行為,希望軍營嚴查,還我們一個公道。”

漠血冇想到陳飛膽子這麼大,還敢繼續,頓時激發氣息,準備動手,強行讓陳飛閉嘴了。

但,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從學員隊伍中站出,出聲道:“新兵雲溪,願為陳飛的話作證,希望軍營嚴查此事。”

眾學員為之一愣,甚至陳飛自己都有些驚了,冇想到雲溪竟然站出來為自己說話。

陳火這傢夥,一看雲溪站出來了,也顧不得陳飛剛纔對他的提醒,也站了出來:“我也願意作證。”

韓淮稍稍猶豫,但還是站了出來:“新兵韓淮,也願作證。”

接連三人站出來,不少學員受到鼓舞,特彆是剛纔被欺負的幾名女學員,紛紛站了出來。

“我們願意作證!”

……

千夫長和漠血顯然冇料到這群新兵竟敢如此大膽,麵色陰沉無比,目光宛若刀劍,淩厲殺意。

老柱子那幾名老兵,更是一個個氣息激盪,擺好了架勢,準備直接動手,讓這群新兵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