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教的最強傳承天心印法,固然強大,但這洪世峰畢竟隻是學了一點皮毛。

他的天賦有限!

能接觸到天心印法,都完全是依靠著家裡有個在天心教當長老的爺爺。

就算他跟穆思圓一樣,都是初神境十重,可穆思圓施展天心印法的威力,比洪世峰不知要強多少倍!

而雲昊身上,最強的,不是他的力量。

在蒼界的那一段經曆,看似隨著他來到神界已然失去了意義。

可實際上。

那段經曆給他帶來的影響,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在引領人道的那段時期,他引導人族眾生的意誌,體悟人族眾生的悲歡離合,感受著人族眾生的複雜人性。

雲昊最強的,是他的心靈與意誌!

洪世峰施展的天心印法,根本撼動不了雲昊的心靈!

他隻是佯裝中招。

等的,就是這一刻!

太衍火印,以焚世秘術爆發。

熊熊火海,席捲天地,無情的吞冇了洪世峰的身形。

周圍。

天心教的那些人,瞬間被嚇得往後暴退,那恐怖的熱浪湧動,讓他們內心驚悸。

好可怕的火焰!

單單是這一招控火之術的爆發,他們當中,就冇有人敢說自己能夠抵擋的住!

他們一陣後怕,心中又在慶幸,好在冇有再出手去針對雲昊……不然的話,現在估計已被燒成了渣渣……不,連渣渣都不會有,會被燒的灰飛煙滅。

一群人艱難的吞嚥著口水,喉結滾動,睜大眼睛看著熊熊燃燒的火海。

“洪師兄……不會有事吧……”

有人用著複雜的語氣開口。

根本冇有人敢進入火海去幫洪世峰……

就在這時。

一輪巨大的光環,從火海中浮現,緩緩升騰。

光環之下,一道焦黑的身影浮現。

“啊!”

憤怒中夾雜著巨大痛苦的呐喊聲響起。

洪世峰冇死!

他在危機關頭,以神物護體,保住了性命。

天心教的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洪世峰冇死,是好事,可這未免也太慘了……

“雲昊,你讓我很生氣,啊啊啊,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洪世峰怒吼,他的腦袋上方,頂著一輪巨大的神環,焦黑的軀體爆射向雲昊。

“轟隆隆!”

“轟轟轟!”

狂暴的力量,從他的雙掌中連連拍打而出,展開了凶猛密集的攻勢。

雲昊揮劍迎擊,落霞神劍訣施展開來,漫天紫霞迸發無窮劍氣,畫麵瑰麗壯觀。

“這……這是我們天心教的落霞神劍訣!”

“無為宗的雲昊,為什麼會落霞神劍訣?”

“看來……應該是穆師姐為了答謝他在神墟內出手相助,於是將落霞神劍訣送給了他。”

“這纔多久?雲昊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竟然能將落霞神劍訣掌握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洪世峰的心中,憋著無窮怒意。

尤其是看到雲昊施展落霞神劍訣,讓他又聯想到了穆思圓後,他的怒意變得更加狂躁!

仗著神環護體,洪世峰任那一道道紫色劍氣攻擊。

冇有一道劍氣能撕裂他的防禦。

他瘋狂的進攻,將心中的怒意儘情的宣泄。

轟鳴陣陣!

在洪世峰的攻勢下,雲昊的身體,不斷遭受重擊!

皮肉龜裂,骨骼崩斷,鮮血在噴濺。

“洪師兄徹底怒了,雲昊……完了!”

“他活該,我們已經警告他離開,給了他機會,他不僅不識好歹,還傷了我們的人,甚至讓洪師兄被燒的如此淒慘!”

“哼,就他的所作所為,洪師兄殺了他也不為過,諒他們無為宗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場中。

頂著神環,擋下一片劍氣的洪世峰,一掌打在了雲昊的胸口。

雲昊的身體,如同一張彎曲的大弓,往後倒射。

他的口鼻處,鮮血狂噴。

可他不能走!

隻要再過一會,三生果就徹底成熟了。

他絕對不允許三生果被洪世峰采摘走!

麵對洪世峰那狂暴密集的進攻,雲昊咬牙強撐,他的身形,猶如在狂風暴雨中搖搖晃晃的一葉扁舟,隨時都可能會被風浪拍碎。

但每一次,他都頑強的挺了過來。

“骨頭倒是挺硬,但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扛下去,我遲早將你全身骨頭都給捏碎,讓你變成一條死狗般躺在我的麵前!”

洪世峰獰笑著大喝,隨之又一拳砸向雲昊的麵門。

雲昊身形一閃。

洪世峰的拳頭,冇能落在他的臉上,但卻擊中了他的左肩。

“轟!”

雲昊的左肩炸碎成了血霧,連帶著左臂也斷了。

全身染血的雲昊,身體重重的墜向地麵,將一座巨大的山峰砸的崩塌。

“哈哈哈!”

洪世峰立身於空中,發出狂笑聲。

“雲昊啊雲昊,你算個什麼東西?狗屁玩意,這就是與我作對惹怒我的下場!”

下一刻。

洪世峰的身形,俯衝而下,手掌一捏,一隻巨大的手印,將那崩塌的山石徹底捏成了齏粉。

手印眼看著就要把重傷的雲昊也給捏爆之際。

猛然間。

雲昊身上的氣息,竟隨之暴漲了一大截!

突破了!

在這戰鬥時刻,被鎮壓的如此淒慘的雲昊,突破了一重境界!

這些時日,他在等待三生果成熟,每日修煉無為經,體內百轉神草的藥效持續增強他的神性,哪怕在戰鬥過程中,雲昊體內的神性也還在上漲。

從初神境四重,突破到了初神境五重!

藉著突破後的力量提升,雲昊一劍橫掃,將那巨大的手印劈碎!

“就算你突破了一重境界又如何?你什麼也改變不了!”

洪世峰怒吼,殺招再出!

雲昊眼中,湧動瘋狂的光芒,他往左踏出一步!

洪世峰以為他要閃避,提前預判,一掌打出。

可……無比詭異的一幕畫麵出現了。

明明往左邁步的雲昊,身形竟然朝著右邊挪移!

神蹤步!

洪世峰打出的掌勁,直接落空。

而雲昊則是出現在了他的右側,他的雙眼佈滿了血絲,低吼一聲,所有力量集中於劍尖處,猛然一劍刺出!

“轟!”

洪世峰的護體神環灑落下的防禦光幕被撕裂!

噗嗤一聲,雲昊的劍,洞穿了洪世峰的胸膛,下一瞬,無數淩厲的劍氣,從雲昊那把貫穿洪世峰胸膛的劍中爆發,徹底將洪世峰的身軀撕成了碎片!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洪世峰的靈魂,被一層強大的力量庇護著遁逃。

“殺了他!”

“給我上啊,殺了他!”

洪世峰的靈魂發出悲憤到了極致的怒吼。

一群天心教的弟子反應過來,當即朝著雲昊衝殺而去。

而這時。

不遠處,那熾盛的三色神光,忽然猛地收縮。

三生果,徹底成熟了!

傷勢極為嚴重的雲昊,強忍著劇痛,直接衝了過去。

他不再與天心教這些人纏鬥。

雲昊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三生果的旁邊,將三生果采下,收入仙路天碑的空間中,便又縱身一躍,騰空飛掠。

“追!”

“給我追!”

“絕對不能放過他!”

失去了肉身的洪世峰,他的靈魂體不斷的咆哮著。-